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潘灯

[原创] 清華簡《五紀》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1-7 13: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汗天山 於 2022-1-7 14:00 編輯

Z】索(素)秋(繡)因(絪)𠐑(帶)[辶叀](轉)[辶己](起)

    【補2】簡16-17:索秋因𠐑[辶叀][辶己]

    今按:當然,也有可能當前後兩説合在一起?則此句簡文可讀爲“索(素)秋(繡)因(絪)𠐑(帶)[辶叀](轉)[辶己](起)”。《晏子春秋·内篇諫下第二》有“素繡之裳”。素,指未染色之白繒帛。繡,指五采俱備的絹帛。“素繡絪轉起”,意即:白色的繒帛、五采俱備的絹帛、坐墊、衣帶等各種絲織物品就興起了;或者理解爲:使用白色的繒帛或五采俱備的絹帛紡織而成的坐墊、衣帶等各種絲織物品就產生了。
    如按照前一種理解,“素繡絪帶”四字屬於並列關係;如按照後一種理解,“素繡絪帶”屬於偏正關係。兩相對比,似乎後一種看法好些?典籍中“繡絪”“繡帶”“素帶”之類的詞彙多見,又如上引“素繡之裳”等,皆是定中結構,以“素”“繡”爲修飾限定詞,可以類比。





發表於 2022-1-7 19:02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17:秉句羊。
按:“句羊”疑讀爲“鉤鑲”,指兵器。
發表於 2022-1-7 19:56 | 顯示全部樓層
68百禄焉䐓。
整理者讀“䐓”為“羞”,沒有釋義,如果用“羞”的常用義“進獻”、“獻上”來講,文義不順。其實,“䐓”當讀為《詩經》“百祿是遒”、“四國是遒”的“遒”,聚也。古人常說福祿來聚之類的話,在《詩經》中就有多種表達,馬瑞辰《毛詩傳箋通釋》(陳金生點校,中華書局,1989)第734頁說:
(《桑扈》)“萬福來求”猶《鳧鷖》詩“福祿來崇”,《瞻彼洛矣》詩“福祿既同”,《長發》詩“百祿是遒”,崇、同、遒,皆聚也。

發表於 2022-1-7 22:5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fei 於 2022-1-8 14:18 編輯

簡64“共/拱不徙”,簡119“如月之不徙”,這兩個讀“徙”之字似改讀“差”。《詩·邶
風·燕燕》“差池其羽”之“差”,郭店簡《五行》簡17作“[辶尾少]”,《詩·關雎》“參差荇菜”之“差”,
安大簡《詩經》作“[竹尾少]”或“[竹尾少土]”,是其通假之證。王磊先生認為金文舊讀“選”之此類字也改讀“差”(見其《釋金文中的“[尾少]擇”》,http://hz.ahu.edu.cn/2019/0922/c6036a209457/page.htm),亦可參。“共/拱不徙”:法則不忒,“如月之不徙”:月不失躔次,不失度、不亂行。上博簡《中弓》簡19“日月星辰猶差,民無不有過”,《耆夜》簡9“月有成轍”,可參;簡106“天之五椯廼上”的“椯”可能讀“端”,訓法,“上”可讀“尚”,如簡62“倫義唯尚”的“尚”,高尚、崇明也;簡107“大潰蚩尤,四荒乃㤅”,“㤅”原讀“愛”無說。按蚩尤作五兵作亂,如今潰敗,則天下重歸安靜。“㤅”當讀“忥”。《爾雅·釋詁上》:“忥,息也。”邢昺疏:“安静也。”簡129注釋引《龍魚河圖》:“蚩尤沒後,天下復擾亂。”“忥”可對比“擾亂”;簡112“凡其志為天下憙”,“憙”原讀“喜”,可讀“譆”,《說文》“痛也”;簡90“四幾”,可讀“四畿”,《周禮》“野廬氏,掌達国道路,至于四畿”;簡105“乍遏五兵”,“乍”也可讀“徂”
發表於 2022-1-7 23:2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2-1-8 09:04 編輯

簡101-103:黃帝大【一〇一】悤,偁(稱)讓(攘)以𢝬(圖)。八𢡧(禨)惴(端)乍(作),黃帝悎(告)永(祥)。乃命四冘均(徇)于 (左)右上下 (陰)昜(陽)。四冘曰:吁!寺(蚩)蚘(尤)乍(作)兵,乃【一〇二】□□。黄帝乃命四冘=(冘,冘→戡)之,四冘乃䜴(屬),四巟(荒)、四梪(柱)、四唯(維)、羣示(祇)、萬皃(貌)皆䜴(屬),羣永(祥)乃亡,百神則寍(寧)。
按:此段簡文細繹讀之,感覺以前諸多理解似都有疑問,只有整段通觀才能約略明白大意。此段是說蚩尤作兵稱亂,造成了各種天變妖祥之後,黃帝一方的反應。
黃帝大悤,偁(稱)讓(攘)以𢝬(圖):是說黃帝開始很恐懼,和群臣商量研究這各種的天變妖祥是怎麼回事。
“八𢡧”當讀“八畿”,謂王畿之八方,實指整個王畿。“惴”當依字讀,《說文》:“憂懼也。”“八畿惴作”是說黃帝王畿內的人都心生憂懼。
黃帝悎永,“悎”讀“慅”、“懆”,《說文》:“慅,動也”、“懆,愁不安也。”慅動與愁不安意相貫。“永”讀“祥”即妖祥。此句是說天變之妖祥使黃帝憂愁不安。黃帝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讓四冘徇於左右、上下、陰陽,應該是探求天變的原因。
[以下删,编辑另发]。
發表於 2022-1-8 01:1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fei 於 2022-1-8 01:19 編輯
王寧 發表於 2022-1-7 23:25
簡101-103:黃帝大【一〇一】悤,偁(稱)讓(攘)以𢝬(圖)。八𢡧(禨)惴(端)乍(作),黃帝悎(告) ...

