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潘灯

清華簡《參不韋》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12-5 21:2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uonan 於 2022-12-5 22:05 編輯

簡2—3:帝乃命【2】參不韋揆天之中,秉百神之幾,[番+攵][艹+外+言]百堇(限)【3】
簡47:[番+攵][艹外言]乃過而[罒冥](密/謐/宓)之
簡61—62:萬民【61】唯自[番+攵]自[艹+外+口],以情告【62】。

《國語·晉語七》:“國君好艾,大夫殆;好內,適子殆。”韋昭注:“艾當爲外,聲相似而誤也。”裘錫圭先生考三孔布面文地名“上[艹外]”爲見於《漢書·地理志》的“上艾”(《戰國貨幣考(十二篇)》)。

所以“[艹外言]”也有讀作“艾”、訓治的可能。尤其是簡62“自[艹+外+口]”讀為“自艾”,殆即“自怨自艾”之“自艾”。《孟子·萬章上》:“三年,太甲悔過,自怨自艾,於桐處仁遷義,三年,以聽伊尹之訓己也,復歸於亳。”趙岐注:“艾,治也。”字或作“䢃/乂/刈/㣻”。




至於“[番+攵]”,則仍可讀為“辦/辨”,訓正、治、理。《說文》:[+从廾釆聲。釆,古文辦字。


發表於 2022-12-5 22: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人已在48楼指出该问题,谢谢你的好意提醒
發表於 2022-12-5 22:53 | 顯示全部樓層
簡55“睪(澤)田御水乃水[雨旱],陵田御 [雨旱]乃遺”,我們給出兩種可能的意見:1、本句讀為“睪(澤)田御水乃水[雨旱](悍),陵田御 [雨旱](旱)乃<水>遺(匱)”,語譯為:澤田抵禦水災然而水卻很湍急,陵田抵禦旱災,水卻很匱乏。後一句省略“水”字。  2、本句讀為“睪(澤)田御水乃水[雨旱](悍),陵田御 [雨旱](悍)乃遺(潰)”,後一句語譯為“陵田抵禦湍急的流水卻崩潰(泥石流)”。我們以為第二種的可能性更大一些,[雨旱]字在一句話中,有兩種讀法的可能性相對較小。前後均讀為“悍”,前者表示水流之湍急,後者代指湍急的流水。
發表於 2022-12-5 23: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2-12-6 12:00 編輯

簡5:聽五音唯均,顯五色唯文:按:“顯”字所釋恐不可據。此字右旁為“欠”,左旁上“魚”下“目”,疑是“鰥”之古文“𩶊”(見《集韻》)字異構,此字或當分析為從欠鰥聲,即《說文》“㱎”字,音古渾切,而“鰥”有公渾、古頑二切,蓋以文、元旁轉相近之故。簡文字形可能是用為“歡”之異體,簡文中讀為“觀”,“歡”、“觀”是通假字(見《古字通假會典》第163頁。)“觀五色”比“顯五色”文意順暢。《孫子兵法·兵勢》:“聲不過五,五聲之變,不可勝聽也。色不過五,五色之變,不可勝觀也。”可參看。
發表於 2022-12-5 23:4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uonan 於 2022-12-6 00:12 編輯

簡8—9:士修邦之寇盜、爽亂、不周、夭甬、[阝於]言、【8】夭(妖)亂之禁。司寇修殘賊、殺伐、仇讎、間諜及水火【9】
簡119:夭甬、[阝於]言、夭雚(讙)則亂

“夭甬”,前面我們讀為“囂訟”。但是對比下面幾段話:
《越公其事》簡55—56:……服飾、群物品采之愆于故常,及風音誦詩歌謡【55】之非越常律,夷訏蠻吳,乃趣取戮【56】

