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7048|回復: 5

[讨论] 到底是“妇好”还是“美好”?

 關閉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8-8 12: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学术界
既不接受真理,又不接受事实,那你究竟要接受什么?

关于陶渊明研究,本人有一篇叫《闲情赋的主题》的文章,将《闲情赋》的主题确定为反男同性恋。
《闲情赋》主题的重新确定是完全符合陶渊明研究的学术规范的:
第一,将作品中所反映内容与当时的社会生活联系起来进行分析,从史学的层面引入了“男宠”这一概念,从而将问题顺利解决;此前,由于文学史界没有人注意到“男宠”这一至关重要的问题,使《闲情赋》的主题与当时的社会生活联系不上,在解决这个问题时,文学史家只能靠“猜谜语”;既然联系不起来,干脆就不联系。
第二,将《闲情赋》的主题确定为男同性恋,符合陶渊明的写作策略。一般的文学史和教授们在讲陶渊明的作品时,都会说陶的作品揭露了当社会的黑暗,其实,这不是事实,陶的作品一般不直接揭露社会的阴暗面,而是把正面的东西(如田园生活)写好了,让它来反射社会的阴暗面;《闲情赋》所采用的正是这一手法,把异性恋写好了,同性恋的丑恶(指当时男宠之风造成许多家庭解体,许多妇女过着“怨旷”的日子)自然就显现出来了。
我所揭示的是历史的真实或历史的事实,是真理,学术界拒不接受。

由于种种条件的限制,甲骨文和金文的释读是不完全的,即不完全释读。所以目前甲骨文和金文名篇的释文大都半通不通,根本就无法完全明白是什么意思。因此,古文字释读时用“诂”来表示,是合乎情理的连猜带蒙。郭老和唐兰两先生在释读“妇好”也是这样,由于郭店竹简的出土,“美”有了确解,所谓“妇好”,乃是“美好”之误释;“美”字为甲骨文、金文、蝌蚪文所通用,这是一个极为简单的事实,对于这个简单的事实,学术界依然拒不接受。

学术作为社会科学一部分,而作为科学是需要不断修正、不断地否定错误的东西才能想前发展,这样坚持错误,否定真理,否定事实,社会科学如何能够健康地发展?

人们不禁要问:学术界既不接受真理,又不接受事实,那你究竟要接受什么?
答案只能有一个,那就是————造假。
UID287369 帖子823 精华0 积分819 阅读权限10 在线时间502 小时 注册时间2008-9-24 最后登录2011-8-8 查看详细资料
学术界
既不接受真理,又不接受事实,那你究竟要接受什么?

关于陶渊明研究,本人有一篇叫《闲情赋的主题》的文章,将《闲情赋》的主题确定为反男同性恋。
《闲情赋》主题的重新确定是完全符合陶渊明研究的学术规范的:
第一,将作品中所反映内容与当时的社会生活联系起来进行分析,从史学的层面引入了“男宠”这一概念,从而将问题顺利解决;此前,由于文学史界没有人注意到“男宠”这一至关重要的问题,使《闲情赋》的主题与当时的社会生活联系不上,在解决这个问题时,文学史家只能靠“猜谜语”;既然联系不起来,干脆就不联系。
第二,将《闲情赋》的主题确定为男同性恋,符合陶渊明的写作策略。一般的文学史和教授们在讲陶渊明的作品时,都会说陶的作品揭露了当社会的黑暗,其实,这不是事实,陶的作品一般不直接揭露社会的阴暗面,而是把正面的东西(如田园生活)写好了,让它来反射社会的阴暗面;《闲情赋》所采用的正是这一手法,把异性恋写好了,同性恋的丑恶(指当时男宠之风造成许多家庭解体,许多妇女过着“怨旷”的日子)自然就显现出来了。
我所揭示的是历史的真实或历史的事实,是真理,学术界拒不接受。

由于种种条件的限制,甲骨文和金文的释读是不完全的,即不完全释读。所以目前甲骨文和金文名篇的释文大都半通不通,根本就无法完全明白是什么意思。因此,古文字释读时用“诂”来表示,是合乎情理的连猜带蒙。郭老和唐兰两先生在释读“妇好”也是这样,由于郭店竹简的出土,“美”有了确解,所谓“妇好”,乃是“美好”之误释;“美”字为甲骨文、金文、蝌蚪文所通用,这是一个极为简单的事实,对于这个简单的事实,学术界依然拒不接受。

学术作为社会科学一部分,而作为科学是需要不断修正、不断地否定错误的东西才能想前发展,这样坚持错误,否定真理,否定事实,社会科学如何能够健康地发展?

