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潘灯

[原创] 安大簡《仲尼曰》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8-31 11: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2-8-31 11:29 編輯

簡12:中(仲)尼曰:“遉(顛)於鉤産,吾所不果爰(援)者,唯心弗智(知)而色爲智(知)之者乎?”
按:“鉤產”汗天山先生讀“溝厈”(見上29#),“產”讀“厈”當是,《說文》作“厂”,訓“山石之厓巖”,後通作“岸”,就是懸崖。而“鉤”讀“溝”可能有問題,當依字讀,訓“曲”,“鉤岸”即“曲岸”,指彎曲的懸崖,《淮南子·本經》:“來溪谷之流,飾曲岸之際”,《廣韻》訓“碕”、“崎”皆為“曲岸”是也。孔子用“鉤岸”代指危險的境地。孔子這段話要表達的意思是:在危險的境地(鉤岸)栽了跟頭而我又救援不了的人,都是那種(對我教導的道理)心裡不理解卻表面裝作明白的人吧?
發表於 2022-8-31 11: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心包 於 2022-8-31 12:19 編輯

只要有坡度的都可以叫“岸”(文献用法多是90度垂直的坡),未必是悬崖,简文“沟岸”是定中结构,不是并列结构,“岸”是中心语,“沟”是定语,“沟岸”即沟渠边缘的陡坡。跌落悬崖,能去援救吗?显然不合常理嘛。简文就是讲掉到水沟、沟渠里面这件事。
發表於 2022-8-31 12:5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2-8-31 13:00 編輯

簡13:務行癹(伐)工(功),唯(雖)勞不昏(聞)。
按:“伐”《小爾雅·廣詁》訓“美也”,《論語·雍也》:“孟之反不伐”朱熹《集注》:“伐,誇功也。”古人把自我誇獎炫耀能力或功績稱為“伐”。“昏”疑當讀“問”,古書“勞問”一詞習見,“問”是慰問(問詢並贈送財物以示獎勵)之意。此句是說:致力於行動而又喜歡自我誇耀功績的人,他雖然辛勞也不予慰問。整理者指出《墨子·修身》末句作“雖勞必不圖”,“圖”在文中義不可通,據簡文當是“問”字之形訛。
又:根據上文“務言而惰行”的文例,疑此首句“行”後寫脫“而”字。
發表於 2022-9-1 09:0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2-9-1 09:14 編輯

【補正一則】
簡13:中(仲)尼之耑[言屰]也。僕快周恒。
按:“[言逆]”字整理者讀“語”,筆者曩亦從之(見上4#),現在看來是不對的。此字亦見於清華簡一《保訓》簡6:“咸順不△”,清華簡整理者讀“逆”確鑿無可易;又見上博簡八《志書乃言》簡3“讒逆以隋惡”的“逆”也是如此寫法,可見此字當是古書常見的“讒逆”、“逆言”之“逆”的專字,那麼這裡也當用為“逆”。此句疑當讀為“仲尼之諯逆也”,《說文》:“諯,數也。一曰相讓也。从言耑聲。讀若專。”段注:“謂數責也”、“相責讓。二義亦略同耳。”這句實際上本不是簡文的正文,而是纂集者或抄手在“仲尼曰:敓(說→悅)不敓(說→悅),恆侮人”條下加的一句說明性質的話,意思是這是仲尼責備“逆”的言辭,所謂“逆”應該是指悖逆於道德禮儀的不好行為,就象“說不說,恆侮人”這種行為就是。全篇其他地方再沒有類似的話了,可見此爲綴語而非正文。所以,將“逆”字讀爲“語”並將“耑逆”釋為“論語”、“端(正)語”、“微言”之類恐怕都是不可信的。
“僕快周恆”四字更是後加的閒話,不僅非正文,也與“仲尼之諯逆也”不連屬,不能結合理解。
筆者在4#、5#和52#對“仲尼之耑語也”的說法都不確,自當放棄。
發表於 2022-9-2 21:41 | 顯示全部樓層
藤本思源 發表於 2022-4-18 14:51
安大簡《仲尼曰》簡1“厚”字应是“厚生”的合文,类似写法可参看信阳简2-8“厚奉”合文。这样处理,上下句 ...

做“厚生”講,意義上如何說解呢?“華繁而實厚生”,花開的繁,而果實順應自然生長???似乎意義上解釋不通!
發表於 2022-9-2 21:52 | 顯示全部樓層
潘灯 發表於 2022-8-30 21:17
堇或可讀“慬”,煩惱。“汝幸,汝有過,人不堇汝,汝能自改。”蓋謂“你希望你有過失,別人不煩你,你能 ...

