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潘灯

[原创] 清華簡《五紀》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1-13 09: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云间 於 2022-1-13 10:02 編輯

小戴記禮器篇
礼也者,合于天时,设于地财,顺于鬼神,合于人心,理万物者也。 是故天时有生也,地理有宜也,人官有能也,物曲有利也。故天不生,地不养, 君子不以为礼,鬼神弗飨也。居山以鱼鳖为礼,居泽以鹿豕为礼,君子谓之不知 礼。故必举其定国之数,以为礼之大经,礼之大伦。以地广狭,礼之薄厚,与年 之上下。
礼时为大,顺次之,体次之,宜次之,称次之。
君子曰:无节于内者,观物弗之察矣。欲察物而不由礼,弗之得矣。故作事 不以礼,弗之敬矣。

用費不時,是等無禮。視聽言雖敬,猶不明不聰。這個“向”字,其實從“夐”省,近年新見金文,有相類之字,我讀為“郇都君”。

工讀為貢,也不是不可以。畢竟周官大宰九職、九賦、九貢連言,九職屬太宰六典之事典,鄭司農云事典為冬官司空所職。
發表於 2022-1-13 11:52 | 顯示全部樓層
  整理者讀“工事”為“貢事”,《漢語大詞典》收有“貢事”一詞,釋義是:獻納財物之事。《左傳·昭公十三年》:“子産,君子之求樂者也。且曰:‘合諸侯,藝貢事,禮也。’”孔穎達疏:“盟主會合諸侯,限藝貢賦之事,使貢賦有常,是爲禮也。”猜想整理者不會用這樣的意思去理解簡文,很可能是把“貢事”理解為對鬼神進獻祭品之事。
  簡54說“凡攻祝、齋宿、祭祀、壇除、工事”,其實簡49~50也出現過“凡攻祝、祭祀、齋宿、壇除、工事”,只是“祭祀”和“齋宿”對調了一下順序,接著說的也是對“事神”之事:
   夫是故凡攻祝、祭祀、齋宿、壇除、工事,不夫曰夫,不香曰香,不旨曰旨,不嘉曰嘉。鬼神有式,天下同儀。
  由此可見,“工事”確實應該是針對鬼神的。過去所出戰國簡中常見“礻+工”字,“工”旁有“示”,與祭祀、鬼神之事聯繫更加明顯。“礻+工”字用法頗多,但跟祭祀相關的“礻+工”,大家一般都讀為《周禮》“六祈”之一的“攻”。有時“礻+工”又寫作“礻+攻”,更證實了“礻+工”跟“攻”祭的聯繫。因此,簡文的“工事”當讀為“攻事”。
  或謂簡文前面已經出現過“攻祝”,如果後面再出現“攻事”,豈不重複?其實,從戰國祭禱簡可以看出,當時的“攻”包含的內容比較多(參看曾憲通、陳偉武主編:《出土戰國文獻字詞集釋》第1冊字頭“𬒬 ”下所羅列的各家說法,北京:中華書局,2018.12,第76~78頁),可能分“大攻”和“小攻”,還有“攻解”。“攻祝”連言,“攻”和“祝”二詞語義相關,這種“攻”可能就是古書訓為“以辭責之”的“攻”,主於言辭。至於後面的“攻”可能概指當時的各种“攻”,包括大攻、小攻、攻解等,主於行為。
發表於 2022-1-13 19:4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2-1-13 20:11 編輯

簡103-104:羣永(祥)乃亡,百神則寍(寧)。【103】黃帝大懌,天則卲(昭)明。【104】
按:整理者於“黃帝大懌”開始另起一段,似不當。此四句當連讀,疑是以“亡”(陽部)、“寍”(耕部)、“明”(陽部)三字耕陽旁轉為韻。“百神則寍”與“天則昭明”同類。從“黃帝乃服便(弁)”開始才可另起一段。
其中之“懌”字,於文意可通,於字形不合,故諸家多有討論。從字形看,是從日、夭、心,釋“懌”的確可疑。由“妖”與“狡”、“姣”通假(《古字通假會典》第786頁)例之,上面從日從夭的部分疑即“晈”字或體,此字當分析為從心晈聲,即《說文》之“恔”字之別構。《說文》:“恔,憭也。”段注:“按《方言》:‘恔,快也。東齊海岱之閒曰恔。’《孟子》:‘於人心獨無恔乎’,趙注:‘恔,快也。’‘快’卽‘憭’義之引申,凡明憭者,必快於心也。”此字從“晈”,大概與“明憭”義有關。在本簡文中疑是用為“快”義,“大恔”即“大快”,猶言“大喜”(《說文》:“快,喜也”)。又:《方言》一:“了,快也。秦曰了。”“了”即“憭”。《方言》三:“曉、恔,快也。”“曉”、“恔”一音之轉,故簡文此古文說是快意之“曉”,亦可通。
發表於 2022-1-13 22:2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2-1-13 22:29 編輯

