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主题 : 談郭店《忠信之道》中的两个“此”字
悦園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9239
精华: 0
发帖: 53
威望: 53
郢称: 0
蚁鼻钱: 3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5-24
最后登录: 2017-06-22
0  发表于: 05-17   
0

談郭店《忠信之道》中的两个“此”字

      《忠信之道》簡3—5:

        大(夫——從周鳳五先生說)久而不渝,忠之至也。匋而者A(此字爭議較大,暫缺釋),信之至也。至忠無訛,至信不背,夫此之謂此。大忠不說,大信不期。不說而足養者,地也。不期而可B(此字爭議較大,暫缺釋)者,天也。C(此字爭議較大,暫缺釋)天地也者,忠信之謂此。

      業師陳偉先生懷疑“夫此之謂此”、“忠信之謂此”之“此”當屬下讀,“此”與“是”字同義。(《郭店竹書別釋》,第79—80頁,湖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劉釗先生懷疑二“此”字皆涉上而誤,當為“也”字。(《郭店楚簡校釋》164頁,福建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徐新新先生認為,簡文中的“此”,可能是外來文獻在楚地經過馴化的初步結果,但也不排除“此”是作者或抄手筆誤的結果。(《郭店竹簡<唐虞之道><忠信之道><魯穆公問子思><窮達以時>集釋——兼論竹簡的歷史背景和古書流傳情況》101—102頁,華東師範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4年)

      按:“夫此之謂此”、“忠信之謂此”之“此”,應該讀為“些”,語已詞,為楚地所特有。《說文》新附此字,注云:“些,語辭也。見《楚辭》。”《廣雅·釋詁四》:“些,詞也。”《爾雅·釋詁下》“呰,此也”,釋文:“些,謂語餘聲也。”《助字辨略》卷四:“些,語已之辭,猶云兮也。”
    “夫此之謂此”,與典籍中的“夫此之謂矣”、“其此之謂矣”、“其是之謂矣”十分相似:

      《韓詩外傳》卷五:“能以禮扶身,則貴名自揚,天下順焉,令行禁止,而王者之事畢矣。《詩》曰:‘有覺德行,四國順之。’夫此之謂矣。”
      《左傳》定公元年:“士伯怒謂韓簡子曰:‘薛徵於人,宋徵於鬼,宋罪大矣,且己無辭而抑我,以神誣我也,啟寵納侮,其此之謂矣’”
      《左傳》定公四年:“夫概王曰:“所謂臣義而行,不待命,其此之謂也。”
      《左傳》昭公元年:“齊子雖憂弗害,夫弗及而憂,與可憂而樂,與憂而弗害,皆取憂之道也,憂必及之。《大誓》曰:‘民之所欲,天必從之。’三大夫兆憂,能無至乎,言以知物,其是之謂矣。”
  《說苑·建本》:“然而可以聞四方而昭諸侯者,其惟學乎!不僭不亡,率由舊章夫學之謂也。”


 
        簡文中的“此”與典籍中的“矣”或“也”相當,均為語已詞,無意義。類似“此”的用法又見於清華七《越公其事》簡60-61:


       焉始絕吳之行李,毋或往來以交之此
乃屬邦政於大夫重…… 

        整理者原将“此”字屬下讀,不確,石小力先生認爲“此”應當連上讀爲“訾”,意爲厭惡、恨。(清華大學出土文獻讀書會《清華七整理報告補正》)“易泉”先生也認爲“此”當屬上讀,指代“吳之行李(使)”。(簡帛網論壇《<越公其事>初讀》第104樓)“暮四郎”先生讀“此”為“疵”。(簡帛網論壇《<越公其事>初讀》第135樓)

     按:動詞+之+動詞/名詞的結構在古代漢語中不能說完全沒有,但應該比較罕見,我認為這裡的“此”也是語已詞,與“也”、“矣”等相當,徐新新先生懷疑簡文中的“此”是外來文獻在楚地經過馴化的結果,我覺得這個推測是有道理的。


【蒙網友告知,黃杰先生在其《<忠信之道>“此”與<招魂>“些”》(《光明日報》2014年5月27日第16版)中已將《忠信之道》的“此”與《招魂》的“些”字聯繫起來,并認為“此”、“些”均應讀為“嗟”。筆者失於引用,謹向黃杰先生致歉。文章相關部分,可以作為黃說的補充。不過,“些”字作為楚地特有的句末助詞,將其讀為中原地區的語氣詞“嗟”可否成立尚待研究。
[ 此帖被悦園在2017-05-17 18:52重新编辑 ]
水之甘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8557
精华: 0
发帖: 32
威望: 32
郢称: 0
蚁鼻钱: 16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1-16
最后登录: 2017-07-22
1  发表于: 05-18   
些,只,此皆虚词
悦園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9239
精华: 0
发帖: 53
威望: 53
郢称: 0
蚁鼻钱: 3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5-24
最后登录: 2017-06-22
2  发表于: 05-30   
    《成之聞之》簡26—28:


    聖人之眚(性)與中人之眚(性),其生而未又(有)非之節於而也,26則猷(猶)是也。唯(雖)其於善道也,亦非又(有)譯婁以多也。及其尃(博)長而厚27大也,則聖人不可由與墠之。此以民皆又(有)眚(性)而聖人不可莫(侔)也。28



    “則聖人不可由與墠之”一句頗為費解,顏世鉉訓“與”為“而”,讀“墠”為“單”訓為“盡”,頗有理致,可從。“莫”讀為“侔”,是業師陳偉的意見。按諸家皆以“此”字屬下讀,認為“此以”即“是以”、“因此”。李學勤懷疑“以”上脫“所”字。崔海鷹謂“此以”亦通,《禮記·大學》:“君子賢其賢而親其親,小人樂其樂而利其利,此以沒世不忘也。”即是其例。此以,意同“是以”。似只有劉釗將“此以”譯為“這是因為”。


    按:“此以”作為一個固定詞組表示“是以”,典籍多見,郭店《緇衣》、《唐虞之道》亦有數例,無疑均與“是以”、“因此”同義。然而《成之聞之》的“此以民皆又(有)眚(性)而聖人不可莫(侔)也”並不是對上文及其尃(博)長而厚大也,則聖人不可由與墠之”的總結,而是闡述“及其尃(博)長而厚大也,則聖人不可由與墠之”的原因,這裡的“以”是連詞,訓為“因為”,其連接的兩個分句,上句表示結果,下句表示原因。故“此”字當上屬為句,即斷作“及其尃(博)長而厚大也,則聖人不可由與墠之此。以民皆又(有)眚(性)而聖人不可莫(侔)也”,“此”是句末助詞,相當於“矣”、“也”,無意義。
青荷人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96849
精华: 0
发帖: 246
威望: 299
郢称: 0
蚁鼻钱: 153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5-19
最后登录: 2017-07-03
3  发表于: 06-06   
《忠信之道》簡3—5:

        
    青荷人以作家写手身份通读之是此:

    大(夫——從周鳳五先生說)久而不渝,忠之至也。匋而者A(信者)(此字爭議較大,暫缺釋),信之至也。至忠無訛,至信不背,夫此之謂此(是之)。大忠不說,大信不期。不說而足養者,地也。不期而可B(争)(此字爭議較大,暫缺釋)者,天也。C(夫)(此字爭議較大,暫缺釋)天地也者,忠信之謂此。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