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潘灯

[原创] 清華簡《五紀》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12-20 14: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fei 於 2021-12-20 15:02 編輯

簡57“非佻非竊,勞人以思(息)”,“息”為《補正》侯瑞華先生讀,可從;但是“非佻非竊”如果像注釋所說是偷盜、偷竊的話,顯得突兀,疑可讀“非佻非竊(切)”,意為不疾不徐、不急不緩、不茍不峻[“佻”為寬肆、寬緩,“切”為急迫、峻急。《荀子》“佻其期日”,楊倞注:“佻與傜同,緩也,謂不迫促也。”字或作“宨”“窕”等,參辭書、古訓材料解釋。《論語》“切問而近思”,皇侃疏:“切,猶急也。”],使人民既勞作又休息,勞逸結合。如此解釋,兩句邏輯方始扣合。
《語叢二》簡19“急生於慾,A生於急”,A亦可讀“切”。

點評

補充:“佻”:輕佻、苟且,察:嚴苛、嚴明、斤斤、是一對反義詞,也不排除這種理解  發表於 2021-12-24 19:27
發表於 2021-12-20 15:4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fei 於 2021-12-21 07:40 編輯

簡57“帝閱其數,府受其[力貝]”,“數”,理、道、方、律,“[力貝]”則讀為“敕”(“敕”與“飭”同,《緇衣》“[力攵]”“扐”讀“飭”,所以“[力貝]”可讀“敕”)。《說文》:“敕,誡也。”《資治通鑑·漢紀五十六》“敬受敕教”,胡三省注:“敕,戒也。”又《漢紀三十五》“吏受郡敕”,胡注:“敕,教戒也。”《廣雅》:“敕,書也。”《疏證》:“即所謂戒書也。”《陔餘叢考·敕》:“凡官長之諭其僚屬,尊長之諭其子弟,皆曰敕。”

簡32“其水湛”下數事並列,如“釋五穀”“沐”“浴”之類,都是很具體的一小項,“蠲”是蠲潔的意思,如字讀固然不錯,但是從文獻用例看,其使用寬泛一些,不如讀為“涓”(文獻中“涓人”“中涓”從事此職),即具體的灑、掃之事,水當然能派上用場(如《韓非子》“風伯進〈擁〉掃〈帚〉,雨師灑道”)。

簡60“牲用比物,曰唯[我+牛](犧)”,與前後之“曰唯蠲香”“曰唯嘉”不倫,其應是狀詞。它當與簡52“勿(物)生(牲)曰義”的“義”一樣,改讀“宜”(參看第88樓。當然也可讀“義”、“儀”,辭書、故訓中有善、好的意思)。“比物”是類義或近義連文,比:案比、選比,物:相視、選擇、物色(參相關辭書、故訓)。

簡35“月弋(式)之,婁則之”,也有可能讀“月試之,婁測之”

發表於 2021-12-20 15:52 | 顯示全部樓層
簡4:曰[豕月又]古之紀
按:[豕月又]字即金文中從豚從又之字。從文意上看,似當是“揗”字,在簡文中當讀“循”,“循古”之語古書習見。
發表於 2021-12-20 18:01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11:以其骸爲干侯股(殳)。
前面王寧先生以爲:“骸”是指小腿骨,“干侯股”即干侯的支架,俗語“支撐腿”是。

    按:其説“股”字文義當是。然若“股”字直接訓爲“支架”一類的義項,典籍似無徵。
    我們懷疑,“股”或當讀爲“箇”,即是《考工記•梓人》中“梓人爲侯”一節中“上兩个,與其身三”之“个”。“股”聲字與“古”聲字古音近可通,例多不贅。个,經典通借爲箇。《說文》:“箇,竹枚也。”段注以爲“箇”或作“个”。又,《考工記•梓人》鄭玄注:“个,讀若齊人搚幹之幹。”《經典釋文》:“个,讀爲幹。”
    如此,“股”讀爲“箇”,即是“个”字,在《五紀》篇中當讀爲“幹”,指干(盾牌)侯(射侯)之主幹。《考工記•梓人》中之“个”,古人多訓釋爲射侯上下部之舌,認爲是以布製作而成。現在看來,古代射侯之“个”,也有可能是以竹木製作而成。
發表於 2021-12-20 20: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fei 於 2021-12-21 01:08 編輯

