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1054|回復: 1

[原创] 寧縣圜陽戈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4-4-21 23: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三代考古》2023年第10輯公布了甘肅省慶陽市寧縣徵集的兩件有銘銅戈,
其中一件內部鑄銘二字,公布者釋為“伯陽”,認為是魏國地名伯陽邑或人名。
按戈銘應是“氵+言陽”,戰國貨幣多見“言陽”,裘錫圭先生讀為“圜陽”,
在今陝西神木縣東(《裘集》卷三,221-222頁),魏國兵器
“氵+言陽”,學界

也從裘説。甘肅寧縣戈“氵+言陽”即此“圜陽”。
發表於 2024-4-22 12: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旧岛先生 於 2024-4-22 12:34 編輯

  同篇文章公佈的另一件工師戈(以下稱“戈A”),從銘文來看,是“工師、冶”的二級監造制。三晉兵器銘文中這類不具鑄造城邑或機構信息的比較少見,目前僅見有冶勻嗇夫戈(《銘圖》32·17100)可與之相比。其他的像是二十八年工師戈(《珍秦齋》頁114)、三十年工師戈(《珍秦齋》頁122)、三十三年工師戈(《珍秦齋》頁296)、九年奅令戈(《銘圖》32·17101)以及二十年敔戈(《中國文字學報》頁142),雖然刻寫銘文也是“工師+冶”的格式,但是其內正或內背上都有鑄銘“某庫”或地名,吴良寶先生指出這些兵器“都是在鑄器之時即已標明鑄造兵器的城邑或機構,再刻寫鑄造時間、‘工帀’與‘冶’之名等內容”,是向三級監造制度演變的過渡形態。(參吴良寶《莆子戈與敔戈考》,《中國文字學報》第五輯,第141-142頁。)
  文章作者將戈A的工師名隸定作“囲”,把器物年代定在戰國早期,並舉上海博物館藏“州工師明戈”和太原金勝村M251:596爲證。
  今按,所謂“州工師明戈”實爲僞銘,吴良寶先生已經有所辨析(吴良寶《魏文侯、武侯時期魏國有銘兵器考察》,《簡帛》第二十四輯,2022年,第17頁)。其實這種形制的銅戈,直至戰國中晚期都還有鑄造,如十一年皋落戈(《銘圖》32·17303)。
  細察銘文,工師名殘存的“井”形及其右下側曲筆,與上舉珍秦齋藏二十八年工師戈和三十年工師戈的工師名“愈”所从基本相同,銘文的整體佈局也頗爲相似,三者應該是同一工師監造的器物。若此說可信,戈A的內背很可能也有“左庫”鑄銘。董珊先生曾指出二十八年工師戈和三十年工師戈是魏惠王前元時器(參董珊《讀珍秦齋藏吳越三晉銘文札記》,收入蕭春源總監《珍秦齋藏金·吳越三晉篇》,澳門基金會,第195-196頁),其說可信。因此,戈A的年代大概也在魏惠王前元28年前後。

戈A工師名

戈A工師名

二十八年戈工師名

二十八年戈工師名

三十年戈工師名

三十年戈工師名

十一年皋落戈

十一年皋落戈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6-22 05:40 , Processed in 0.03497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