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我来也

《北京大学藏秦简牍》初读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3-9-19 18:39 | 顯示全部樓層
簡55:□人門戶,文奇人忌。甘語益之,不知其久。

整理報告把文,理解為外表之裝飾。胡寧將之理解為文辭、辭令,並且將這句讀為“文期人惎”,即說話時揣摩人的心意。(胡寧:北大秦簡《教女》補釋九則,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7/11/17)在此基礎上有將下一句“甘語益之”理解為用甜言蜜語迎合別人。此說應不確。

我們也是將“文”理解為文辭。奇,奇邪不正。睡虎地秦簡《法律答問》:“擅興奇祠。貲二甲。可(何)如為奇?王室所當祠固有矣,擅有鬼立也為奇,它不為。”文奇,即文辭奇邪不正。簡文的意思是說,女子進入別人門戶,文辭奇邪不正,引得別人忌諱憎惡。從簡文來看,“□人門戶”中的人指鄰里。將“文”理解文辭,“文奇”與後面的“甘語”在語義上就能銜接起來了。



整句簡文的意思是說,不善女子進入他人門戶,說些奇邪不正的話,引人憎恨。然後又接著說些動聽的話,不知不覺就過了很久。所以後面簡文就說“旦而出鄰,即到於晦”。

《女誡•婦行》有這樣一段話:


擇辭而說,不道惡語,時然後言,不厭於人,是謂婦言。


“文奇人忌”即為“不道惡語”“不厭於人”的反面。

發表於 2023-9-19 21:2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uonan 於 2023-9-19 22:12 編輯

  《禹九策》簡100背“尊俎莪莪”
  整理者把“莪莪”讀爲“峨峨”,“指酒肉堆積如山”。

  79樓我們發言引到《廣雅》“鏘鏘,盛也”王念孫《疏證》:“美貌謂之將將。《魯頌·閟宮》篇:‘犧尊將將。’”這裡用“將將”狀寫“犧尊”。其實,《疏證》解釋“鏘鏘”的文字很長,其中還引到:“馬融《廣成頌》:‘峨峨磑磑,鏘鏘[山隹][山隹]。’”“峨峨”跟“鏘鏘”意思當近,所以“尊俎莪莪”讀爲“尊俎峨峨”是可信的,“峨峨”狀寫“尊俎”,與《閟宮》“犧尊將將”猶同。
  此外,《禹九策》後文簡84背“尊沮(俎)之室室”,“室室”的意思也必然與“將將”“峨峨”相近。整理者把“室室”讀爲“秩秩”,兩字固然音近,但通假的確切例子似尚付闕如。
  我們認為,“室室”有可能讀爲“闐闐”。第一,從通假上看沒有問題,參看白於藍《通假大系》1299頁。同批竹書《病方》篇184、183號簡背就有“傎”通假爲“膣”的例子。信陽楚簡“[石+至]”,據有關學者研究,表示的是鑲嵌金銀等爲裝飾的“[金+闐]”這個詞。第二,《廣雅》“鏘鏘,盛也”,跟“鏘鏘”一起被訓為“盛”的詞有二十多個,其中就有“闐闐”。詳細解釋參《疏證》。
發表於 2023-9-20 19:38 | 顯示全部樓層
《教女》簡57::臣亡去,妾去之逋

整理報告認為前一句“臣去亡”,疑是“臣去之亡”遺一之字。

在古書中,“去亡”一詞是很常見的,但“去之亡”似未出現過,“去之逋”也沒有出現過。如果我們承認該句中應補一個“之”字,那這個原因主要是為了襯字的需求,以符合該篇簡文整體為四字句的趨勢。如此,其中的“之”可作動詞解。“去之亡”、“去之逋”三個同義連詞連用。三個字同義連文這種語言現象則在古書中出現過。
發表於 2023-9-20 19:57 | 顯示全部樓層
簡55:旦而出鄰,即到於晦。

此處簡文“出”的用法較為罕見,表示到、臨。類似用法古書中出現過,如《漢書•霍光傳》:“築神道,被臨昭靈,南出承恩。”簡文中顯然是該用法。同簡前面表達類似說法的時候用的是“之”,如“不能清居,數之鄰里”。(由於出、之二字在秦漢簡中字形有近似之處,我們也考慮過是否存在訛誤的可能性。但是“出”有到、臨的用法,讀為本字即可。)

即,則。《史記•陳涉世家》:“且壯士不死則已,死即舉大名耳。”
發表於 2023-9-20 20:2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罗小虎 於 2023-9-20 23:17 編輯

《教女》簡57: 居處欲善,從吏無屠

整理報告在“屠”字後用括號標注“緒”字,但該如何解釋沒有說明。或許將“無緒”理解為常見的“沒有頭緒、沒有線索”等意。從意義上看,這樣解釋是可行的。唯一的問題在於,從目前的材料來看,“無緒”出現的時間較晚。如果承認這個釋讀,那麼“無緒”產生的時間就大大提前了。

我們認為該字或可讀為“圖”,屠、圖皆為定母魚部字。楚簡中的“圖”有一種寫法即從“者”得聲,與“屠”聲符相同。這是諧聲偏旁上的證據。圖,謀也。無圖,即沒有謀略計劃。這個解釋的不利之處在於“無圖”的說法古書似亦未見。但是“無謀”的說法是存在的:

