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2188|回復: 0

[原创] 《“祖乙圯于耿”和“祖乙迁于邢”》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8-12 12:2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祖乙圯于耿祖乙迁于邢
作者:谭晓斌
虽然晋武帝时出土的战国史书《竹书纪年》未能流传下来,但是我们可以从其它文献中找到一些与之相关的信息。
《竹书纪年》告诉我们,商朝建立后,多次迁都,自从盘庚迁到,直至商朝灭亡,更不徙都,因此商朝又称殷朝。
文献中有盘庚五迁一语,例如《尚书商书盘庚》序文云盘庚五迁,将治亳殷,民咨胥怨。作《盘庚》三篇。人们对盘庚五迁有多种解释。这些观点,我就不一一列出来了。
《太平御览皇王部》引《竹书纪年》曰:
仲丁即位,元年,自亳迁于嚣;
河亶甲整即位,自嚣迁于相。征蓝夷,再征班方。
南庚自庇迁于奄;
盘庚旬自奄迁于北蒙,曰殷。
《尚书商书盘庚上》有先王有服,恪谨天命,兹犹不常宁;不常厥邑,于今五邦之语,结合这一信息来看,可知:从迁到,是第一次迁都;从迁到,是第二次迁都;从迁到,是第三次迁都;从迁到,是第四次迁都;从迁到,是第五次迁都。
毫无疑问,盘庚五迁指的是商朝的第五次迁都,从迁到,由于是盘庚所为,因此称盘庚五迁
迁到的商王是谁呢?
《今本竹书纪年》云:
祖乙
名滕。
元年己巳,王即位,自相迁于耿,命彭伯、韦伯。
二年,圮于耿。自耿迁于庇。
这里告诉我们,祖乙即位后,从迁到,第二年,因圮于耿,又从迁到
虽然《今本竹书纪年》具有史料价值,但是利用时要多加小心。
在迁之前,从历经,的确是于今五邦。如果再加上,就变成邦了,盘庚五迁也要变成迁,明显有误!
《尚书商书咸有一德》云:
仲丁迁于嚣,作《仲丁》。
河亶甲居相,作《河亶甲》。
祖乙圯于耿,作《祖乙》。
《仲丁》、《河亶甲》与《祖乙》都亡佚了,只剩下篇名和简短的序文。
圯于耿是什么意思呢?
唐朝初年,孔颖达等学者奉诏撰《尚书正义》,其中提到了东汉学者郑玄的观点:
祖乙又去相居耿,而国为水所毁,于是修德以御之,不复徙也。录此篇者善其国圮毁,改政而不徙。
对此观点,《尚书正义》的作者表达了这样的看法:
但上有《仲丁》、《亶甲》,下有《盘庚》,皆为迁事,作书述其迁意,匆阳毁而不迁,序当改文见义,不应文类迁居,更以不迁为义。汲冢古文云盘庚自奄迁于殷者,盖祖乙圮于耿,迁于奄,盘庚自奄迁于殷,亳、嚣、相、耿与此奄五邦者。此盖不经之书,未可依信也。
郑玄将圯于耿解释为被水灾毁坏,《尚书正义》的作者同意这一点。
祖乙被誉为天下之盛君,可能是这个缘故,郑玄判断祖乙在被毁之后,修德以御之,不再迁都。
《尚书正义》的作者可以看到汲冢古文亦即《竹书纪年》,也利用了该书,却又认为此盖不经之书,未可依信也,这一态度导致其没有细读,只看到了盘庚自奄迁于殷,便得出了祖乙在被毁之后,迁都至的观点,五邦也就变成了
《今本竹书纪年》的作者同意郑玄的部分观点即祖乙又去相居耿,而国为水所毁,也同意《尚书正义》之作者的部分观点即祖乙再次迁都,在其搜集到的有关《竹书纪年》的资料中,有祖乙居庇之类的信息,因此他在圮于耿之后,写下了自耿迁于庇
《史记殷本纪》云:
帝中丁迁于隞。河亶甲居相。祖乙迁于邢。
这一段是太史公根据《尚书》写的,二字,音近相通,所以是指同一个地方。
现在的问题是字,有的研究者认为同音,是指同一个地方,有的则认为不同音,是指两个地方,如此一来,祖乙一人便三次迁都,错得更离谱了!
结合各种信息来看,《尚书》原文既不是祖乙圯于耿,也不是祖乙迁于邢,而是祖乙迁于庇,在后世传抄的过程中,字和字变得模糊不清,便产生了不同的版本。
有的传抄者将字误释为字、字误释为字,这就是我们今天还能看到的版本。
有的传抄者正确释读出了字,但是误将字释为字,这就是太史公当年看到过的版本。
顺便说一下,前引盘庚五迁,将治亳殷,民咨胥怨中的治亳二字,也是传抄之讹,原本作始宅
《尚书正义》中有一条信息:
束晰云:《尚书序》盘庚五迁,将治亳殷,旧说以为居亳,亳殷在河南。孔子壁中《尚书》云将始宅殷,是与古文不同也。《汉书项羽传》云洹水南殷墟上,今安阳西有殷。束晰以殷在河北,与亳异也。然孔子壁内之书,安国先得其本,此将治亳殷不可作将始宅殷字摩灭,容或为。壁内之书,安国先得,皆作,其字与不类,无缘误作字,知束晰不见壁内之书,妄为说耳。若洹水南有殷墟,或当余王居之,非盘庚也。盘庚治于亳殷,纣灭在于朝歌,则盘庚以后迁于河北,盖盘庚后王有从河南亳地迁于洹水之南,后又迁于朝歌。
由此可知,西晋的束晰说他在孔壁本《尚书》中看到的是将始宅殷,而非将治亳殷
《尚书正义》的作者认为束晰妄为说耳,理由是西汉的孔安国看过孔壁本《尚书》,在该书中,字都写作字,不像字,没有可能被写错,所以束晰没看过这个版本的《尚书》。
我们退一万步,假设束晰没看过孔壁本《尚书》,但是他可以认为自己所见的不同于旧说之版本便是孔壁本啊。因此,即使束晰没看过孔壁本,也不能否定在他看到的其它版本中有作将始宅殷的,指责其妄为说耳是毫无道理的。
字与字形近、字与字形近,况且《尚书商书盘庚上》开头就说盘庚迁于殷,民不适有居,再加上《竹书纪年》为证,可知治亳始宅之讹。
《史记殷本纪》云:
帝盘庚之时,殷已都河北,盘庚渡河南,复居成汤之故居,乃五迁,无定处。殷民咨胥皆怨,不欲徙。盘庚乃告谕诸侯大臣曰:昔高后成汤与尔之先祖俱定天下,法则可修。舍而弗勉,何以成德!乃遂涉河南,治亳,行汤之政,然后百姓由宁,殷道复兴。诸侯来朝,以其遵成汤之德也。
这一段是根据《尚书》写的,但是太史公看到的是将治亳殷的版本,手上又没有像《竹书纪年》那样的资料,因此他既不知盘庚五迁是指盘庚从迁到,也不知商朝从此不再迁都。
《尚书商书盘庚中》有盘庚作,惟涉河以民迁一语,并未说明是从河北河南迁,还是从河南河北迁。河北,对于这一点,太史公是清楚的,因为《史记项羽本纪》记载,项羽与章邯会盟,期洹水南殷虚上。他将盘庚五迁将治亳殷民咨胥怨断句为盘庚五迁,将治亳,殷民咨胥怨,如此一来,自然是从河北河南迁了,因为河南河北
2021812日)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2-5-28 09:19 , Processed in 0.033668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