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xianqinshi

大禹=《大禹》?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10-13 17:2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大禹》是个什么书呢?“诸子”?
 樓主| 發表於 2009-10-13 17:32 | 顯示全部樓層
大禹言曰=《大禹》曰?
發表於 2009-10-13 19:10 | 顯示全部樓層
《漢書·藝文志》諸子略“雜家”載有《大禹》三十七篇。班固自注:“傳言禹所作,其文似後世語。”


不知xianqinshi兄是否注意到文中這樣一段話?讀書囫圇吞棗也不能如此這般啊!
發表於 2009-10-14 11:12 | 顯示全部樓層
郭店《成之聞之》簡33亦有《大禹》逸文。簡文云(釋文采用了李學勤、陳偉等先生意見):

    《大禹》曰:“余(舍)才(玆)宅天心。”曷(蓋)此言也,言余(舍)之此而宅于天心也。

郭沂《郭店竹简与先秦学术思想》(上海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第211页)云:
    《大禹》,原释文未加书名号。李学勤先生云,此乃《大禹谟》。其说极是。不过,此章所引“余才宅天心”一语不见于今本《大禹谟》,当为佚文。此语的文字风格,思想特点皆与《大禹谟》一致。自文字风格看,此语云“宅天心”,《大禹谟》亦有“宅帝位”之语,十分近似。自思想特点看,此语谈“天心”,而《大禹谟》亦多有言“心”之处,如“洽于民心”、“尔尚一乃心”等等,而著名的“人心”、“道心”之说正出自该篇。其实,所谓“道心”,乃体现大道之心,而道可究之于天,故“道心”和“天心”在实质上并无二致。
杨善群《论古文尚书的学术价值》(《孔子研究》2004年第5期)贊同郭氏意見。

我們認為見于《成之聞之》的《大禹》逸文與尚書中的《大禹谟》無關,而與晏昌貴先生在放馬灘秦簡中發現的《大禹》逸文很可能屬于同一篇文獻。

晏昌貴先生所指出的《大禹》逸文如下:

   
   《大禹》言曰:鼠(予)德日以衰,其室空虛,取土地以連之,得財及肉,□□有邑殹(也)。鼠(予)食寇則遠,食□則有肉(?),食領則有明。

   在放馬灘秦簡中,這段文字抄寫在《為室忌》這類選擇術之下,文中講到“其室空虛,取土地以連之”,內容與居室有關。而《成之聞之》中的《大禹》逸文云:“余(舍)才(玆)宅天心。”顯然也與居室有關,二者結合來看,似乎與占卜居室位置有關。可資參照的文獻見于《尚書》,《周書·洛誥》云:“我卜河朔黎水,我乃卜涧水东,瀍水西,惟洛食;我又卜瀍水东,亦惟洛食。”周公卜居洛陽,以洛陽居天下之中,大禹所云“宅天心”或與此同理,意為卜天地之中央而居之。
 樓主| 發表於 2009-10-14 13:39 | 顯示全部樓層
发第一个帖时,我是没看到《艺文志》那段话,后来看到了,也没改。原因是《艺文志》的《大禹》明明似后人语,这说不清的事,怎么好拿来说事?

《成之闻之》的“大禹”,整理者未加书名号,我认为是谨慎的。首先无法证明“大禹”是一本书,因为上下文还有“君子曰”,所谓君子就是不知道是谁。说“大禹曰”,表明当时的流传这句话是大禹说的。当然也可以跟《吕刑》等比照,那它就是书名。即使是书名,它也绝对属于六艺,或者直接说是《尚书》中的一篇,或者说就是《大禹谟》佚文,都有可能。因为这句话的意思跟何尊中武王语“余宅此中国,自之乂民”的意思完全一致,当是古时帝王的恒有思想。放马滩的“大禹”的思想跟它根本靠不上边。(当然,这不是晏先生的意思)

且不说放马滩简中有“言”字(比较<成之闻之>“君子有言曰”),即使没“言”字,也未必就是书。这说不准的事,还是按照郭店整理者的做法为好。所以我只提出疑问,也没完全否定它的可能性啊。