簡76“造群於昴”,《史記·天官書》“婁為聚眾”,“造”其實就當讀為“聚”,可参看禤健聰先生《洹子孟姜壺“人民聚邑饉寠”考》(《中國國家博物館館刊》2014年第11期);
簡77“作武𠷎(禱)戒(誡)於發(伐)”,注釋引《天官書》“罰為斬艾事”,但是,讀“𠷎戒”為“禱誡”與此顯然無會,當讀為征伐、討伐之“討”。《說文》:“[壽攵],棄也。从攴、𠷎聲。《周書》以爲討。”郾王職壺銘“東[壽戈](討)[毌攵](患)國”(參陳劍、董珊、孫剛先生文),亦其例。《說文》:“戒,警也。从廾持戈,以戒不虞。”簡文“作武𠷎(討)戒”意思表達“作武”的兩個用處:“討”與“戒”,“討”是主動進攻,“戒”是被動防御;
本篇讀為“骸”的四字,其左側“亻/尸”曲膝下右侧的两三撇,即以之指示“骸”部位之所在(與楚簡“膺”相類),推測演化為撇之前的最原始寫法當是作半圓弧形的;
73“轉還”,可讀“轉旋”,89“足曰立步遲速還”,即“還踵”之“還”,也可讀為“旋”。當然不讀“旋”也行;
簡99“變恉進退”,“”讀“指”,指示,《淮南子·覽冥》馭馬“不招指,不咄叱”(也見銀雀山《唐勒》),聊可參;
簡100“雲霓X將”,X讀“崇”,《廣雅》“聚也”“積也”,《小爾雅》“叢也”,“將”為盛、大,“崇將”是說雲霓叢積、盛多(“祁祁如雲”)

發表於 2021-12-20 20:2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心包 於 2021-12-20 20:26 編輯

簡107、120所謂的“遺”,整理者皆讀為“潰”,前面網友“蜨蛄”指出讀音上的障礙,大概是對的。我們這里提出一個看法供大家討論。從簡107的文例來看,這裏最有可能是“勝”字(關於“遺”“灷”的訛誤糾葛,參陳劍:簡談安大簡中幾處攸關《詩》之原貌原義的文字錯訛,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3429)。我們認為底本可能是從辶從“灷”字那一類字形(與“送”字無關),本來記錄的詞是“勝”,後來轉寫訛爲“遺”。當然,也可能是另一個我們不認識的字的寫訛,或者字仍是“遺”,記錄的是其他的詞。還可以繼續討論。
發表於 2021-12-20 20: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fei 於 2021-12-21 07:26 編輯

簡77“始[𢎹+必]於弧”,“[𢎹+必]”的“必”未必是“矢”之訛。按:“必”“畢”二聲系可通假(《聲素研究》809-810頁),“[𢎹+必]”在此有可能是田獵畢弋之“畢”,孔家坡漢簡《日書》簡11即以“必”為畢宿之“畢”。

簡79與“尾”宿對應的之字,其上部从“廌”是沒有問題的,疑可讀為“朘”(參看郭永秉先生:《由〈凡物流形〉“廌”字寫法推測郭店〈老子〉甲組與“朘”相當之字應為“廌”字變體》,復旦網,http://www.fdgwz.org.cn/Web/Show/583),交尾之“尾”與“朘”部位關係不難想象。“朘”,按《說文》講是“赤子陰”,但據馬王堆帛書《十問》:“人氣莫如竣(朘)精。竣(朘)氣宛(菀/苑/葾)閉,百脈生疾;竣(朘)氣不成,不能繁生,故壽盡在竣(朘)。”可知“朘”實係泛指。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朘”已見於簡84,也只能敷衍以用字不同。
發表於 2021-12-20 20:54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0+11:天下禮以事(使)賤,義以待相如,愛以事賓配,仁以供友【10】,忠以事君父母。
第一個“事”恐怕應讀爲“使”,《禮記•曲禮上》:“夫禮者,所以定親疏,決嫌疑,別同異,明是非也。”本篇簡11說“禮敬”也是相同的意思。禮不是仁,也不是義,所以禮要求的不是服事賤者,而應是使令賤者,後面的“愛”與“忠”則用“事”來表示,其對象是“賓配”與“君父母”,也與賤者等級大不一樣。

簡26+27:后曰:天 [阝+豕+土](地)、四荒、四冘、【26】……[它+攵](地)正南門、天矞北斗。
“𢼊”整理者讀爲“施”,意義不明。參照文前的“天 [阝+豕+土](地)”,“[它+攵]”應讀爲“地”,“它”與“地”古音很近,楚簡中的“地”常用“ [阝+它+土]”表示,此爲其變體。不過文前用“ [阝+豕+土]”表示“地”,《五紀》用字比較混亂,應該是由于底本的原因,常出現一詞用多形表示的情況。
發表於 2021-12-21 00:0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fei 於 2021-12-21 00:13 編輯
gefei 發表於 2021-12-19 22:38
疑簡102或可斷讀作:“日月童(重)軍(暈),耳(珥)[門才匕](比)背矞(璚),X(遭?)朿隹(唯)巟 ...

“㯥(遭—造)朿(次)隹(唯)巟(荒)”,可能是說這些不好的天象所當值的相應地域(可能按某種數術原理或圖表劃分),將發生荒亂、敗亂。“造”、“次”是義近關係(“遭”不讀“造”亦可,本即猶“受”“授”那樣乃一事兩面、一語分化,只是主、賓要作變動理解,並不影響文意理解),不同於辭書講的“倉促”
發表於 2021-12-21 00: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海天遊蹤 於 2021-12-21 00:20 編輯

簡90
20211239.jpg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2-11-29 08:44 , Processed in 0.03761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