人们不禁要问:学术界既不接受真理,又不接受事实,那你究竟要接受什么?
答案只能有一个,那就是————造假。
UID287369 帖子823 精华0 积分819 阅读权限10 在线时间502 小时 注册时间2008-9-24 最后登录2011-8-8 查看详细资料
本人在这里所指出的是一个事实,一个连三岁幼稚都能明白、既不需要讨论,也没有必要辩论的简单事实。关于所谓“妇”字的释读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是郭店简出土前,郭老等因没有出土材料作参考误释为“妇好”,这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错误的释读;
第二是郭店简出土后,“美”的本字被发现,“妇好”应改释为“美好”,这是在有实物证据的情况下,作出的正确的释读。
本篇不是像有的人说的那样,是阐述自己学术见解或学术观点的论文,有无数种可能,“美”的正确释读,只能有一种。
 樓主| 發表於 2011-8-8 12:22 | 顯示全部樓層
问:照你这样说,中国历史上,商代从来就没有一个叫“妇好”的人?中国的考古学界挖掘的也不是“妇好”墓?
答:确实是这样,商代只有一位叫“美好”的妇女,中国考古学界挖掘的是“美好”墓。
问:那照你这样说,目前各种学术著作中使用“妇好”一词都是错误的?
答:是的。
问:如果你说的是对的,那学术界这样做不非常滑稽可笑吗?
答:坚持错误,不顾事实,岂止是非常滑稽可笑,那是相当滑稽可笑。
问:坚持错误,摈弃真(理)实,还美其名曰学术规范?
答:也许是吧。
问:记得《皇帝的新装》?
答:恩。
问:大人为什么不仅自己不敢说,还将孩子的嘴捂住?

问:还记得黄宏演的小品?黄宏自己本人都证明不了自己是谁,巩汉林、林永健(?)怎么能搞得清楚他是谁?
问:这样看来,就是商代的“美好”复活,也说明不了她自己是谁?
答:可不是嘛。
 樓主| 發表於 2011-8-9 14:08 | 顯示全部樓層
问:为了一个字,值得你这么呼号、呐喊吗?
答:这个字对于一些领域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先以史学来说明:对于史学来说,人物(何人)、时间(何时)、地点(何   地)是构成史学的三大基本要素,人名一错,其他就不必再谈了。
问:那么长时间一直就叫“妇好”不是也没有任何问题吗?
答:郭店简没出土前,“美”的本字没有出现,没有被正确释读,学术界可以使用郭老、唐兰探索性的释读“妇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郭店简出土后,“美”字已被正确地释读,而所谓“妇好”的“妇”字,正好是古文字“美”,这样一来“妇好”,理所应当改释为“美好”。学术界也就不能再使用“妇好”一词。
问:郭店简出土前、后(即“美好”发现前、后)学术界使用“妇好”一词,性质有什么不同?
答:郭店简出土前,学术界使用“妇好”,是不知道还有正确的释读,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错误的释读,是“不知者,不为罪”。郭店简出土后,在已经知道有人释读出“美好”,在这种情况下,继续使用“妇好”那就有问题了。

问:什么问题?
答:学术界不尊重历史史实;连环欺骗,古文字学家知道“美好”是对的,但不确认,欺骗学术界,致使学术界欺骗广大的读者。本人的文章发表在《辽大学报》增刊,又发在北大、南大、春秋、复旦中文论坛、武大简帛网,按照道理,应该有古文字学家看到,也许他们太忙了,没注意到。
问:将“妇好”改为“美好”是一项艰深、复杂的工作吧?
答:没有郭店简,大家如郭老、唐兰都感到棘手,释读的还不一定对;有了郭店简,就非常简单。
问:简单到什么程度?
答:就像1+1=2。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有了米,谁都能做出饭来。