與恐懼情绪相對反的是勇,如賈誼《新書》:“知欺愚, 勇劫懼。”簡文此數“䜴”字,似可讀“[豆攵]”、訓勇。《廣雅·釋詁二》:“[豆攵],勇也。《天下之道》簡6-7:“昔三王之所謂陣者,非陳其車徒,其民心是陳。一曰勵之,二曰勸之,三曰務之,四曰壯之,五曰[豆戈]之。五道既成,乃速用之。”“[豆戈]”一般讀“鬭”,似不妥,“五道”是五個詞義相類名詞的並列。“[豆戈]”,鄙人舊讀“[豆攵]”、訓勇(見“my9082”在“清華八《天下之道》初讀”下第21樓發言,http://www.bsm.org.cn/foru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375&extra=&highlight=%E5%A4%A9%E4%B8%8B%E4%B9%8B%E9%81%93&page=3),義與“勵”“勸”“務”“壯”等相倫次正合。
發表於 2022-1-8 07:41 | 顯示全部樓層
gefei 發表於 2022-1-8 01:16
與恐懼情绪相對反的是勇,如賈誼《新書》:“知欺愚, 勇劫懼。”簡文此數“䜴”字,似可讀“[豆攵]”、訓 ...

先生说亦善。
疑“乃□□”,也许是“乃[有永(祥)]”。
發表於 2022-1-8 08:31 | 顯示全部樓層
gefei 發表於 2022-1-5 22:38
簡5-6:“一直,二矩,三準,四稱,五規,圓正達常,天下之度【5】。直禮,矩義,準愛,稱仁,圓忠,天 ...

北大汉简《苍颉篇》简34“端直準繩”,亦可参
發表於 2022-1-8 09:2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2-1-8 09:26 編輯

簡102-103:四冘曰:吁!寺(蚩)蚘(尤)乍(作)兵,乃【一〇二】□□。黄帝乃命四冘=(冘,冘→戡)之,四冘乃䜴(屬),四巟(荒)、四梪(柱)、四唯(維)、羣示(祇)、萬皃(貌)皆䜴(屬),羣永(祥)乃亡,百神則寍(寧)。
四冘曰:吁!寺(蚩)蚘(尤)乍(作)兵,乃□□:這當是四冘經過調查之後對天變作的解釋,說是蚩尤作兵稱亂,“乃□□”缺失了兩字,但這兩個字對理解整段文意很重要。從整段文意看,“乃□□”疑可補作“乃[又(有)永(祥)]”。意思是四冘說是蚩尤作兵稱亂,才出現了這些妖祥。
黃帝乃命四冘冘之:第二個“冘”整理者讀“戡”,張雨絲、林志鵬兩先生《清華簡〈五紀〉“四冘”小議》(復旦網2022/1/7)中認為“四冘”之“冘”疑讀為“堪”,訓“任”,那麼第二個字整理者讀“戡”似是。蓋是四冘向黃帝匯報說妖祥是蚩尤作兵造成的,故黃帝命四冘去戡平之。
四冘乃䜴,四巟(荒)、四梪(柱)、四唯(維)、羣示(祇)、萬皃(貌)皆䜴:這裡面的“䜴”字,整理者讀“屬”,讀音上沒問題,然在整段文字中似乎文意不暢。筆者疑當讀“㰯”,即《說文》的“㕻”字,是拒絕義;gefei先生認為當依字讀訓“勇”,與恐懼情緒相對(273#),似更切合文意。是言黃帝下令戡蚩尤,四冘與四荒直到萬皃均奮勇欲戰是也。
此段文字因為有缺文不太好理解,暫討論如此,以待方家。

點評

好像此次與“祥”的交鋒沒有動用武力,只是雙方氣勢比高低。不知讀“訦”有無可能,《玉篇·言部》:“訦,《埤蒼》:怒呵也。”  發表於 2022-1-8 09:54
發表於 2022-1-8 09:3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fei 於 2022-1-8 09:33 編輯

《舉治王天下》簡17:“……有慶。子嘗以此謑之,其白黑將可知也。”網友“wqpch”謂:“謑字,似可讀爲卟,《說文·卷三》:‘卜以問疑也。從口卜。讀與稽同。《書》云‘卟疑’。”“奚”與“係”通假,不必言。郭店《五行》“愛父,其稽愛人”,裘先生讀“稽”為“繼”,“繼”與“係”通假多見(本音義俱近),說明“奚”通假為“卟/稽”有可能。不知《五紀》簡55“猷咸無奚”的“奚”與《舉治》“謑”是否當表一詞。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2-9-29 19:47 , Processed in 0.03611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