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悦園

清華十《四告》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1-26 09:4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0-11-26 21:17 編輯

簡11:惠女(汝)厇(度)天心,茲悳(德)天悳(德)用音,名四方。
按:此數句當讀為“惠女(汝)厇(度)天心,茲悳(德)天悳(德),用音名四方。”“厇”可能當讀“宅”,“宅心”之語《尚書》裡三見。“茲德天德”第一個“德”是動詞。“用音名四方”即德以聲教傳播四方。
發表於 2020-11-26 17:4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海天遊蹤 於 2020-11-26 22:56 編輯

1.簡4「藹藹爭怨」似不妥?「藹藹」也見於《琴舞》14「威儀藹藹」,「藹藹」相當於「濟濟」,形容文武多士容止之盛。也見於秦公鐘、秦公鎛 「咸畜左右,藹藹允義」,于省吾先生指出相當於《詩·大雅·卷阿》:「藹藹王多吉士。」也是盛多貌。這個意思與簡文不合。
簡文是否讀為「偈」,《莊子•天道》:「又何偈偈乎揭仁義,若擊鼓而求亡子焉?」「偈偈」,用力貌。或讀為「𠿒/喝」,《廣雅》:「𠿒,怒也。」《慧琳音義》:「𠿒,怒聲也。」、「𠿒,大聲而怒也。」參見《故訓匯纂》386頁。

2.簡8「畏聞文武所作周邦」,其中「喪」當釋讀為「亡」,簡45有「喪」可以比對。《司歲》01「喪」的字形亦可比對。
發表於 2020-11-26 22: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0-11-26 23:18 編輯

簡2:抵忘(荒)亓(其)先王天乙之猷力
“抵”整理者釋“排,擲”,疑與簡11“氐尹九州”之“氐”同意。“忘”依字讀也可通。“猷力”猶言“道理”。

簡9:倉(創)興立誨(謀)惟猷,𣶒(淵)胙△<䌛>[㲋泉],效士弟男
按:此數句疑當讀為“創興立謀,惟猷淵作遙,擇效士弟男”,“猷淵”是計劃深,“作遙”是行為遠。相當於“△”的字從臣從䌛,可能是傜役之“傜”或體,讀為“遙”,訓“遠”。[㲋泉]是水澤之“澤”的本字(見拙文《釋甲骨文中的“斁”》,簡帛網2011-12-01.),此當讀為“擇”。

簡10:弗敢憃(縱)覓
按:“覓”字又見金文,此字非是尋覓之“覓”,當是“曼”之或體,簡文中當讀為“慢”或“嫚”。

簡20-21:[文非]=(斐斐)[戈戈戈]=(善善)
按:當讀為“斐斐諓諓”,《說文》:“諓諓,善言也。”或作“戔戔”、“𢧵𢧵”。

簡22:惠[疒角]被=(被被)
“[疒角]”之整理者讀“厚”,按此字當是《說文》“𧢼”字,訓“角長皃”,音士角切,段玉裁認為“古蓋讀如倉”,則疑當讀“臧”訓“善”。

簡23:[不不](福)嗌(益)增多
按:此句當讀“丕益增多”。
發表於 2020-11-26 22:42 | 顯示全部樓層
回5樓,封許之命“元馬四匹”,金文也有“元馬”
發表於 2020-11-27 01:01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原考釋釋為「俯」的A字,字形上部應釋為「夒」,下部的偏旁,黃德寬認為從「攸」。但是楚簡「攸」字幾乎都在「人」後加表示水點的撇筆。《新蔡》B字舊釋為「攸」不無疑問,宋華強因此據《上五・競建》的「伋」字而改釋為「伋」,但《上五》「伋」本身又是個訛體,〈競建〉簡1有不訛的「級」字。
伊案:疑此字是「付」字,从「攴」為「又」旁變體,或是聲化作用;然《清華捌・治邦》的C字,雖與同篇的「攸」字D寫法不同,文例上卻讀與D同較好。因此黃先生之說似也有理。「人」下加「口」形而寫作「〇」形者,可參《上九・舉治》簡14的「敬」字E。
如果從另一個角度來分析字形的話,其實《上三・彭祖》F左下部的「人」也可以作為「夒」字的下部,右下再加「攴」形,未必從「攸」。故A下部若另尋他解,則疑是「羞」只保留下半的省寫(參《清華壹・皇門》「羞」字G的下半[肉-攴]。「肉」的兩橫畫若再曲筆則近似「厶∕〇」形),全字是「夒」和「羞」糅合的兩聲字,當讀為「羞」。竹簡「擾、羞、䐓」等字常相互通假。
「逸[夒/肉-攴]血盟」,讀為「肆羞血盟」。「肆」作動詞可解為「陳列、肆解」,「羞」作動詞可解為「進獻」,但古代名動往往不分,故「肆」、「羞」也可當名詞,「肆」指所肆之牲(如《周禮・大司徒》「羞其肆」)、「羞」指所羞之物。古書所謂「六擾」,鄭玄謂:「擾,馴也,教習使之馴服。」似也有理。但馬、牛、羊、豕、犬、雞,似乎不需像《周禮・服不氏》「掌養猛獸而教擾之」的猛獸那樣需要教柔,反倒是比較常作為進羞的食物,故應亦可讀為「六羞」。
附圖.jpg
發表於 2020-11-27 08: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海天遊蹤 於 2020-11-27 08:34 編輯