《戰國策•齊策六》:“女無謀而嫁者,非吾種也,汙吾世矣。”

簡文的意思是說女子居處想要變好為善,做事情卻沒有謀略計劃。後面簡文似乎都可以看成其無謀的表現。
發表於 2023-9-20 23:1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罗小虎 於 2023-9-20 23:14 編輯

《教女》簡58:夫道行來,客在於後。不給飲食,出入行語。

此句簡文整理報告無注。“道”似可訓“從”。《韓非子•十過》:“道南方來。”王先慎集解引舊注:“道,從也。”“道”表示“
”在秦漢簡牘中也是常見的用法。如本書《禹九策•叁》:“必道從東北來,吉。”張家山漢簡《奏讞書》“異時衛法曰”條:“君復置炙前,令人道後扇,髮蜚(飛)入炙中者二枚。”
行,道路。《爾雅•釋宮》:“行,道也。”《詩經•豳風•七月》:“女執懿筐,遵彼微行。”毛傳:微行,墻下徑也。”後面“出入行語”的“行”,也應如此解釋。行語者,道語也。


簡文的意思是說,丈夫從路上回來,後面跟著客人。但是女子不給飲食,還進進出出在路上和人說話。


《女誡•婦行第四》有這樣一句話:“專心紡績,不好戲笑,潔齊酒食,以奉賓客,是謂婦功。”不善女子“不給飲食,出入行語”,顯然是與此不符的。

發表於 2023-9-21 00:06 | 顯示全部樓層
簡53:毋訽父母,寧死自屏

整理報告引《釋名》“自屏障也”為書證,似是理解為屏障之義。
簡文的“自屏”應和“寧死”聯繫起來理解。自屏者,自殺之義。《後漢書宦者列傳》:忠、惲復譖曰:“強見召未知所問,而就外草自屏,有姦明審。”注云:“外草自屏謂在外野草中自殺也。”


這句簡文的意思是說,不要給父母帶來羞辱。如果因為自己不合婦德的行為侮辱了父母的話,那就寧願自殺死去。


《女誡•叔妹第七》有“恥辱集於厥身,進增父母之羞”之句。




發表於 2023-9-22 22:50 | 顯示全部樓層
《祓除》50背—49背:“市不臧賈,漁獵不囷。舉步不利,左〖右〗不市,不得左右之富。”囷,整理者讀為“群”,不出注。按,根據文意,“囷”應該往獲得、獲取方面的意義考慮,可對比秦漢文獻“熱(設)罔(網)邋(獵),獲”(《睡簡•日乙》20A+19B+20B壹)、“田邋(獵)得獲”(王家臺秦簡《置室》)、“鈞獵者之所得獲”(《漢書•司馬相如傳上》)等語句。因此,“囷”當讀為“攈”(亦作“捃”“攟”),《方言》卷二和《廣雅•釋詁一》均訓為“取”,簡文當是捕取、獲取義。
此外,對比“漁獵不囷(攈)”“舉步不利”“左〖右〗不市”三句的句式,“市不臧賈”似乎不類,頗疑原句當為“市賈不臧”,也就是經營不善,沒有贏利。秦漢簡常常把“賈市”(倒言之即“市賈”,《禹九策》兩言“市賈”)和“漁獵”或“獵”並舉,如“賈市魚(漁)獵(從彳)”(《嶽麓(壹)•黔首》61叁)、“邋(獵)、賈市,吉”(《睡簡•日甲》85壹)、“以弋獵、賈市,吉”(《孔家坡•日書》66)等,“市賈不臧”與“漁獵不囷(攈)”正好對文。寫成“市不臧賈”很可能是為了照顧押韻(本段主要押魚部韻,此外還有之職合韻)。當然,如若“市不臧賈”不誤,可能當讀為“市不臧賈(價)”,意思是做買賣沒有好價錢。
發表於 2023-9-23 11:26 | 顯示全部樓層
《禹九策》簡98背-97背:“決決流水,疢者如䌛(由),㑥之㑥之。弗㑥,恐為鬼囚,凶。”整理者將“㑥”讀為訓“放棄”的“易”。
按,“㑥”當讀為訓“警惕、戒懼”的“惕”。簡文大意是說,水流決決,疢者若涉水,務必惕懼,否則恐被鬼囚,有凶祟。本篇簡86背中“㑥”正用為“惕”:“逆此街鬼,心亓(其)㑥㑥(惕惕)。”
發表於 2023-9-24 13:24 | 顯示全部樓層
《祓除》46背—45背:“藉靈巫以卜,尺靈巫所視,靈策所指。”9#崧高將“尺”讀爲“托”,與前句“藉靈巫以卜”的“藉(借)”文意相類。按,此說甚確,《說文》作“侂”“託”。“視”當讀為“示”,“尺靈巫所視,靈策所指”即“尺(託)靈巫所視(示),靈策所指”,意思是說寄託於靈巫和靈策的指示。《楚辭》“願寄言於浮雲兮”王逸注云:“思託要謀於神靈也。”《尚書·大誥》孔疏:“龜是神靈,能傳天意以示吉凶。故疑則卜之,以繼天明道。”與本句所說類似。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2-29 12:32 , Processed in 0.037628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