《子產》簡22—23:乃禁辛道、爽語、虛言、亡實,乃禁……【22】飾美宮室衣裘……

《成人》簡13:邦器不故,五飾不度,無型;五歌不典,迵(誦)謠無節,一短一長,無型。

可知“囂訟”的讀法可信度不大。此改讀爲“妖誦”。《漢書》:“古之大夫,服儒衣,誦不祥之辭,作妖言欲亂制度,不道。”可參。至於“[阝於]言”,如果與《子產》那些話比較,可如“质量复位”先生讀“訏言”(30樓),或從整理者讀“誣言”。因為簡119辭例中,既然“妖誦”是定中結構,那麼後面“夭雚(讙)”的“妖”也應該是修飾性成分,即妖異的、非常的、無節的、不度的,中間的“[阝於]言”大概也是定中結構。但是,根據《周禮》“禁嘂呼歎嗚於國中者”,我們讀爲“嗚/歍”還不能完全排除。

簡116:毋甬夭雚以自沮

在65樓做的解釋自然也不對,仍應從整理者讀為“毋用妖雚(讙)以自沮”;或者,也可以把“甬”讀為“誦”。
發表於 2022-12-6 09:20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18“{丙丙口攴}”原讀“猛”,實應釋“更”,讀“梗”訓猛。“{弓口二}虎{丙丙口攴}”可讀“強虐梗”。《迺命二》簡10-11“{弓口二}{木丙口}”之“{木丙口}”也是“丙丙”省聲,與上博簡《三德》“{木丙丙口}(更)旦”(程少軒先生釋)之“{木丙丙}”是一字,應釋“梗”,原讀“剛猛”,今改讀為“強梗”。該字與可讀為“猛”的“{丙口犬}”(郭店《老甲》33)、“{丙口心}”(上博《從政》8)、“{丙口皿}”(清華《治邦之道》1)等非省聲字不同。
發表於 2022-12-6 11:48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2“啟,唯昔方有洪,不用五則,不行五行,不聽五音,不章五色,[不]食五味,以泆戲自萈(讙)自亂,用作無刑。”按“自讙”恐係不辭,疑“萈”當讀“滿”,與《四時》所見“{氵萈}(滿)溢”之“{氵萈}”有關。“自萈”即“自滿”,和前文“泆戲”呼應。清華簡《芮良夫》4“{囗馬}(滿)盈、康戲,不知𧄯告”。何景成(2014)認為從“馬”是從“萈”變來。
發表於 2022-12-6 19:20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4—15:“師[目+辛]〈暴〉(覒)則,定后之德,典尚音古【14】律毋淫【15】”

整理者解釋作“遠古遺留下來的音律”。按:顯然當讀“尚(常)音古(故)筆(律)”。

參下面例子自明:
《越公其事》簡55—56:……服飾、群物品采之愆于故常,及風音誦詩歌謡【55】之非越常律【56】
《成人》簡13:邦器不故,五飾不度,無型;五歌不典,迵(誦)謠無節,一短一長,無型。
《廼命一》簡12“尚(常)聿(律)”
發表於 2022-12-6 21:16 | 顯示全部樓層
112有不識字“△”,文例為“參不韋曰:啟,△監天則,毋懈弗敬”,報告疑釋“湄(靡)”或“演(寅)”,又讀“監”為“濫”。按通篇“監”皆如字解,如簡32-33“參不韋曰:啟,乃監天罰”又簡44:“啟,毋虞恭恪,監天之機略。”結合殘存字形推斷,“△”是從水從脠之字,可釋為“涎”,或讀“誕”,作句首語氣詞,多見於金文;或讀“延”,指長久。《國語·魯語》有“長監於世”“永監”之類語。清華簡《說命下》2-3“弼永脠(延)作余一人。”

2

2

1

1
發表於 2022-12-6 23: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uonan 於 2022-12-6 23:51 編輯

簡36—38:啟,象天則以乍(作)刑,……天亡常刑,刑或剛或柔,或輕或重,……啟,乃稱而邑及而家,以乍(作)刑則。

本篇“刑”都是典、型、法的意思(今天作“型”),“常刑”“刑則”是近義複詞。這段話的內容主題是講“象天則以乍(作)刑”,讓啟效法天則去做刑、則。中間的“天亡常則”放在這裡無法講通,顯然當爲“天乍(作)常則”之誤。

又,57“節罰五作,民刑五亡乍(作)”,前面56號簡還有“五物五作”,疑“民刑五亡乍(作)”的“亡”爲誤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2-21 12:41 , Processed in 0.03908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