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14957|回復: 13

[原创]關于楚簡“薛”字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3-18 10: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蘇建洲先生簡帛網3月13日大作認為郭店《語叢三》50號簡“又眚又生虖生又△”的△,跟《天子建州》4號簡我們釋為“薛”的那個字所從相同,這應該是正確的。蘇文提到我們轉引李家浩老師的說法,說“金文如何變成上述楚文字,其中環節仍不清楚”。我里我應該向蘇先生及李老師道歉和各位讀者道歉,我沒有把李老師的意思表達清楚。李老師的說法應該是:楚簡此旁是從以金文那個字為聲符的“辥”字演變而來的。楚簡此偏旁應分析為從“屮”“月”聲,也可以說是金文那個字省聲。金文那個字也見于甲骨文,右旁裘錫圭先生釋為“乂”字初文(《古文字論集》35頁),孫俊認為是兩聲字,“月”、“乂”皆聲(北大碩士學位論文2005年)。因此楚簡此字應該就是“辥”字的異體。“辥”字所從“辛”旁為“乂”初文訛變(參用王國維《釋辥》、裘錫圭先生上引文說),“辥”、“艾”古應同字,都是“刈”字異體。《三德》14號簡“是奉(逢)兇[辛月]”,李零疑[辛月]為“朔”字。根據是上下文用韻。按此簡“伐”、“殺”、“[辛月]入韻,“伐”、“殺”都是月部字,“朔”是鐸部字,顯然不和韻。從上面的分析可以知道,這個字就是金文中的那個字,也可釋作“辥”,讀作“孽”。“辥”是月部字,“兇”、“孽”義近,從音義兩方面看都很合適。
發表於 2008-3-18 23:43 | 顯示全部樓層
多謝劉先生的補充,我再囉唆兩句:1.《三德》14號簡“是奉(逢)兇[辛月]”,[辛月]釋為“孽”已見於季旭昇先生〈《上博五》芻議(下)〉,簡帛網,2006.02.18。2.另外,楚簡此偏旁所從的「屮」似乎不能獨立來看,毛公 鼎的辥左上所從的「屮」,《金文形義通考》頁3430認為是 (艾)聲之遺形。依此說,則楚簡此旁的「屮」亦也可以理解為「 (艾)」省聲,簡文字形可分析為從月,「 (艾)」省聲。否則楚簡文字連續四個字形平白出現「屮」是令人不解的。
 樓主| 發表於 2008-3-24 11:17 | 顯示全部樓層
谢谢指正。我没有注意到季先生的研究。但是季先生并没有把这两个字联系起来,故而造成我以为季先生并没释读出此字。
發表於 2008-3-24 21:47 | 顯示全部樓層
lht兄  我沒有指正之意  就算是訊息的告知吧 :
發表於 2008-3-25 17:51 | 顯示全部樓層
最近读了李学勤先生的一篇文章(载《诸子学刊》第一辑),他解释“天不降禹,地不见龙”的“禹”和“龙”是《尚书》中的禹和龙,他们是九正的最高和最低者。作者是暗引《尚书》,指天地不降能干的大臣。我觉得很有道理。裘先生不是说了嘛,能讲得通的就不要改读,省着主观臆断太多。
發表於 2008-3-28 12:58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觉有点绕人
發表於 2008-3-28 18:53 | 顯示全部樓層
可能是在下嘴拙,诸位看原文吧
 樓主| 發表於 2008-3-31 15:09 | 顯示全部樓層
问题比较麻烦:上一字释“禹”确实比释“害”好,下一字释“薛”确实比释“龙”好。不过释“龙”,不好在其他地方讲通,这也得考虑。
發表於 2008-4-2 20:31 | 顯示全部樓層
请问lht同学:我翻看了《古文字论集》第35页,可是并没有发现裘先生的文章啊?大概我们看的书版本不同,可否直接指明在哪篇文章里?
 樓主| 發表於 2008-4-2 23:13 | 顯示全部樓層
裘锡圭:《古文字论集》,中华书局1992年。从月从乂的字见第7行注3前。释乂意见见第5行。确实是35页。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

GMT+8, 2020-9-25 14:31 , Processed in 1.03103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