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潘灯

[原创] 清華簡《五紀》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1-4 14:01 | 顯示全部樓層
補充一下:上引簡文後面又說“夫是故后凡百起事,援古以圖,毋巧而亡古”(簡126),正說明“圖”可以跟“巧”搭配,證明我們的讀法是正確的。
發表於 2022-1-4 17:14 | 顯示全部樓層
R】“黄帝向(飨)寺(蚩)蚘(尤)之躳(身)”節
    【補】
    根據《急就章》“葵韭葱薤蓼蘇薑”、“芸蒜薺芥茱萸香”,可知學者釋讀爲“韭”、“蓼”、“蔥”、“蒜”,都是古代常見的蔬菜,當屬有據。由此,亦可見將“[艸自]”釋讀爲“薺”之說,目前似乎也不能完全排除。
發表於 2022-1-4 17: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y9082 於 2022-1-4 19:20 編輯

簡18“倫五紀”的“紀”以“[辶己]”表示(簡16的“[辶己]”也有可能讀“紀”,前面幾字讀何待考,“索秋”似讀“素秋”,見漢·劉楨《魯都賦》),則《舉治王天下》簡17“啓行五厇(度),湯行三起”的“起”,也當讀“紀”;《玉篇》:,訶也。《禮記·王制》關執禁以譏”,鄭玄注關,竟(境)上門。譏,呵察。”又作“訶”,“陈利兵而谁何”
發表於 2022-1-4 18:5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fei 於 2022-1-5 09:05 編輯
gefei 發表於 2021-12-20 15:44
簡57“帝閱其數,府受其[力貝]”,“數”,理、道、方、律,“[力貝]”則讀為“敕”(“敕”與“飭”同,《 ...

簡60“牲用比物,曰唯犧”,整理者讀“犧”是對的,比:比選,具視,物:種類或毛色(也可能是動詞,與“比”近,《左傳》“物土方”之“物”,物相、度視。另,簡52“勿(物)生(牲)曰義(犧)”之“物”也可能有此2種理解),“犧”則為《書·微子》:“今殷民乃攘竊神祇之犧、牷、牲。”孔傳:“色純曰犧。”
發表於 2022-1-4 19: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fei 於 2022-1-4 20:47 編輯

簡64“月之德曰”末的“共不徙”,原讀“恭”,似顯得突兀。看後面“紀皇天”“數之終”,“共”有可能是《广雅》“拱,灋也”的“拱”,典籍作“共”,參疏證;“行審”的“行”可能是察視的意思(參大字典P873),與“審”近(前文說日之德“明察”,“明”與“察”殆亦並列,可參);簡75“夫是故后寺(時、持、恃?)羅作事”,猜測“羅”似可讀“麗”“[麗攴]”“隸”,數也(參程少軒先生《也談“隸首”爲“九九乘法表”專名》),當然這裡可能引申指更虛的道、紀、則之類義(本篇“算”多已指道、數、理類義,如簡22“算律”、簡121“天下之算”等,是其比),簡126“夫是故后凡百起事,援古/故以圖”,可參

發表於 2022-1-4 19:4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不求甚解 於 2022-1-4 20:04 編輯

