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潘灯

清華簡《參不韋》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12-24 13:36 | 顯示全部樓層
6.簡76:啟,內有亂悳(德),是胃(謂)外雚。外有亂悳(德),是胃(謂)內嚾。

    原整理者將“雚”“嚾”讀爲“歡”。“歡”爲歡樂、喜樂之義,與簡文之義似不諧?

    今按:我們懷疑“雚”“嚾”當讀爲“權”,訓釋爲權勢(邦國政權)。“內有亂悳(德),是胃(謂)外雚(權)”,意謂夏啟若是邦家內部有荒亂之德,則權勢(邦國政權)將外移至於其所管轄的衆邦國。“外有亂悳(德),是胃(謂)內嚾(權)”,情況相反。如此理解,似可講通簡文。
發表於 2022-12-24 13:38 | 顯示全部樓層
7.簡79:乃旨(稽)𠁁(逗)罰戮,是胃(謂)內攘,以自敘也。

    簡79“旨𠁁罰戮”,原整理者將“稽”讀爲“稽”,引《説文》訓爲“留止”;將“𠁁”讀爲“鬭”,對其含義未加訓釋。

    今按:若如原整理者的理解思路,我們懷疑“旨𠁁”當讀爲“稽逗”。“稽”爲“留止”之義;“逗”亦是逗留、留止之義。“稽逗”爲同義連用。中古文獻有“督其稽逗”之語,可以參考。
發表於 2022-12-24 13:40 | 顯示全部樓層
8.【11】簡114:啟,不(丕)隹(唯)天之[爻戈] (惠)。

    簡114:“啟,不(丕)隹(唯)天之[爻戈] 。”原整理者將“[爻戈]”看作從爻聲,讀爲“表”,訓爲表率。

    今按:上面已有學者指出,將“[爻戈]”看作從爻聲,不符合對此戰國文字構形的一般認識。證據表明,此字古音當屬於月部。“[爻戈]”在此處簡文中或當讀爲“惠”。“丕唯天之惠”與上文“丕唯天之德”正相對應。
發表於 2022-12-24 13:41 | 顯示全部樓層
9,【12】簡118-119:剛虐猛【118】則㯃(窒/躓)

    簡118-119“剛虐猛則㯃”,原整理者將“㯃”讀爲“恣”,訓釋爲“縱也”。

    今按:“恣縱”之義,從語感上來講,屬於主觀上的不良行爲。而此處簡文所列舉的,如“毀”、“丘(咎)”、“內憂”、“乖”、“烕(滅)光”、“絶行”、“惑”、“亂”,顯然都是客觀上所造成的不良後果。因此,將“㯃”讀爲“恣”似不妥。
    我們懷疑,“㯃”當讀爲“窒”若“躓”。“窒”爲窒塞不通之義,“躓”爲顛躓、倒仆、躓礙不進之義,引申指事情有障礙而進行得不順利,二者當屬於同源詞。簡文“剛虐猛則㯃(窒/躓)”,意謂若是行事一味使用强硬、殘暴、嚴酷的手段,就會導致事情窒塞不通。“剛則窒(躓)”“猛則躓”等表述,後世文獻多見,可爲參考。
 樓主| 發表於 2022-12-24 17:02 | 顯示全部樓層
簡76:啟,內有亂悳(德),是胃(謂)外雚。外有亂悳(德),是胃(謂)內嚾。

    原整理者將“雚”“嚾”讀爲“歡”。171樓汗天山先生疑“雚”“嚾”讀“權”。我們認為,雚與嚾或可讀“患”。《古字通假字典》158頁、159頁列出“脘與患”“莞與雚”“梡與患”互通,可知典籍中雚與患音可通。“內有亂悳(德),是胃(謂)外雚(患)。外有亂悳(德),是胃(謂)內嚾(患)”。文從字順,音義似無大礙。
 樓主| 發表於 2022-12-24 18:19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14:“啟,不(丕)隹(唯)天之[爻戈] 。”原整理者將“[爻戈]”讀爲“表”,訓爲表率。從目前从爻(或省作乂)从戈之字來看,如上四昭王簡9、清十一五紀簡121中的[爻戈日],清十一五紀簡90中的[乂戈日],字中“日”當為羨符,學界一般釋讀為“暴、衛、慧、標、表”等,《參不韋》中把[爻戈]讀“表”也應是受其影響。“丕唯天之[爻戈]”,此句似可與《毛公鼎》“丕巩先王配命,[民又]天疾畏”之句相參。[爻戈]或可讀“威”或“畏”,威與畏古音均影紐微部,“衛”匣紐月部,影匣鄰紐,微月陰入對轉,[爻戈]讀畏或威的可能性還是有的。
 樓主| 發表於 2022-12-24 18: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潘灯 於 2022-12-24 19:21 編輯

