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2342|回復: 2

[原创] 海昬侯枭纽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8-21 13:3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海昬侯贺,由昌邑王徵为天子前,即已熟诗。故郎中令奏言于王,以诗为喻。
但虽熟,不能举反而通于政事。
因此,即位十余日,持节使者旁午,一千余事。故光忧而不能发,读与田延年议。
盖贺以左右之故,分代于光。有些类似金縢周公遭流言的经历。
淫乱二字,如果就是字面意思,并非当年贺与光之间的重点。
故张敞条事,有西在长安,则无枭,大约是讥刺光。但元康二年,如此雅言,倒是合乎宣帝心意。
而且,多有枭,则引言左右,颇能引正。此语条上,宣帝解其内忌于贺之意,次年改封海昬。
贺与敞的对话,可以想见敞也是精通于诗。此时,贺已真通诗经,而能保其身首并其富贵。
此印枭纽,大约是元康二年至三年,贺自琢,或者是宣帝赐勉于贺,皆有可能。
略述昨夜书札大意

 樓主| 發表於 2020-8-24 23: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云间 於 2020-8-24 23:27 編輯

现在好像没有原帖编辑功能,只好加塞。
北齐刘昼《刘子新论》记载:炎州有鸟,其名曰枭。伛伏其子百日而长,羽翼既成食母而飞。

清代徐昆的《遁斋偶笔》记载:余尝居北阿镇小寺,寺后乔木数株有枭巢其上,凡生八九子。子大能飞,身皆与母等,求食益急。母势不能供,即避伏荆棘间,群子噪逐不已。母知必不能逃,乃仰身披翅而卧,任众子啄食至尽乃散去,就视惟毛嘴存焉。
周公任流言噪逐
 樓主| 發表於 2021-6-18 16:5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云间 於 2021-6-18 16:58 編輯

近日,见妇好墓有出刻鸱鸮纹样石磬。当然,其墓尚出鸱鸮状卣、玉件。
石磬,按马王堆帛书老子卷后、郭店竹书,是为金声玉振之玉振之用。
刻虎纹者,虎从金,是一磬而兼具金声玉振之意。
刻鱼纹者,中孚幽隐之象,而白鱼入舟以为吉。
管子玉为水精,故此鱼纹磬,用黑色之石,取幽隐水玄之意。
伏暗能存能亡,为蓍龟与龙。
马王堆铭旌,以双龙作游,灵龟附其下之旁侧,即此伏暗而神。
石磬有刻龙纹者,见中心正直而神远彻。
灵龟其背蹲鸱鸮,想起黄昏起飞的密涅瓦的猫头鹰。此古来不传。
按牧誓惟家之索,大致用禽互徵的话,只能是鸱鸮。
而妇好若显其妇人之德于石磬,取法肖像葛覃的黄鸟,就可以了。
说明她不是一般女子(不单指其行伍之事),采用鸱鸮纹样,一个可能遭遇了某些内部事件,
一个可能当时也和古罗马类同,作为智慧的一个物象。
前者,势必会联系到周公。如果这种联系,是当时客观存在的,这说明了存在一种思想上的民俗。
直到海昬侯时,还在使用。可能表示持志守贞的志向和行动。
连带的问题,是周公颂蟋蟀,这首诗归在唐风。鸱鸮现在看,一个是安阳,一个是山西,都有鸱鸮状卣。
而周公遗诗,是和东征相关联的。这就带来一个思考,就是蟋蟀、鸱鸮,都可能是当地的古诗,
都是在周公以前的作品。就和周易一样,事类而通合,遂为周公述颂。
如果这接近事实,也可想见周、孔两位圣人,在述而不作方面,是多么相像啊。
粗略罗列一下昨晚艸札的大致意思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2-7-7 11:54 , Processed in 0.03194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