簡129:六官六府,民之裕財,衰殺明禮,道義使來。
按照這種讀法,“衰殺明禮”頗不容易理解。其實應當讀為:
六官六府,民之裕財衰殺,明禮道義使來。
“明禮”與“道義”並列,“道義”的“道”是“行”的意思。此義古書常見,這裡把《漢語大字典》“行”這一義項和解釋抄錄於下:
施行;实行。《荀子·議兵》:“遇敵决戰,必道吾所明,無道吾所疑。”楊倞注:“道,言也,行也。”王念孫雜志:“(道)當訓為行。”《韓非子·五蠹》:“舍必不亡之術,而道必滅之事,治國者之過也。”《禮記·禮器》:“忠信之人,可以學禮;苟無忠信之人,則禮不虚道。”陳澔注:“道,猶行也。”
簡129的“道義”猶“行義”,“行義”已見於本篇簡119和簡122。另外,簡124“道事有古”的“道”也是“行”的意思。前面所舉《漢語大字典》所舉《韓非子·五蠹》“道必滅之事”正是“道”以“事”為賓語。簡文說“道事有古”,“有古”跟簡126的“亡古”正相反。這篇簡文有多處“崇古”或“從古”的思想。
本篇簡33和簡34已兩見“裕材”,簡129則作“裕財”,整理者沒有說明這三處都是相同的表達。古書裡面雖然“材”、“財”經常混用,但從前面“裕材”指珍寶之類的東西來看,其本字當是“財”。上面所討論的簡129簡文,是針對“六官六府”而說的,“后”要求他們,當“民之裕財衰殺”時(當然,也可能是說“六官六府裡面的民之裕財”),要“明禮道義使來”,“來”的賓語就是“民之裕財”。
順便提一下,簡121有幾句話,整理者讀為:邦經家和,衛勿(勉)六官六府、五刑五音。行之律:……
這種讀法有問題,可能應該讀為:邦經、家和、衛勿。六官六府,五刑五音,行之律:……
“勿”下本來就有鉤識符號,應該跟後面的話斷開。“衛勿”到底應該如何理解,待考。
發表於 2022-1-4 21:1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2-1-4 22:23 編輯

簡13:后曰:天下員(圆)[谷+心](裕),𣌭(合)眾隹(唯)中=(忠,忠)隹(唯)聿(律);
按:此數句疑當讀作“天下云慾,合眾惟中,中惟律”,意思是天下人都有慾望,所以合聚眾人要公平中正,中正要靠律法來實現。

簡16-17:索秋因𠐑(疐)傳𨑓(起),五算【一六】𣌭(合)参,豊(禮)義所止。
整理者:索秋因𠐑(疐)傳𨑓(起),未詳。秋,疑“穆”字之訛。疐,金文中用法多與“對”同。
按:“索秋”疑指秋季蒐獵,《爾雅•釋天》曰“春田曰蒐”,而《公羊》《穀梁》(並見桓四)《白虎通義•田獵》均以秋獵謂之“蒐”,實者古人以聚眾搜索田獵曰“蒐”,不拘何時,故《禮記•王制》孔疏曰“春秋四時田獵皆曰蒐”是也。《左傳•隱公五年》“春蒐”孔疏曰“蒐,索,擇取不孕者。”《白虎通義•田獵》用公、穀二家說曰:“王者諸侯所以田獵者何?為田除害,上以共宗廟,下以簡集士眾也”,又曰:“秋謂之蒐何?蒐索肥者也。”(此據陳立《白虎通疏證》,中華書局1994,509頁。)古代帝王每以秋季舉行大型狩獵活動,其中一個目的是簡選車徒,歷練軍隊,另外还要修法度、申号令。《禮記•月令》言孟秋之月,天子“命有司修法制”,“天子乃命將帥,選士厲兵,簡練桀俊,專任有功,以征不義。”季秋之月,“申嚴號令”、“天子乃教於田獵,以習五戎,班馬政”、“天子乃厲飾,執弓挾矢以獵”。據此,“索秋”或即“蒐秋”,“蒐”即搜索,是指秋季狩獵之時。
“𠐑”當音若“嚏”,在簡文疑讀為“迭”(端定旁紐雙聲、同質部疊韻相近)。《說文》:“迭,更迭也。”
“起”讀“紀”,下簡18亦以“起”為“紀”。
“合參”即《韓非子•八經》“人主不饜忿而待合參”之“合參”,合證參驗之謂。或曰“參合”,《靈樞經•邪氣藏府病形》:“能參合而行之者,可以為上工。”
此數句當斷讀作“索秋,因𠐑(迭)傳𨑓(紀),五算【一六】𣌭(合)参,豊(禮)義所止。”意思是秋天蒐獵之時,簡選卒伍,也是修法制、申號令之時,乃迭次傳達五紀,用五算合證參驗之,此為禮義所遵循的原則。
又疑抄手於“傳”下抄脫“五”字。

