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潘灯

[原创] 清華簡《五紀》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1-8 09: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fei 於 2022-1-8 10:08 編輯
王寧 發表於 2022-1-8 09:25
簡102-103:四冘曰:吁!寺(蚩)蚘(尤)乍(作)兵,乃【一〇二】□□。黄帝乃命四冘=(冘,冘→戡)之, ...

好像此次與“祥”的交鋒沒有動用武力,只是雙方氣勢比高低,黃帝一方之勢後來居上取得優勢,從而呵退“祥”。不知讀“訦”有無可能,卷子本《玉篇·言部》:“訦,《埤蒼》:怒呵(訶)也。”(《大字典》P4208)
發表於 2022-1-8 11: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2-1-8 12:26 編輯

簡128-129:文型、文命之“文”均寫作上文下酉形,此字甚不可理解。意者此從酉文聲之字即“釁”字的或體,“釁”《說文》虛振切,《廣韻》許覲切,疑均非古音,此字從分聲,當讀如“文”或“紋”。“璺”字《集韻》文運切,訓“玉破”,此即後世裂紋之“紋”。段玉裁于《說文》“瑕”下注云:“高注《淮南書》曰:‘瑕猶釁也’,釁同璺。”“璺”字《說文》不收,疑其晚出,本當作“釁”,音文,古書凡言“瑕釁”、“兆釁”者,當即“瑕璺(紋)”、“兆璺(紋)”,後用為玉破裂紋義而從玉作“璺”,當即從玉釁省聲,爲玉裂紋之專字。“璺”本音“文”,《集韻》又讀許愼切,音與“釁”同,仍訓“玉破”,恐非是。又“釁”古與“亹”通用(見《古字通假會典》145頁、《故訓匯纂》2352頁),“亹”是明母微部字,微文陰陽對轉相近,尤證“釁”古音讀若“文”。


簡115:走御珞[王皃]
按:“珞[王皃]”疑當讀為“恪㦝”。

發表於 2022-1-8 16:2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2-1-8 16:29 編輯

【關於“辡”字】
簡84:南門之辡
簡116:石建辡(辨)𥁰(明)
按:其中之所謂“辡”與字形不合。石小力先生認為簡116之字當讀“察”(見《補正》)。此字上半確是楚文字“察”所從者,下從“刃”,此字當是“截”字之或體,在簡文中讀為“際”,簡84“南門之際”文意甚明,不必多說;簡116句當讀爲“石(碩)建際盟”,《玉篇》:“際,合也”,《廣韻》:“際,會也”,“際盟”即“際會”、“會盟”。
 樓主| 發表於 2022-1-8 20:1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潘灯 於 2022-1-8 20:57 編輯

傾1.png
傾2.png
有關簡36讀為“傾”字的論述,此字當從血從夨(大、立),乃會意字,非以血為聲的形聲字。圖片不知何故,顯示不出來。
傾2.png
 樓主| 發表於 2022-1-8 21:13 | 顯示全部樓層
简33“[寅血]”之字,实与清华简《繫年》简1中的“ 图片1.png ”为一字,上下结构改左右结构。此字当为清华简《祭公》简15“ 图片2.png ”的省写,均可读“寅”,敬也。整理者:"似即清华简《保训》" 微信图片_20220108210931.png "字。训为清洗、清洁,可商。
 樓主| 發表於 2022-1-9 15:10 | 顯示全部樓層
簡99“磨”讀“礳”。原文在清華簡十《四時》簡1中也有出現,只是“厂”下少一横。整理者隸定作“麻”,讀“靡”,訓盡。簡文“麻(靡)畢”同義相連,但觀上下文,“披揚”、“麗合,發通(涌)”,均為動詞。其后“麗合”之“麗”,實應讀“離”,麗與離可通,參《古字通假字典》673頁。如此看來,所謂的“麻(靡)”,也應該是動詞,或可徑讀“磨”。《四時》開篇謂:“凡行,揆日月之位,以定四維之極”,其言辭與《五紀》內容相關,我們認為,《四時》與《五紀》或為同一篇章。
發表於 2022-1-9 16:18 | 顯示全部樓層
簡57:后閲其數,府受其(力貝)。
【按】“(力貝)”,整理者讀作“飭”,當讀作“貳”,義爲命令之副本。
《周禮·天官·職內》:“掌邦之賦入,辨其財用之物,而執其總,以貳官府、都鄙之財入之數,以逆邦國之賦用。凡受財者,受其貳令而書之。”鄭玄注:“受財,受於職內以給公用者。貳令者,謂若今御史所寫下本奏王所可者。”指各官府奉令領取財物,須將命令之副本交職內入賬。
“受其貳”又見於《周禮·秋官·司寇》:“凡邦之大盟約,蒞其盟書,而登之于天府;大史、內史、司會及六官,皆受其貳而藏之。”
若按楚簡中“力”聲字可讀作“服”(《緇衣》),這裏的“(力貝)”也可讀作“副”,意思與“貳”相同。
發表於 2022-1-10 00:42 | 顯示全部樓層
不求甚解 發表於 2022-1-3 14:11
本篇“敋”字共出現三次,其中簡73“敋又(有)枳(枝)枼(葉)”的“敋”,整理者已讀為“各”,絕無 ...

補充一下:
我們討論過的簡59“各勉唯敬”前面有“在皇之側”一句,整理者屬上讀,義無所屬,實際上“在皇之側”應該屬下句,跟“各勉唯敬”連在一起讀,“側”跟後面的“葸”押韻。
發表於 2022-1-10 10:22 | 顯示全部樓層
通過 張雨絲、林志鵬清華簡《五紀》“四冘”小議
看到了相關文辭
后曰:參聿(律)建神正向,仁爲四正:東冘(堪)、南冘(堪)、西冘(堪)、北冘(堪)。
禮、愛成左:南唯(維)、北唯(維),東柱,東柱;
義、忠成右:南唯(維)、北唯(維),西柱,西柱。

這段文字,第一反應,就是和《鄉飲酒義》,
有可以互相印證的地方。
《桑中》與《鄉飲酒義》,
也有聯繫,雖有三賓寓意,但只三章,四方缺一,
就不成其維,桑喪雙關。
發表於 2022-1-11 11: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2-1-11 11:12 編輯

【弧】
用為星名的“弧”,整理者的釋讀並無問題。石小力先生在《清華簡<五紀>中的二十八宿初探》一文中認為是“从‘弦’字初文,瓜聲,即弧矢之‘弧’的異體”也正確無誤。此字簡77的字形右旁正是從“瓜”。左旁的字形是“弦”的或體。本來樂器之弦和弓弦之弦都是作“玄”,後來有嚴格區分,樂器之弦作“絃”,弓弦之弦作“弦”,此字即弓弦之“弦”的異體。弓弦是要隱(檃)栝才能發射的,所以字從“𠃊(隱)”作。楚簡中“斷”、“絕”字的寫法,其實也是從“弦”中加一橫筆,表示弓弦斷絕之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2-12-9 03:22 , Processed in 0.03733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