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33857|回復: 81

张家山汉墓竹简(336号墓)《汉律十六章》初读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3-3-13 16: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圈圈 於 2023-3-13 17:05 編輯

《囚律》简150云:“爵五大夫、吏六百石以上及宦皇帝而智(知)名者有罪当盗戒(械)者颂繫,官府令人善司。”
疑此条律文的句读可调整为:“爵五大夫、吏六百石以上及宦皇帝而智(知)名者有罪,当盗戒(械)者颂繫官府,令人善司。”
其中“官府”或为此类犯人颂繫的场所。《汉书·惠帝纪》有相似的记录,如淳云“颂者容也,言见宽容,但处曹吏舍,不入狴牢也”,“处曹吏舍”描述的正是这类犯人的关押地点,与简文的“官府”对应。
 樓主| 發表於 2023-3-14 08:53 | 顯示全部樓層
《囚律》简160-161云:黥罪人其大半寸,劓羡半寸。牢工、刑人不中律六分寸一以上,笞二百;其诈弗刑,黥为城旦,而皆复刑之,令中律。官啬夫、吏弗阅,阅弗得,以鞫狱故纵论之,令、丞、令史弗得,罚金各一斤。

本条涉及肉刑黥、劓具体行刑标准及其核验规定。简文两处提及“阅”,整理者引《左传》襄公九年的记载及杜注,将其理解为“数也”,即查点、计算一类的含义。结合律文来看,这里官啬夫、吏需要去核验的内容为是否行刑,以及行刑的程度是否中律。从更准确的角度来说,应将“阅”理解为考察、核验等含义,《韩非子·主道》“知其言以往,勿变勿更,以参合阅焉”,可参看。
 樓主| 發表於 2023-3-14 09:36 | 顯示全部樓層
《囚律》简175云:城旦舂、鬼薪白【粲、隶臣】妾之系城旦舂居罚、赎、责(债),皆将司之。

本条律文规定需要将司的刑徒种类,涉及城旦舂、鬼薪白粲、隶臣妾三类刑徒,其中隶臣妾又可细分为两小类,一类为隶臣妾之系城旦舂,一类为隶臣妾居罚赎责(债),此处“居罚赎债”应是秦简所见“居赀赎债”在汉代的延续,可作为一个专称来理解。里耶秦简9-2294中记录有司空的徒作簿,其中涉及的刑徒分男女记录,男性刑徒有城旦、鬼薪、隶臣系城旦、隶臣居赀;女性刑徒有舂、白粲、隶妾系舂、隶妾居赀,可与本简参看。如此,可将本简的句读调整为:城旦舂、鬼薪白【粲、隶臣】妾之系城旦舂、居罚赎责(债),皆将司之。
 樓主| 發表於 2023-3-14 10:17 | 顯示全部樓層
《囚律》简173-174云:以兵刃、索绳、它物可以自杀者予囚,囚以自杀、伤若即以杀、伤囚,予者黥为城旦舂,守囚弗觉智(知),牢门、门者弗得,皆耐;牢监赎【耐】,□□□吏、令、丞、令史罚金各四两。(简文句读在原释文的基础上略有调整)

整理者已指出该条律文可与《居延新简》EPSET2:100的记载参看,说明此条律后来有修订,居延新简将“黥为城旦舂”修改为“髡为城旦舂”,明显应是文帝刑制改革后的律条抄本。
本条《囚律》提及的相关制度,还可与走马楼西汉简所见的狱政文书参看(见李均明、宋少华《长沙走马楼西汉狱政资料的整理与考证》,《出土文献研究》第18辑),其中走马楼西汉简多次提及“牢狱门”“狱门”,其看守者可以是亭长,疑为《囚律》所见的“牢门”;走马楼西汉简还有“扩门佐”的记载,尚难确定其与《囚律》门者之间是否存在对应。
發表於 2023-3-15 18:1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鴈行 於 2023-3-15 18:57 編輯

《朝律》中所謂「來賓」,審字形「來」實皆為「末」,即胡家草場簡《朝律》「末賓」(《選釋》頁55),當據訂正。

胡家草場朝律簡379

胡家草場朝律簡379
张家山336号墓朝律简348.png
發表於 2023-3-15 19:4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東潮 於 2023-3-15 19:50 編輯

一个字形意见如下:

mian.jpg

點評

此意見,周波先生《説張家山漢簡、懸泉漢簡律令中的“眄”》已釋。  發表於 2023-3-15 20:15
發表於 2023-3-15 21: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落叶扫秋风 於 2023-3-15 21:35 編輯

簡21的“鬭而以釰(刃)及金鐵鋭、錘、榫(椎)傷人”,“錘”字簡文實作“箠”,此處讀爲“錘”。《二年律令》簡27相同内容作“鬭而以釰(刃)及金鐵鋭、錘、榫(錐)傷人”,247竹簡整理者注“鋭”云:“鋭,《書·顧命》傳:‘矛屬也。’”按:兩批簡中的“鋭”,疑均當讀爲“棁”。眾所周知,兵器中的矛爲有刃之器,簡文前已言“以釰(刃)”,則其後文的“鋭”當非有刃器。《説文·木部》:“棁,木杖也。”《急就篇》卷三:“鐵錘檛杖棁柲杸”,顔師古注:“鐡錘,以鐡爲錘,若今之稱錘,亦可以擊人,故從兵器之例。張良所用擊秦副車即此物也。麤者曰檛,細者曰杖。棁,小棓也。今俗呼爲袖棁,言可藏於懷袖之中也。”律文所言之“金鐵鋭、錘、榫(椎)”可與《急就篇》的此處記録相合觀。用銅或鐵製作的棁,考古實物有見。如雲南個舊市黑螞井墓地M25:17-1銅棒,長約29.3cm(《個舊市黑螞井墓地第四次發掘報告》),適合手持。大葆台漢墓M1:41八棱兵器,鐵心外包銅,頂和柄端包銀,長48.5cm,考古學者推測是袖棁(《北京大葆台漢墓》)。
發表於 2023-3-15 22:11 | 顯示全部樓層
QQ截图20230315221044.jpg

點評

感覺327簡接在170簡後的可能性更大。  發表於 2023-3-16 14:25
發表於 2023-3-15 22:41 | 顯示全部樓層
簡28釋文中“皆臬(梟)其首市”,“梟”,可徑釋。《二年律令》簡34、《脈書》簡16、100有寫法相同之梟。也可參看《出土戰國文獻字詞集釋》“梟”字條。
發表於 2023-3-16 09:17 | 顯示全部樓層
《三三六·賊律》簡46“賊燔寺舍、民室屋、廬舍、積㝡(聚)”,《二年律令》“室屋廬舍”之間無頓號。按:當從《二年律令》句讀。前文“賊燔城、官府及縣官積㝡(聚),棄市”已說到“縣官積聚”,故此處當為民之積聚,“民室屋廬舍、積聚”即“民之室屋廬舍”和“民之積聚”。室、屋、廬、舍統言連用。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4-16 18:28 , Processed in 0.04106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