金文「巤」作file:///C:/Users/user/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2.gif下部象「翼」的初文,
20201127.jpg

20201127.doc

308 KB, 下載次數: 76

發表於 2020-11-27 19:0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hanshan 於 2020-11-27 19:06 編輯

興反,已見於繫年,辭例一樣,《繫年》原報告訓“起”。其與“反”的深層內涵是相似的,類義、近義並列。“興”之爲起、爲動,其實即进一步引申之動亂(骇、蠢爲动,又爲动乱,是一样的道理),因而“兴”与“反”连用[“蠢某方”与“反某(方)”结构、意义类似,可参考]
發表於 2020-11-27 20:4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海天遊蹤 於 2020-11-27 21:23 編輯

簡20「毋變于義,毋失于(至卩)」,整理者讀後一句為「毋毖于恤」,但是「失」與「毖」聲紐太遠,不能相通。「至」與「恤」聲紐也不近,恐也不能通讀。帛書《周易‧訟》卦:「訟,有復(孚),洫(窒)寧(惕)」看起來是有「血」與「至」可通的例證。但是陳劍先生在《集成》的注釋已指出「洫」與「窒、懫」聲母相差較遠,略有不合。漢代文字多見以「洫」爲「溢」之例,疑此「洫」字也是作爲「溢」字用的。

這裡提出兩種讀法供參考,文獻常見「失實」的說法,據此簡文可讀為「毋變于義,毋失于實」。《論衡‧藝增》:「夫賁光上書於漢,漢為今世,增益功美,猶過其實,況上古帝王久遠,賢人從後褒述,失實離本,獨已多矣。」「失于」則「離於本」,與「變於義」可以對看。
或讀為「毋變于義,毋失于制」,「制」即「節制」、「控制」,《商君書》:「衣服有制,飲食有節。」
發表於 2020-11-28 09:37 | 顯示全部樓層
簡20“[至卩]”字,感覺ee先生在26#讀“節”應該是正確的,簡21讀為“節節”的字是上“室”下“心”,即從心室聲,“室”的聲符也是“至”。“毋變于儀,毋失于節”文意比較合適。
發表於 2020-11-28 12:1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hanshan 於 2020-11-28 14:22 編輯

皇门“亡(罔)不遂达”(陈剑先生读)与今本“允”爲异文,“允”是否也是“抱小”先生文章的“𡹿”?(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4702)不过陈剑先生文中的一段话颇值得注意,他说:首先,從意義上來看讀為“允”不如“遂”好。“允”雖可訓為“進”,但罕見用於指賢材進身的場合;從古書用字情況觀察,“允”跟“達”的關係也很疏遠,遠不如“遂”跟“達”密切。另外一層理由是,我們還要考慮到另兩處的讀法最好能盡量統一的問題。最末一例讀為“允”實難通,而同樣讀為“遂”則很好,詳後文。(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1397

今本“無維乃身之暴”,“暴”是否“𡹿”残留左边而又误者(因形似)?𡹿”金文已見,《說文》此字之前即與“暴”相關的字形。 这样,母(毋)【12】隹(惟)尔(爾)身之▲,也得读遂?(与今本“暴〈?—𡹿(允)〉”爲异文,与“遂达”之“遂”今本作“允”是平行的) 皇门的三▲,读法应该是统一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1-4-16 20:04 , Processed in 1.07187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