相比較而言,史杰鵬與吳銘兄的說法:廑,隱藏講,恐更好些。
發表於 2022-9-3 00: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2-9-3 00:29 編輯

簡1:中(仲)尼曰:芋(華)蘩(繁)而實厚,天;言多而行不足,人。 按:其中的“厚”整理者所釋無誤,只是將此字形隸定爲上后下土,並不很準確。從字形上看此“厚”字是上石下生的寫法,楚簡文字的“厚”本是上石下主,即從石主聲,其所從之“主”訛變極多,或如“屰”、或如“毛”、或如“丰”等不一,清華簡五《厚父》簡13背所寫的“厚”字寫法比本簡的“厚”字只少了最下面的一橫筆,故本簡中“厚”下所從的“生”應該是“主”、“土”的合體,從土的寫法大概受了燕系文字從土寫法的影響(見下圖)。
對於“華繁而實厚”句,整理者已經指出相當於傳世文獻中的“華繁而實寡”或“華多實少”,因此激流震川2.0先生認為書手很可能在抄寫中漏抄了一個“不”字,當作“芋(華)蘩(繁)而實[不]厚,天”(見6#),此說最為允當。“厚”有“多”、“稠密”的含義,“不厚”即“寡”、“少”也。本篇的抄手比較粗率,抄錯的地方不止這一處。果樹都是開花多結果少,古人觀察到這一現象,故此二句意思就是:開花繁多而結果不多,是自然現象;說話很多而行動不夠,是人為現象。


厚.png
發表於 2022-9-4 17:08 | 顯示全部樓層
王寧 發表於 2022-8-29 16:17
簡8-9:中(仲)尼曰:管中(仲)善=(善,善)才(哉),老訖。
按:此條整理者作了大量的注釋,仍覺不安 ...

    王寧先生所言大致不誤,讀為“管仲善言哉”甚好,“老訖”理解為“老而訖”也是正確的,但將“訖”讀為“忔”似不妥。
    古人有“養老乞言”之禮。《禮記•文王世子》:“凡祭與養老乞言合語之禮, 皆小樂正詔之於東序。”鄭玄注: “養老乞言, 養老人之賢者,因從乞善言可行者也。”簡文“老而訖”疑讀為“老而乞言”,“訖”一字當“乞言”二字用,指管仲老而被桓公乞言。《韓非子·十過》載:“管仲老,不能用事,休居於家。桓公從而問之曰:……”然後管仲一一評論鮑叔牙、豎刁、衛公子開方、易牙、隰朋等人。
    簡文所言,可能就是指管仲對桓公所說的這些話說得很对。
發表於 2022-9-4 20:57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2+13“務言而惰行,雖言不聽;務行伐功,雖勞不聞。”整理者注釋指出:“此條簡文與《墨子·脩身》:‘務言而緩行,雖辯必不聽;多力而伐功,雖勞必不圖。’句意相似。”兩相比較,“雖”字後的內容應該都是對言行的某種形容,《墨子》的“務言而緩行,雖辯必不聽”,“辯”是形容“言”的,即動聽之意。此句指光顧著說而不去行,即便說得再動聽也不會被接受。這樣看來,安大簡的“雖言不聽”的“言”字或許有可能是“善”字的訛誤,原文當作“務言而惰行,雖善不聽;務行伐功,雖勞不聞。”
發表於 2022-9-5 10:41 | 顯示全部樓層
《仲尼曰》“顛沛”之“沛”,簡文作“辶番”,對瞭解“顛沛”一詞的語源很有作用。“辶番”就是“奔波”的“波”、“播遷”之“播”的本字,指四處奔逃。(可參看《說古書中跟“波”、“播”相關的幾個問題》,載《歷史語言學研究》第十三輯,北京:商務印書館,2019)“顛沛”又作“顛跋”,“沛”、“跋”都是“辶番”的假借字。後人因不明“顛沛”之“沛”、“跋”的跟“奔波”、“播遷”的“波”、“播”是一回事,故始終沒有弄清“顛沛”之“沛”、“顛跋”之“跋”的原義,各種說法恐怕都有問題。段注改“跋,蹎跋”為“跋,蹎也”,大概也是不正确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3-4-2 04:32 , Processed in 0.03696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