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潘灯

[原创] 安大簡《曹沫之陳》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9-27 11:16 | 顯示全部樓層
质量复位 發表於 2022-9-18 13:16
讀爲“就”從用字上看確實要好一些,不過這個“就行”似乎可以理解爲“就列”,也就是“排好隊列”(參陳 ...

是的,“排好隊列”比較合適,“傷”“行”皆押陽部韵。
 樓主| 發表於 2022-10-7 17:04 | 顯示全部樓層
youren 發表於 2022-8-25 17:35
簡13「為和於邦如何」,所謂的「和」字字形特殊,左半从「人」形,與該書手其它的「和」字寫法不同,原整理 ...

所言極是。受下文“於”的影響是肯定的。書手當時可能直接想寫“於”,寫完兩筆,發現“於”前面還有“和”,于是又接著寫“和”,遂出現此種特殊之形。通過和上博簡《曹沫之陳》書風的對比,我們越發覺得,安大簡《曹沫之陳》應該是由一位還不太熟練的抄手而為,其筆畫粗細、起伏變化不大,字形明顯缺乏一般楚簡的靈動飄逸之感。簡中多處添字及訛誤寫法,還有部分簡背似練習的字跡,似乎都說明了這些。
發表於 2022-10-31 00:45 | 顯示全部樓層
如圖
微信图片_20221031004425.jpg
發表於 2022-11-8 13:53 | 顯示全部樓層
所列之璽印文字是晉系文字
螢幕截圖 2022-11-08 下午1.33.43.png
發表於 2022-11-18 15:11 | 顯示全部樓層
安大簡《曹沫之陳》簡34+35“其將帥既飤(食)”,“既”上博簡作“盡”,“飤”上博簡寫作从昜从刂之字,此字或即“傷”字異體。
從上下文義來看,似以安大簡的“將帥既食”更爲順暢,因而安大簡整理者懷疑上博簡从昜从刂之字乃是“飤”字之訛。
我們懷疑上博簡从昜从刂之字可以讀爲“𩞧”。《說文》:“𩞧,晝食也。从食、象聲。𩞃,𩞧或从傷省聲。”唐蘭先生在《論周昭王時代的青銅器銘刻》一文中曾對令鼎的“餳”字有所討論,其說謂:“餳,即𩞃字……這裡應該讀如餉或饟。《說文》:‘餉,饟也。’又‘周人謂餉爲饟。’𩞧𩞃兩字的音和饟正同。”據此,上博簡从昜从刂之字亦可讀爲“餉”或“饟”。相比於“𩞧”字,“餉”或“饟”在傳世文獻中更爲常見。《廣雅·釋詁》:“餉,食也。”上博簡的“盡餉/饟”即是“盡食”之意。《韓非子·外儲說左上》:“夫嬰兒相與戲也,以塵爲飯,以塗爲羹,以木爲胾,然至日晚必歸饟者,塵飯塗羹可以戲而不可食也”、“是故求其誠者,非歸餉也不可”,所謂“歸饟”、“歸餉”,即是回家吃飯,可證“盡餉/饟”之意。如此理解,或可將安大簡與上博簡的異文統一起來。
發表於 2022-12-1 17:42 | 顯示全部樓層
安大簡《曹沫之陳》簡34“以盤就行”(此句見上博簡《曹沫之陳》51上),“盤”應當讀爲“班”。“盤”在並母元部,“班”在幫母元部,古音極近。《史記·田敬仲完世家》:“子襄子盤代立相齊”,《索隱》:“盤,《系本》作班。”《墨子·公輸》載“公輸盤”事,其名或作“公輸般”(《戰國策》)、“公輸班”(《說文》“磑”下)。“班”指位次、等次。《儀禮·既夕禮》:“明日,以其班祔”,鄭玄注云:“班,次也”,孔穎達疏云:“謂昭穆之次第”。《左傳·定公四年》:“吳入郢,以班處宮”,杜預注云:“以尊卑班次,處楚王宮室”。《左傳》的“以班處宮”與簡文的“以盤(班)就行”語法全同,簡文意指按照班次就位於行列。
發表於 2022-12-30 20:3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小學生 於 2022-12-30 20:51 編輯

關於《安大二·曹沫》的「和」字
更正:此則作廢
螢幕截圖 2022-12-30 下午8.37.21.png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3-2-3 11:49 , Processed in 0.03619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