簡11-12:后曰:豊(禮)[亓+口](基),義巳(起),愛往,仁來,中(忠)止。
按:“[亓+口]”讀“基”是,然“巳”讀“起”則非,當讀“已”,《爾雅·釋詁》:“基,始也”,開始。《玉篇》:“已,止也、畢也、訖也”,猶言“終”,與“基”義相反。又《廣雅·釋詁三》:“已,成也”,是完成、成就之意,也與“基”為開始義相反。“基(始)”與“已(終或成)”為對,“往”與“來”為對。故此數句當讀作“禮基,義已,愛往,仁來,忠止。”
發表於 2022-1-14 11:59 | 顯示全部樓層
簡58“猷乃好美,發乃勞力”的“猷”,整理者讀為“由”,不確。這裡的“猷”當理解為“謀猷”的“猷”。後面的“發”就是指“發猷”。簡79正是說“發猷於心”,可相互印證。“發乃勞力”的“勞力”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勞力”,“勞”有“勤”義,這裡的“勞力”指勤力。
 樓主| 發表於 2022-1-14 13:21 | 顯示全部樓層
簡4“曰”後之字當釋“豚”,遠也。清華六《子產》簡20相同之字也應釋“豚”,“豚古”“豚昔”詞意相同,均言“遠古”也。詳見下圖:
豚1.png
豚2.png
發表於 2022-1-14 15: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2-1-14 17:32 編輯

簡4:曰[豕月又]古之紀
按:“[豕月又]”字,當與清華簡六《子產》簡20“善君必[犭月又]昔前善王之法”的“[犭月又]”字同字,用法與用義相似。《子產》中的該字整理者讀“察”,恐亦當視為“豚”之異構,簡文中讀為“遵”或“循”,《說文》:“遵,循也”,段注:“遵、循疊韻”,二字音近義同。《五紀》此句讀“曰遵(循)古之紀”,《子產》之句讀“善君必遵(循)昔前善王之法”。


簡8:高大
按:此“高大”為神名之一,“大”字是在右旁橫筆上加一短丨的寫法(下以△代),其它寫作正常的“大”。此△字過去或釋“大”、或釋“太”,恐並非是。此字當是“臾曳”之“曳”的本字,與“大”、“太”音近可通,在清華六《鄭文公問太伯》中它被釋作“太伯”之“太”,簡文中當是用為“洩”,所謂“太伯”即“洩伯”,就是鄭國的洩駕(見拙文《清華簡六〈鄭文公問太伯〉之“太伯”爲“洩伯”說》,簡帛網2016-05-08)。用為神名的“△”,或加“示”旁,董珊先生已正確地指出它當讀為“厲”(見董珊:《楚簡中從“大”聲之字的讀法(二)》,簡帛網2007-07-08),甚是。古代對“厲”的祭祀甚為重視,《禮記·祭法》中載王之“七祀”中有“泰厲”,諸侯之“五祀”中有“公厲”,大夫之“三祀”中有“族厲”。《管子·輕重甲》:“君請立五厲之祭,祭堯之五吏。”此“五厲”即《荀子·賦篇》所言“請占之五泰”之“五泰(太)”,楊倞注以為是“五帝”,驗之出土文獻恐未當。本簡文中所謂的“高大”即“高厲”,疑即“泰厲”。

 樓主| 發表於 2022-1-14 18:4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潘灯 於 2022-1-15 10:24 編輯
王寧 發表於 2022-1-14 15:31
簡4:曰[豕月又]古之紀
按:“[豕月又]”字,當與清華簡六《子產》簡20“善君必[犭月又]昔前善王之法”的“ ...

樓上我即討論的是該字,可惜圖片不能直接顯示(可下載再看)。此字和所言《子產》中的字均為“豚”無疑。詳見307樓!
發表於 2022-1-15 09:16 | 顯示全部樓層
潘灯 發表於 2022-1-14 18:49
樓上我即討論是的該字,可惜圖片不能直接顯示(可下載再看)。此字和所言《子產》中的字均為“豚”無疑。 ...

抱歉,沒看仔細先生的發帖,就把自己寫的貼上去了,現在已無法改正,以後整理時再把先生的意見加上。
此字心包先生在74#已經提出此字與“豚”、“彖”相關,解釋為“邃古”“遠古”,或“循古”“緣古”,未能是定。我在123#認為即金文中從又從豚的字,似是“揗”,當讀“循”,為“循古”。此處又作了下補正,認為當讀“遵(循)古”。
 樓主| 發表於 2022-1-15 10:2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潘灯 於 2022-1-15 10:33 編輯
王寧 發表於 2022-1-15 09:16
抱歉,沒看仔細先生的發帖,就把自己寫的貼上去了,現在已無法改正,以後整理時再把先生的意見加上。
此 ...

您客氣了!做學問發表自己的觀點,無可厚非。經常拜讀先生大作,值得學習!這么多人意見趨于統一,看來此字釋“豚”無疑。可訓“遠”,通“遯、循、遁”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2-8-16 15:36 , Processed in 0.03567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