簡96:天地疾𤶑(愠)
整理者:𤶑,從疒,因聲,影母真部,讀爲影母文部之“慍”。《詩•柏舟》:“憂心悄悄,慍于群小”,毛傳:“慍,怒也。”
按:“疾𤶑”一詞亦見上博簡七《吳命》,言“昔上天不中,降祸於我二邑,非疾𤶑焉加之。”白於蓝先生认为𤶑似即“疢”字,“疾疢”一词典籍习见。(見《大系》1315頁)當是對的,“疾𤶑”即“疾疢”。《左傳•襄公二十三年》:“臧孫曰:‘季之愛我,疾疢也;孟孫之惡我,藥石也。美疢不如惡石,夫石猶生我,疢之美,其毒滋多。孟孫死,吾亡無日矣。”《禮記•樂記》:“天地順而四時當,民有德而五穀昌,疾疢不作而無妖祥,此之謂大當。”《詩•小雅•小弁》:“疢如疾首”,鄭箋:“疢,猶病也。”《廣雅•釋詁一》:“疢,病也。”蓋先秦人言之“疾疢”,猶今言之“疾病”(先秦之“疾病”是指病情沉重)。



發表於 2022-1-4 23:03 | 顯示全部樓層
Y】縞(?)曰成。

    簡28:天曰坨(施),地曰坓(型),禾(和)曰寺(時),[糸乘]曰成。
    原整理者認爲此簡之“[糸乘]”與前“[糸乘]”字形小别,爲一字異寫。

    今按:所謂的“[糸乘]”字,據字形而言,明顯是從“糸”、“高”省聲之字,即“縞”字。縞,即白繒,也就是白色生絹。
    此段簡文費解。推測前面“禾曰寺(時)”之“禾”或當指禾苗,需待時而成?而“縞曰成”是指人工紡織的絹帛最終完工了才能叫這種名稱?
發表於 2022-1-4 23:24 | 顯示全部樓層
Z】(純粹胡猜一下?)
    簡16-17:索秋因𠐑[辶叀][辶己]

    按:此句簡文,有沒有可能上承前句“敷設五章”而來,是指人工織造的物品上有五種文采而言?如此,“索秋因𠐑[辶叀][辶己]”或當讀爲“素繡絪帶端紀”?指“素繡絪帶”這些絲織品或有文采的人工織造物品,皆有其頭緒?則下文“五算合參,禮義所止”,大概是説織造這些東西也需要算術度量,才能符合禮義(儀)的需要?

發表於 2022-1-5 08:31 | 顯示全部樓層
汗天山 發表於 2022-1-4 23:24
Z】(純粹胡猜一下?)
    簡16-17:索秋因𠐑[辶叀][辶己]

Z】(純粹胡猜一下?)

    【補】
    “敷設五章”之“五章”即五采。古代五采需黑白爲底色而成,所謂“素以爲絢兮”。故又疑“索秋因𠐑[辶叀][辶己]”或當讀爲“素皂茵帶轉起”?
    素皂,猶言黑白絹帛。茵,又通作“絪”,坐墊。帶,衣帶。古時坐墊、衣帶常繡有文采,因此當可以指代有文采的各種絲織品。
    “敷設五章”,即布設五采,故“素皂茵帶轉起”,即各種或白或黑的絲織品就興起了。

    《五紀》篇多講述人類文明初始階段,各種制度器物之由來。在人文創設過程中,需要效法天墬陰陽四時,近取諸身,遠取諸物,精研數術曆算,才能保證創設出來的各種制度器物符合常規,便於遵循,利於使用。
    由此,以上“素皂茵帶轉起”這種解釋,即是將此句看作承接“敷設五章”而來,同時又下啓“五算合參”一句,——各種絲織品的編織,其幅度長短,當然需要算術,這樣庶幾與全篇文義不相扞格?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2-10-4 21:31 , Processed in 0.03603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