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1534|回復: 7

[原创] 清华简《楚居》中“京宗”,“夷屯”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3-31 09:5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不懂战国 於 2020-3-31 10:16 編輯

《楚居》的“京宗”,有人非要解释为迁徙路线上的多个地点,这纯粹是耍流氓。如果这样记录,不光我们会看不明白,恐怕楚人自己也会看不明白。因此“京宗”只有一个地点。
那么“京宗”在哪呢?
《楚居》中,“京宗”是季连迁徙的最后一站,“先处于京宗”。然后是穴熊(鬻熊,很多楚简都证明穴熊就是鬻熊。)再次迁徙到了“京宗”,“穴酓迟徙于京宗”。之后丽季(熊丽),熊狂都在“京宗”,“至酓狂亦居京宗”,最后熊绎迁徙到“夷屯”,“徙于夷屯”,熊艾,熊亶,熊胜,熊扬,熊渠都在夷屯,“至酓只、酓旦、酓樊及酓赐、酓巨,尽居夷屯”
季连到穴熊(鬻熊)之间可能有很多代人,《楚世家》:其后中微,或在中国,或在蛮夷,弗能纪其世”,因此季连到达“京宗”可能是楚人虚构的,季连的迁徙路线可能是楚人很多代人的迁徙路线的浓缩。其路线。这里就不详细解读了,大致是从位于郑国的祝融之墟南下,到达江汉平原。
《战国纵横家书》:自复而足,楚将不出雎(沮)、章(漳)”,证明楚人一开始在沮水和漳水之间活动,并扩张出去。
《墨子》:楚熊丽始讨此雎、山之间”,《左传》:“昔我先王熊绎,辟在荆山”。此雎当是沮水,此山当是荆山。
可知熊丽、熊狂、熊绎世,楚人在沮水、漳水、荆山之间活动,因此京宗必在此间。
《史记》:“熊绎当周成王之时,举文、武勤劳之后嗣,而封熊绎於楚蛮,封以子男之田,姓芈氏,居丹阳。”这个丹阳可能就是熊绎迁徙到夷屯之前的京宗了。
现在猜想,丹阳在今天的湖北当阳“丹”、“当”,声转。当阳处于沮水、漳水交汇的地方,符合《战国纵横家书》楚出沮、漳的说法。
荆山则可能是荆门市北面的群山的统称,楚人占据此地后,和鄀国接壤,才可能发生偷鄀国的小牛,在夜里偷偷祭祀的故事。熊绎所迁的“夷屯”可能在此处。另外,“夷屯”还可能是白起所攻占的“夷陵”,《史记》:“白起,小竖子耳,率数万之众,兴师以与楚战,一战而举鄢郢,再战而烧夷陵,三战而辱王之先人。”,和湖北宜昌的“夷陵”或者“彝陵”无关。
 樓主| 發表於 2020-3-31 10:23 | 顯示全部樓層
楚国前几代君主的墓地可能就在这两个地方,可以考古一下。
發表於 2020-4-23 15:17 | 顯示全部樓層
季连与穴熊、鬻熊、穴酓、鬻酓,其实是一个人。楚都丹阳是不存在的。另夷陵,在宜昌境。
 樓主| 發表於 2020-4-24 21:31 | 顯示全部樓層
zpylcjgh 發表於 2020-4-23 15:17
季连与穴熊、鬻熊、穴酓、鬻酓,其实是一个人。楚都丹阳是不存在的。另夷陵,在宜昌境。 ...

真没听过这个说法,怎么推理的?
發表於 2020-4-27 16:19 | 顯示全部樓層
不懂战国 發表於 2020-4-24 21:31
真没听过这个说法,怎么推理的?

安大简
 樓主| 發表於 2020-4-27 16:47 | 顯示全部樓層

安大简真不真,还有待观察呢。
另外研究出土竹简,别随意否定现有史书。不要竹简一和史书不符,就说史书错了。
發表於 2020-5-3 16:49 | 顯示全部樓層
京宗可能和荆山有关,学者早有讨论。夷屯是夷陵,当阳即丹阳,参看李家浩《談清華戰國竹簡〈楚居〉的“夷 ”及其他》,《出土文献》第2辑。
 樓主| 發表於 2020-5-4 11:39 | 顯示全部樓層
jiaguwen1899 發表於 2020-5-3 16:49
京宗可能和荆山有关,学者早有讨论。夷屯是夷陵,当阳即丹阳,参看李家浩《談清華戰國竹簡〈楚居〉的“夷  ...

观点差不多。
我觉得战国时的夷陵不在宜昌,在荆门的范围内。
荆山的范围扩大,汉水以南的山脉都是荆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

GMT+8, 2020-10-31 10:06 , Processed in 1.03707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