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潘灯

[原创] 荊州王家咀楚簡《孔子曰》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3-5-19 21:5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予一古人 於 2023-5-19 23:24 編輯

   《湖北荆州王家嘴M798出土戰國楚簡<孔子曰>概述》例五,網友“质量复位”及李天虹老師均指出類似記載也見於《禮記·雜記下》:“孔子曰:‘管仲鏤簋而朱紘,旅樹而反坫,山節而藻棁,賢大夫也,而難為上也。晏平仲祀其先人,豚肩不揜豆,賢大夫也,而難為下也。君子上不僭上,下不偪下。’”
    愚案:此記載亦可參見《韓非子•外儲説左下》:“管仲相齊,曰:‘臣貴矣,然而臣貧。’桓公曰:‘使子有三歸之家。’曰:‘臣富矣,然而臣卑。’桓公使立於高、國之上。曰:‘臣尊矣,然而臣疏。’乃立爲仲父。孔子聞而非之曰:‘泰侈偪上。’一曰:管仲父出,朱蓋青衣,置鼓而歸,庭有陳鼎,家有三歸。孔子曰:‘良大夫也,其侈偪上。’”
發表於 2023-5-20 15:4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质量复位 於 2023-5-20 21:59 編輯

“[穴+隹](鴥)”可讀爲“矞”。白一平、沙加爾二位先生將穴、遹的上古音分别構擬爲*[ɢ]ʷˤi[t]、*ɢʷi[t]。“穴”與“遹”古音極近,“鴥”从穴聲,“遹”从矞聲,“鴥”當可讀爲“矞”。再者,戴侗説:“‘鴥’,亦通作‘矞’。”(《六書故》2012P426)
王家嘴《孔子曰》:“豚肩不矞豆。”其中的“矞”可訓爲“溢出”。《説文》㕯部:“矞,滿有所出也。”簡文“豚肩不矞豆”是説豬肘不超出豆。
蔡侯申鐘、鎛:“左右楚王,矞矞豫政,天命是將。”其中的“矞矞”可能指“驚懼貌”,形容“豫政”時小心謹慎的樣子。《集韻》質韻:“矞,驚遽皃。或作‘獝’。”《禮記·禮運》:“鳳以爲畜,故鳥不獝(矞)。”阮元校勘記:“錢大昕云:‘獝爲鳥飛,不應從犬旁。《釋文》獝本作矞。俗本從犬者误也。’”[穴+隹]”从“隹(鳥)”,“鳥不矞”的主語也是“鳥”,二者當有關。傳世古書中常見心懷戒懼謹慎從事的表述,如《詩•小雅•小旻》:“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書•虞書•皋陶謨》:“無教逸欲有邦,兢兢業業,一日二日萬幾。”其中的“戰戰兢兢”指恐懼戒慎貌,“兢兢業業”指謹慎戒懼。可以參考。
發表於 2023-5-20 16:00 | 顯示全部樓層
《孔子曰》从穴从隹之字,今本對應之字作“揜”。頗疑此字來自於殷卜辭从“亼”从“隹”、用爲“陰”的字。其字上所从本類倒口形,當即“冃”(與金文“曼”字所从“冃”亦相合),表冒覆,全字取“掩蓋/掩取禽鳥”意,或即“揜(掩)”的象形初文,卜辭用爲“陰”(“陰”“掩”聲韻俱近。又表示陰晦的“陰”“暗”“晻”等字古音相近,當有同源關係,王力《同源字典》即持此觀點)。卜辭有的“陰”字上方寫作標準“亼”形,舊說以爲“今”聲,似可理解爲聲化。至於此字戰國文字爲何从“穴”,或是受到从穴之“弇”字的影響,也可能與“弇”字有平行演化關係。如此字確可讀“揜”,則蔡侯鐘“△△豫政”之辭例不妨讀“嚴嚴/儼儼”。
發表於 2023-5-20 16:29 | 顯示全部樓層
《孔子曰》“老者有所歸,壯者有所察,少者有所倀”一句,與今《禮運》對應之段落語境文字均有不同。疑原讀“察”之字當讀爲“際”,謂“交接”;“倀”當讀“黨”,謂“親比”(上博《曹沫之陳》35“毋倀于父兄”之“倀”即讀“黨”)。此三句是講人在不同階段與人接觸之形式自有不同。老者既衰,須有所歸依憑附;壯者須有上下之交接際會(儒家頗重交際之事);少者尚幼,須有所親比。“少者有所黨”非謂“結黨”,而是強調弟子應“親仁”之意。《荀子·非相》:“法先王,順禮義,黨學者。”意可相參。
發表於 2023-5-21 10: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质量复位 於 2023-5-21 12:53 編輯
质量复位 發表於 2023-5-20 15:48
“[穴+隹](鴥)”可讀爲“矞”。白一平、沙加爾二位先生將穴、遹的上古音分别構擬爲*[ɢ]ʷˤi[t]、*ɢʷi ...

