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圈圈

张家山汉墓竹简(336号墓)《汉律十六章》初读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3-3-16 22:08 | 顯示全部樓層
QQ截图20230316220655.jpg
發表於 2023-3-16 22: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angqiung 於 2023-3-17 10:06 編輯

《二年律令》93-98:
    鞫獄故縱、不直,及診、報、辟故弗窮審者,死罪,斬左止(趾)爲城旦,它各以其罪論之。其當𣪠(繫)城旦舂,作官府償日者,93 罰歲金八兩;不盈歲者,罰金四兩。94□□□□兩。購、沒入、負償,各以其直(值)數負之。其受賕者,駕(加)其罪二等。所臧(贓)罪重,以重者論之,亦駕(加)二等。其非故也,而失不95審,各以其贖論之。爵戍四歲及𣪠(繫)城旦舂六歲以上罪,罰金四兩。贖死、贖城旦舂鬼薪白粲、贖斬宮、贖劓黥,戍不盈96四歲,𣪠(繫)不盈六歲,及罰金一斤以上罪,罰金二兩。𣪠(繫)不盈三歲,贖耐、贖䙴(遷)、及不盈一斤以下罪,購、沒入、負償、償日作縣97官罪,罰金一兩。98
    李力先生、張家山漢簡研讀班等都曾指出《二年律令》95~98與93~94不屬於同一條律文。筆者亦曾說此處恐容不下“罪名項+罰金幾兩”的表述。據《三三六》93-99可知,《二年律令》95簡首當缺“笞罪罰金一”字,可據補。學界以前的意見是不正確的。又,簡95中“所予臧(贓)罪重”之“予”字,《三三六》作“受”,前面說到“其受賕者,加其罪二等”,故此處當是“受贓”,《三三六》“所受贓罪重”為是。
發表於 2023-3-16 22:43 | 顯示全部樓層
《捕律》簡214、215,整理者分別編號,釋文先後相次,圖版分置。按:兩枚簡紋路相近,似可遙綴。“賞如律”下即接“其捕告”,中間不缺字。
發表於 2023-3-17 08:19 | 顯示全部樓層
《賊律》48+49:失火延燔燒宮周衛、中殿、屋及亶(擅)觀休臺者,皆贖死,責(債)所燔;直(值)其行在所宮也,耐之;官嗇夫、吏【49】主者皆免,戍各二歲。

“中殿、屋”應即“中殿、中屋”之省。亶,整理者破讀爲“擅”,然而這條律文都是說失火之事,與擅觀無關。所以所謂的“亶觀休臺”,應斷讀爲“亶(壇)、觀、休臺”,休臺,疑指供休息之臺。“責”沒必要讀爲“債”,責,責求,責求被火燒之建筑的損失。
發表於 2023-3-17 08:48 | 顯示全部樓層
《賊律》52:它畜產相殺傷,共與之。
所謂的“與”字從圖版上看是“興”字,可釋爲“興〈與〉”。
發表於 2023-3-17 10: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落叶扫秋风 於 2023-3-17 12:15 編輯

簡270“上所爲錢、錢法(范)及諸其它”,注釋云:“錢法(范),錢模。”按:法,簡文作灋。灋本就有模、範一類意思,無需括注。《説文·𢊁部》:“灋,刑也。”段注:“㓝者,罰辠也。《易》曰:‘利用㓝人,以正法也。’引伸爲凡模範之偁。木部曰:‘模者,法也。’竹部曰:‘範者,法也。’土部曰:‘𡌒者,鑄器之法也。’”錢灋,也就是錢範。
簡278“毋遝(及)免、徙”,及,也可能是誤將訓釋括註。
發表於 2023-3-17 10: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angqiung 於 2023-3-17 21:01 編輯

《三三六》102釋文:
    上造、上造妻以上,及内孫、外孫、【耳】孫、玄孫有罪,其當刑及當爲城旦舂者,耐以爲鬼薪白粲。
該簡由兩枚殘簡遙綴拼合,中間補【耳】字。但看拼合後殘缺的空間,當不止1字。《二年律令》82簡釋文:
    上造、上造妻以上,及內公孫、外公孫、內公耳玄孫有罪,其當刑及當爲城旦舂者,耐以爲鬼薪白粲。
整理者已指出“內公耳玄孫”即內公耳孫、內公玄孫的合稱。對比《三三六》《二年律令》中的幾處表達,前者省去了“公”字,可知《三三六》原所釋“【耳】孫”其實應當是“【內耳】孫”。其中“內”字還包括後面的“玄孫”,因此“耳孫、玄孫”之間也當從《二年律令》不加頓號,作“【內耳】孫玄孫”。《二年律令》85簡有“呂宣王內孫、外孫、內耳孫玄孫”,其結構正與《三三六》此處相同,可參看。
又《三三六》315、316釋文中的“兄弟、季父、伯父之妻”中“季父、伯父”之間的頓號同上,亦當參《二年律令》刪去。

發表於 2023-3-17 10:43 | 顯示全部樓層
《具律》120:二千石官、二千石官丞謹掾,當論。
“掾”整理者從王偉《張家山漢簡〈二年律令〉雜考》(“簡帛”網,2021年3月12日)說,認爲是審核的意思。這種意義上的“掾”漢律出現次數甚多,王偉已舉很多例子。按,這些簡文中的“掾”都應讀爲“斷”,《周易》之彖,孔疏:“案褚氏、莊氏并云:彖,斷也。斷定一卦之義,所以名爲彖也。”即“掾”、“断”可通之证。
發表於 2023-3-17 10:5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angqiung 於 2023-3-17 11:02 編輯

《三三六》103簡釋文:
    諸侯王子、内孫、耳孫,徹侯子、内孫有罪如上造、上造妻以上 。
整理者已指出,對照《二年律令》,該律已刪除“呂宣王內孫、外孫、內耳孫玄孫”。“呂宣王”後世子孫有減罪優待,孫輩兼顧“內孫、外孫”,而到耳孫、玄孫則只包括“內”,恩澤不覆“外”。而諸侯王、徹侯之孫輩即只包括“內”而不覆“外”了,頗有對呂氏宗族子孫格外優待、高人一等的意味。可見,簡文中的“耳孫”次於“孫”當然也不覆“外”,故當連讀為“內孫耳孫”,指內孫、內耳孫。《二年律令》正如此,可從。
發表於 2023-3-17 11: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angqiung 於 2023-3-17 15:30 編輯

《二年律令》102簡釋文:
    縣道官守丞毋得斷獄及𤅊(讞)。相國、御史及二千石官所置守、叚(假)吏,若丞缺,令一尉爲守丞,皆得斷獄、𤅊(讞)。
《三三六》114-115有同樣的簡文,只是斷句稍有不同:
    縣道官守丞毋得斷獄及𤅊(讞)。相國、御史及二千石官所置守、叚(假)吏若丞缺,令一尉爲守丞,皆得斷獄、𤅊(讞)。
雖然《三三六》只是刪掉了“假吏,若丞缺”之間的逗號,但理解却大不相同。《三三六》的理解是將“丞缺”與前面的“相國、御史及二千石官所置守、假吏”並列,其謂語結構都是“令一尉爲守丞”,這顯然是不正確的。但《二年律令》的斷讀文意層次也不清楚,筆者認為應該斷讀為“相國、御史及二千石官所置守、叚(假)吏,若丞缺令一尉爲守丞,皆得斷獄、讞”,簡文是說①由相國、御史及二千石官所置的叚、守,②丞缺時由尉任守丞。這兩種情況下可以斷獄、讞。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2-29 14:03 , Processed in 0.03767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