问:你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为你自己?
答:大家也可以看得出来,其实这件事与我并无厉害关系。我只是在偶然的情况下发现这个事实,既然发现了这个问题,我就不能看着学术界再使用“妇好”这个词,因为我知道它是错的,如果我不说,就没人会说,这个错误就得不到改正。这也正是国家重视郭店简的原因,它能更正学术错误。由于时下的风气,实事求是在学术界显得尤为重要。党的文化事业也需要忠诚。
 樓主| 發表於 2011-8-10 09:50 | 顯示全部樓層
问:“美”字的错释除了影响到史学,还对哪些方面有影响?
答:对于古文字研究和考古学的影响更为直接。在所有关于古文字的书和词典中,以前凡是古文字“美”的字型,释读为“帚”或“婦”,应该直接改为“美”,无论是甲骨文、金文还是蝌蚪文都应该如此。对于考古界来说,主要牵涉到对于文物的准确定性和命名。
问:《殷周金文集成》有数百条含有“帚”、“婦”的条目,都要改成“美”字?
答:那是当然。
问:也就是说,“美”字既然被正确释读,以后的用字也要规范化?
答:对。
问:学术界对于新成果或考古新发现的成果,能够及时吸收或过了百年以后再吸收,有什么不同?
答:及时吸收,说明吐纳正常;百年后吸收,说明苟延残喘,行将就木。
發表於 2011-8-10 22:36 | 顯示全部樓層
在百度贴吧上看到网名冷月无声无情的一个文《商代“美好”——美丽的王妃 浪漫的名字》,一段考证如下:
近因精神病不许上班,在南图抄甲骨文打发时间,书名叫《甲骨文精粹释例》(云南人民出版社,王守信等编,2004年5月第一版),当抄到P32时,遇到“妇好”一词,其中的所谓“妇”字,甲骨文字形像“长”字,但要左右翻转,且下部为小字(更准确一点,应该是“木”字的横下部分)。这个形状很像郭店《老子·甲》中的“皆知美之为美”的古“美”字的左部,右部是“女”字。接下来查有关“妇好”墓的出土资料,图片资料显示,“妇好”墓出土的青铜器上,“妇”字的左部,下面同“木”字的横下部分,而老甲的古“美”字的相同部位是“人”字。但在《殷墟青铜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1985)一书中,图四四 妇好墓圆鼎铭文拓片有4、5小圆鼎和6小型圆鼎三例,“长”字下部皆为“人”字,在《殷周金文集成》中情况亦复如此,即“长”字下部为“人”字与为“木”字横下部是同一个字,也就是说,前人释为“妇”字的字,是郭店《老子·甲》中的古“美”字,“妇好”应是“美好”。
………………………………
想请问一下,楼主与冷月无声无情是否是一个人?
 樓主| 發表於 2011-8-14 22:22 | 顯示全部樓層
问:郭店简书《老子。甲》“美之为美”中的“美”的古文字是左右结构?
答:是。
问:郭店简书《老子。乙》“美与恶,相去何若?”中的“美”是独立结构?
答:是。
问:这是古文字研究者的一致意见?
答:古文字研究者确实认为这左右结构和独立结构的两个古文字都应当释为“美”,只有这样郭店《老子》和今本《老子》在内容上才能对的上号,才能相一致。
问:这两个古文字与妇好墓出土的青铜器上的铭文,那个译为“妇”字的古文字的字型相同?
答:完全相同。
问:那么郭店简的出土证明这两个古文字的本字应该是“美”而不是“妇”,是不是这样?
答:应该是。
问:在现存的有关古文字的字、词典等工具书上,左右结构的字被误释为“婦”,也就是“妇好”的“妇”,独立结构的被误释为“帚”?
答:对。
问:你认为这两个古文字是同一个字————“美”字,而不是“妇”或“帚”?
答:对。
问:学术界对于这两种释读都是认可的?
答:是的。
问:如果是正确的释读,一般说来,古文字只有唯一的一个汉字与之对应?
答:对。
问:如果学术界不更改郭老等人释读的“妇”字,也就是字、词典上的“妇”与“帚”,那么,《老子。甲》中“美之为美”将变成“妇之为妇”;而《老子。乙》中“美与恶,相去何若?”将变成“帚与恶,相去何若?”这样一来,《老子》也就不成为《老子》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2-9-26 05:36 , Processed in 0.034063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