楼上说我吞枣,故作如上解释。如有什么不妥,还请多包涵。
 樓主| 發表於 2009-10-14 13:43 | 顯示全部樓層
再着重提醒一下,这个“言”字是话的意思,“大禹言曰”,就是大禹的话说,一定不是书名。我的意思已经确定了,不是疑问,而是反对。
發表於 2009-10-14 14:44 | 顯示全部樓層
吞枣云云,实有失唐突,望兄海涵!
兄认为无法证明《成之闻之》的“大禹”是一本书,愚实有不同看法,试再申述之。

李学勤先生在《诗论的体裁与作者》一文中论述诗论第一章时曾引述《成之闻之》的如下文句:(上博馆藏战国楚竹书研究,上海书店出版社2002年,第53页)

《君奭》曰:“唯冒丕单称德”曷?言疾也。
《君奭》曰:“襄我二人,毋有合在言”曷?道不悦之词也。
“槁木三年,不必为邦基”曷?言富(逼)之也。
《大禹》曰:“余(舍)兹宅天心”曷?此言也,言余(舍)之此而宅于天心也。
昔者君子有言曰:“圣人天德”曷?言慎求之于己而可以至顺天常矣。
《康诰》曰:“不还(率)大戛“,”文王作罚,刑兹无赦”,曷?此言也,言不敦大常者,文王之刑莫厚焉。

   李先生说:“所有这些都不难看出,有‘曷’字前面都是前人所说,或系《诗》、《书》,或为成语,无一例外。”
    当然,在上帖中我据陈伟先生说(《郭店竹书别释》湖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第109页)将“曷”读为“盖”,不加断读。不过这并不影响李先生的上述结论。如此看来,《大禹》当与《君奭》、《康诰》等同例。应该是书名或篇名。


    至于放马滩的“大禹言曰”的确可能与“君子有言曰”类似,但是晏先生疑其为《汉书•艺文志》所载《大禹》轶篇一说也不无道理,古人著述常有托名于古代圣贤帝王之习性,如黄帝、容成之属就屡屡被后人假托,不能因为其为后人假托就一概斥为伪书。如不见载与《汉书•艺文志》的《容成氏》就在上博藏简中发现了,诸如此类,虽如兄所云说不清楚,但亦实在不能一概予以否认。
發表於 2009-10-14 15:02 | 顯示全部樓層
引用第5楼xianqinshi于2009-10-14 13:43发表的  :
再着重提醒一下,这个“言”字是话的意思,“大禹言曰”,就是大禹的话说,一定不是书名。我的意思已经确定了,不是疑问,而是反对。
淮南子卷十三  氾论:“昔者,《周书》有言曰:‘上言者,下用也;下言者,上用也。上言者,常也;下言者,权也。’此存亡之术也。唯圣人为能知权。”

请问《周书》是不是书名?

又《说苑 反质》:
    晏子病将死,断楹内书焉。谓其妻曰:“楹也语,子壮而视之。”及壮,发书,之言曰:“布帛不穷,穷不可饰;牛马不穷,穷不可服;士不可穷,穷不可任。穷乎穷乎,穷也。”

照先生之说,“书”是不是也一定为人名?
發表於 2009-10-14 19:51 | 顯示全部樓層

回 2楼(槛外人) 的帖子

**(有)言曰,也可以是人的,《论语》“周任有言曰”,《韩非子》“皇帝有言曰”,《墨子》“子墨子言曰”。当然也可以是书。还可以是其它的,帛书老子“用兵有言曰”。凭一个“言”字没法断定。
p.s.以前不知道你这个名字怎么来的,看了你的签名才明白。不过,以前看红楼,里面有个“槛外人妙玉”,呵呵。
發表於 2009-10-14 19:52 | 顯示全部樓層
皇帝有言曰,应该是“黄帝有言曰”,我是个错别字大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6-22 04:18 , Processed in 0.035158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