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7895|回復: 3

《“仰天噓而泣”說》的一点意见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10-12 21: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罗小华《“仰天噓而泣”說》:
    簡文中的“句”應讀為“噓”。“句”,侯部見紐;“噓”,魚部曉紐。見紐屬牙音,曉紐屬喉音,喉牙通轉;侯、魚旁轉。《老子》“或歔或吹。”《釋文》“歔,河上本作呴。”“呴”從“句”得聲;“噓”、“歔”一字異體,且均從“虛”得聲。故“句”可通“噓”。

按:《老子》“歔”及其异文“呴”,大概是意义相通而非通假关系。《汉书·严安传》“呴噓呼吸如僑、松”,師古曰:“呴噓,皆開口出氣也。”呴、噓连文。
發表於 2009-10-12 21:45 | 顯示全部樓層
关于该字,陈剑的观点可能是正确的。这是战国文字中的“截除性”简化现象,省略了“虎”头。
發表於 2009-10-12 21:46 | 顯示全部樓層
陈剑先生的观点
發表於 2009-10-12 21:58 | 顯示全部樓層
非常感谢您提出的意见!在这一点上我曾经有过纠结。一开始我是把“句”直接读为“呴”;“呴”与“嘘”意思相近,“嘘”可训为“叹息”,“呴”亦可。但是考虑到“呴”、“嘘”意思相近都是在“开口出气”这一项上,直接训为“开口出气”显得与简文意义不太相称;而由“嘘”训为“叹息”,“嘘”、“呴”义近转而将“呴”训为“叹息”又觉得有点曲折。所以才从音韵入手考虑它们之间的关系。不知道您的意见如何?谢谢!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6-22 04:28 , Processed in 0.032335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