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悦園

清華十《四告》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2-2 21: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心包 於 2020-12-2 21:32 編輯

“不則”是固定搭配,見於《尚書·康誥》、《尚書·無逸》作“丕則”,後一般接動賓短語,從《尚書·無逸》“乃非民攸訓,非天攸若,時人丕則有愆”及《四告》篇的用法,可以看出“不則”似乎是用來引導出某一結果,與後世的“不則”用法似一脈相承。“……,不則捷之彗”“……,不則剝達厥家”“……,不則失……”形成排比句式。
補充104樓“心包”發言。
發表於 2020-12-2 21:4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0-12-2 22:25 編輯

簡46-47:[厀+黽](祗)光朕心。
按:“[厀+黽]”字從黽厀聲,疑是蟋蟀之“蟋”的或體,則此句當讀為“悉光朕心”。
簡48-49:曾孫亓(其)禽(擒)之馘之,寵之【48】克之。
按:“寵”疑當讀為“撞”或“衝”。
發表於 2020-12-2 21:5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uonan 於 2020-12-3 12:42 編輯

“王所立大正、小子、秉典、聖任、處士,廼……”,似當斷讀如是。“、”連接的是並列的幾種身份(或職官),作主語。“聖任”又見《攝命》簡2“廼考訊庶眾,聖(聽)壬(任)群疊(秩),曰”,原斷讀如此。當斷讀爲“廼考訊庶眾、聖壬(/任)、群疊(秩),曰”,也是幾種並列。“壬/任”的含義,大體與典籍中“佞”相當,《爾雅》“佞也”(詳參相關工具書),“佞”兼有褒貶義,“壬/任”也一樣。“聖壬(/任)”則是聖與任/壬並列。簡33“先任之辟事先王”的“任”恐亦此義。“盍盍爭怨”,“盍”讀《廣雅》“䛳/㛪”(參疏證)?简13“眔余和協”,讀“懷”?“誰將西歸,懷之好音”“食我桑葚,懷我好音”。《詩經》中的“懷”可相當於“詒”,有歸、遺、給予一類的意思,金文中也有可以確定的表“給予”、“賜予”等義的“懷”(參蔣文先生博士論文)。
28“燮懿朕心”、簡29“寵懿朕心”,揣摩語境,“懿”似當讀爲“抑”(參通假大系),平抑、安/按抑(《廣雅》“湛、抑,安也”),“燮”爲和,“寵”可讀爲“龍”,《廣雅》“龍,和也”。下文“甚懿朕心之在茲服”,“懿”也可以讀“抑”,“甚”則讀“湛”,《爾雅》《廣雅》“湛,安也”(下文“安靜心”、“尚安寧在服司”),雖“懿德”是古書成詞,也不排除餘兩“懿德”讀爲“抑德”,“不秉懿(抑)德,茲好野”、“余安在辟司以崇懿(抑)德”,“抑德”與“野”對,與“安”呼應,若是“懿德”,則似氾濫無歸。

發表於 2020-12-2 23:0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心包 於 2020-12-3 09:04 編輯

懷疑簡3的“逸凥”,與“夷處”(見《墨子•非命上》引《大誥》“紂夷處,不肯事上帝鬼神”)關係密切,“夷(尸?)”、“逸(肆?)”音義俱近。
發表於 2020-12-3 20:57 | 顯示全部樓層
微信图片_20201203205347.png
發表於 2020-12-4 20:34 | 顯示全部樓層
簡27“殷”字,整理者以爲是“字形抄訛”,按這種寫法不如看作是對西周金文“殷”字字形的繼承或許更爲合理。
簡33所謂“傅”字,據字形來看,似當釋爲“傳”,用兩橫筆省寫下部的做法與散氏盤頗像。
發表於 2020-12-5 21:19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9:式俾曾孫有濬𡒉=(壯壯)

    按:原整理者釋爲“濬”之字,當直接釋爲“渙”。
    證據在於:
    【1】首先,上博簡《周易·渙》卦名,寫作一雙聲符字,睿、爰皆聲,可證“睿”聲之字與“奐”聲之字古音近可通。
    【2】近來多位學者討論的“㕢”、“㕟”諸字,竊以爲當是從“歺è”得聲。《説文》:“歺,列骨之殘也。”如此理解,諸字之形、音皆可貫通起來。——作爲一種可以手持的工具,先民正有以骨頭爲挖土之工具者,如骨耜之類。孟蓬生先生曾指出,奐上部所從的字符,奐即从之得聲,是一個可以獨立成字的構件。據簡文此字形,我們認爲“奐”字就有可能是從“歺è”得聲。——至於古文字中寫作類似“力”形的“奐”字,與“歺è”字形差別甚大,則有可能是“夗”之訛變。

    簡文此字釋“渙”,則在簡文中可讀爲“寬”。上已有引《逸周書•祭公》“寬壯厥心”爲説者,“有寬”即“寬寬”,“有渙(寬)𡒉=(壯壯)”即“寬寬壯壯”也。
發表於 2020-12-5 22:01 | 顯示全部樓層
    李零先生已經說過類似的看法:渙,簡文(上引《周易》卦名之字)從睿從爰,左右皆聲旁。其首字,睿旁加廾,其實就是奐字,等於奐加爰。——應該是正確的。
   
    又據清華簡(壹)《祭公之顧命》第11簡,對應今本“寬”之字寫作從“亘”聲,則“有渙”亦可讀作“有桓”,意即古文獻所見的“桓桓”。如《詩經·魯頌·泮水》:“桓桓于征,狄彼東南。”《尚書·牧誓》:“勖哉夫子!尚桓桓。”

   
發表於 2020-12-5 22: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心包 於 2020-12-5 23:08 編輯
心包 發表於 2020-11-22 21:34
簡七:“用肇強三[止+立],以討征不服”。 整理者徑直將“[止+立]”括讀為“臺”,無說。
謹按:“[止+立] ...

謹按,“興”訓“喜”一說當廢。拜讀沈培先生《由清華簡<四告>申論周人所言“懿德”的內涵》(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4707)一文,感覺其說甚為有見。准乎此,“毋興慆朕心于常任”的“興慆”當重新考慮,依沈先生的觀點,推而論之,“興”無疑當訓為“動”、“使……動”,“慆”義亦當與之相近,“毋興慆朕心”即“毋使我動心”、“毋擾我心”、“毋使我的心躁動不安”。學者多有討論涉及“寧心”、“表心”(簡帛網論壇:“出土文獻從‘孚’聲之字‘安定’義的來源臆測”相關學者的討論,http://www.bsm.org.cn/foru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225,2015年1月12日)、“心躁”等等議題,可互參。
發表於 2020-12-6 11: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0-12-6 11:58 編輯

將《四告》的第三篇反復讀過幾遍,感覺將“滿”解釋為周穆王滿可能有誤,因此妨礙了對整篇文意的理解。該節裡面的話不像是周王所言,特別是他裡面說“余安在辟司以崇懿德,用乂庶艱,以恪夙夜股肱王身,以氒辟心,以型先任之辟事先王。傅丕胥王身以光保之德……”云云,絕不似王所說的話,而象是一位大臣的祝告之詞。《四告》的其他三篇都是大臣的告辭,此篇也當如是,並非是周王。懷疑這個“滿”不是穆王滿,而是胡公滿(陳胡公)。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1-4-16 19:39 , Processed in 1.05507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