簡25、123中的[大能]之字,我們還是偏向于釋“熊”。此字與新蔡零簡2中的[大能]如出一轍,與清七晉簡6中的“熊”實為一字之異。能上部的“大”,實為内外两个“厂”(橫豎橫豎)形的變異,此“熊”或可讀“雄”,典籍中熊可通“雄”。“熊盟”蓋即“雄明”,英明也。
 樓主| 發表於 2022-12-24 18: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潘灯 於 2022-12-24 19:59 編輯

簡79:乃旨(稽)𠁁(鬬)罰戮,是胃(謂)內攘,以自敘也。其“旨𠁁”二字,或可讀“詣鬬”,指去戰斗。“罰戮”當讀“伐戮”。罰可通伐,參《古字通假會典》656頁。“旨(詣)𠁁(鬬)罰(伐)戮,是胃(謂)內攘,以自敘也。”,全句意謂去戰斗伐戮,止息內亂,以自除也。
 樓主| 發表於 2022-12-26 22: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潘灯 於 2022-12-27 10:29 編輯

簡2:以泆戲自萈(讙)自亂。
句中“萈”,整理者讀爲「讙」,喧囂。今細審“萈”字,釋讀可疑。我們覺得此字與楚簡當中常見之“蔑”字有關,簡文或即“蔑”字省“戈”之形,還是讀“蔑”,“自蔑”或謂自己輕視自己,即自暴自棄。清七越簡49、清八邦道簡12中的“蔑”,左部所從即與原文接近,左下亦從“人”。清二繫簡131中的“蔑”,“人”部內多二撇,似“勿”。可見“蔑”字左下從“人”或從“勿”形區別不大。原文中“人”形右部的兩斜點,或為飾筆,或即“勿”形兩撇的變形移位。類似的變化方式,如安大《詩經》簡51與簡53中的“[鳥交]”,其中“鳥”旁下部二橫,居左居右均可。
發表於 2022-12-27 12:26 | 顯示全部樓層
“[爻戈]”(下用A代)與“[爻日戈]”(下用B代)字的讀法問題。
A是“衛”之異體,《周易•大畜•九三》“曰閑輿衛”的“衛”上博簡本作A,清華十《四告》簡18“乃建侯設A(衛)”,又《行稱》簡6-7“吝于小子、徒A(衛)”,都是最為明確的用例。上博四《交交鳴烏》、上博六《用曰》簡6也均用為“衛”,它左旁所從的“爻”大概即“棥”的省形,或者說是樊籬的象形,樊籬加戈,會防衛、守衛之意,與卦爻之“爻”無關;其非形聲字,亦不得認為是從“爻”聲;若必謂其為形聲字,亦當分析為從戈棥省聲,月元對轉之故。
《參不韋》簡114“啟,不(丕)隹(唯)天之A”當作“啟,丕唯天之衛”,“衛”或是嘉美之意,《爾雅•釋詁》:“衛、蹶、假,嘉也。”邢疏:“謂嘉美也。”“衛”、“蹶”、“假”、“嘉”都是音近義同的字,“天之衛”即“天之美”(汗天山先生在174#讀A爲“惠”,古訓“仁”、“恩”、“愛”於文意亦通)。上博四《逸詩•交交鳴烏》簡四“君子相好,以自為A”,“A”與“貝”(月部)為韻,亦可證其不得讀“暴”、“標”之類音。整理者馬承源先生讀“慧”,以為“敏”、“智”之意是合適的,當然直接作“衛”訓“嘉美”於詩意也可通講。上博六《用曰》簡六“凡龏(恭)人,非人是龏(恭),厥身是A”,“A”字整理者張光裕先生讀“衛”,但沒作解釋,此恐亦是“嘉美”義。
B字是從日A聲,亦即從“衛”聲,當是“熭”字,《說文》訓“㬥乾也”,段注:“乾音干。《賈誼傳》曰:‘日中必熭’,顏之推云:‘此語出大公《六韜》,言日中時必須㬥曬,不爾者失其時也。㬥與㬥疾字異。”《玉篇》作“曝乾也”,義蓋同“㬥(曝)”,上博四《昭王與龔之脽》“楚邦之良臣所B骨”,整理者陳佩芬女士讀“B”為“慧”,在文中講不通,似即用“熭”之本義,陳劍先生將“B骨”理解為“暴(曝)骨”於文意是對的,但認為“B”即“暴(曝)”之異體則可商(參看陳劍《戰國竹書論集》,第127頁)。在其它簡文中仍當讀“衛”或與之音同音近之字。如清華十一《五紀》簡90在說了根據身體各部位確定度量單位後說“B躳唯度”,B整理者讀“標”,疑當讀“衛躳唯度”,“衛躳”即“衛身”;《五紀》簡121“B勿六官六府、五刑五音”,“B勿”整理者讀“衛勉”,古代的官府是用來儲藏財富的,疑當讀“衛物”為是。
上說雖不敢必,然略可知A、B二字讀“衛”、“慧”、“惠”之類從讀音上說均近之,讀“暴”、“表”、“標”之類恐均可信度不高。此二字仍需進一步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2-26 02:29 , Processed in 0.04644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