叔夷鐘、鎛:“肅肅義政,齊侯左右。”
[素+命]鎛:“肅肅義政,保吾子姓。”
“肅”也有戒惧的意思。《説文》*聿部:“肅,持事振敬也。从*聿在𣶒上,戰戰兢兢也。”亦可參考。“義”可讀爲“議”,“議政”指謀議政事。
 樓主| 發表於 2023-5-22 10:4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潘灯 於 2023-5-22 11:10 編輯

古(楚)文字當中,歸、遺區別明顯。竊以為,它們的主要區別在于,歸的右上角類似于“彐”形,實為掃帚之形。而“遺”的右上角為兩手中間夾一豎形。由此看,簡843中整理者讀為“䢜(饋)”之字,可信。字中“少”,蓋是受“遺”之影響,類化所致,釋“遺”可疑。
 樓主| 發表於 2023-5-22 11:06 | 顯示全部樓層
關于簡44中“焅”之字,44樓tuonan先生,慧眼識真,釋“灶/竈”,訓“致”,大體可信。我們之前說辭作廢。除先生所舉之例,清八《八氣》簡5當中的[宀火告]、上七《吳命》簡1當中的[穴告火]亦可為證,此字實為上舉兩形之省宀或穴,當為“竃(灶)”所從之聲符。徑釋“竃”還值得商榷,因為楚系文字中,“竃”均從“宀”或“穴”。但此字與告或灶音相同(近)是肯定的。
 樓主| 發表於 2023-5-22 11:3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潘灯 於 2023-5-22 17:43 編輯

簡37“[穴隹]”,今本對應“揜”,“豚肩不(穴+隹)梪”,本言齊晏平仲在祭祀祖先時,只用一只豬腿,小得遮蔽不了梪口沿,以示節儉。簡本[穴隹]與“揜”當為義近之字,互為異體的可能性很小。[穴隹]有無可能是由“雈”或“雚”訛變而來。望山簡1“雚”隸作[亼吅隹]上下組合之形,與53樓chupu討論的卜辭中从“亼”从“隹”讀為“陰”之字,從字形上看似有相通之處。古文字中,亼、宀、穴作字頭均有覆蓋之意,字中“穴”當作義符,若“隹”作聲符,字有無可能是“堆”的異體?從穴之字,有時也添加義符“土”,如“穴”即可在下增“土”。此字究竟作何解,尚有待深究。
 樓主| 發表於 2023-5-23 21:2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潘灯 於 2023-5-24 07:42 編輯

望山簡13中有上隹下土之“堆”字。今查古文“堆”字,有上從“宀(广)”,下從“隹”之形,隸作“寉”。楚文字中,宀、穴作義符時,可互換。如竃、竆、窀等字“穴”部即可換作“宀”,故我們把[穴隹]釋作“寉”,從字理上也說得過去。“豚肩不[穴隹(寉-堆)梪]”,豬腿沒有堆出梪沿,也就是沒有超出梪沿的意思。
發表於 2023-5-24 10:27 | 顯示全部樓層
质量复位 發表於 2023-5-10 21:48
此説可從。我之前也懷疑該字从“牙”,可能是“迓”。該字所从“牙”旁的寫法也見於三晉璽印,如《古璽彙 ...

該字從牙,從止,非“迓”字異體,乃楚文字“舉”字省體,字形可參郭店《性自命出》簡16、38、60,舉詐即行詐,詐騙別人。《論語・子罕》:子疾病,子路使門人爲臣。病間,曰:“久矣哉,由之行詐也。無臣而爲有臣,吾誰欺?欺天乎?”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2-26 06:16 , Processed in 0.036710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