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6567|回復: 11

清华三《赤鹄之集汤之屋》的“赤鹄”也许应该改为“赤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2-9-6 18:0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清华三《赤鹄之集汤之屋》的“赤鹄”也许应该改为“赤鸠”?

首先,

从古音上说,咎、鸠皆见母幽部,较觉部的“鹄”更近一步。

此外,
咎、九相通之例多见。《楚辞·七谏·沉江》:“原咎杂而累重”,闻一多校补:“咎杂,犹鸠杂也。”

再者,
鸠,这种鸟古书多见。《尚书》有《汝鸠》篇,鸠为人名;《诗经》中有《鳴鸠》篇(此大夫遭周之乱而兄弟相戒以免祸之诗)。

不知原整理者出于何种考虑读为“鹄”?(是否篇中还有其它的佐证不得而知?)
 樓主| 發表於 2012-9-6 18:09 | 顯示全部樓層
还有更好的证据:

斑鸠这种鸟本来身体羽毛就泛淡红褐色——所以才叫“赤鸠”么?



http://baike.baidu.com/view/76660.htm
 樓主| 發表於 2012-9-6 18:10 | 顯示全部樓層
火斑鸠  斑鸠

  中文名:火斑鸠、别名:红鸠、红迦追、英文名:Red collared Dove、
 樓主| 發表於 2012-9-6 18:22 | 顯示全部樓層
殷湯有白鳩之祥————(《 全後漢文》卷八十六張紘《為孫會稽責袁術僭號書》)

说个正经的:

殷汤有白鸠之祥,

周武有赤鸟之瑞,汉高有星聚之符,世祖有神光之征。
 樓主| 發表於 2012-9-6 18:23 | 顯示全部樓層
怀疑古人或将“殷汤有白鸠之祥”与“周武有赤鸟之瑞”搞混了,所以出来了个“赤鸠”——
 樓主| 發表於 2012-9-6 18:34 | 顯示全部樓層
仅根据《楚辞》的“缘鹄饰玉”就读为“鹄”可能不确。传说么,烹啥鸟不是烹?
發表於 2012-9-7 09:29 | 顯示全部樓層
什么?清华三 都已经出了呀?都有哪些内容?到时候看看去
發表於 2012-9-7 12:10 | 顯示全部樓層

回 5楼(汗天山) 的帖子

话不能这么说,根据李学勤先生所引王逸的注释,伊尹烹的明确就是鹄啊。

顺便说一下,该篇读爲“羹”的字,为杨树达、陈剑、郭永秉先生等对古文字中“羹”字的释读增加了一个极好的证据。上博六《平王与王子木》的“羹”字,也可以定论了。
 樓主| 發表於 2012-9-9 09:26 | 顯示全部樓層
“周武有赤鳥之瑞”的典故:
《尚書大傳》:“周將興之時,有大赤烏銜穀之種,而集王屋之上者,武王喜,諸大夫皆喜。周公曰:‘茂哉!茂哉!天之見此以勸之也。’”

其中,《尚書大傳》“有大赤鳥銜穀之種,而集王屋之上者”的記載,
對比清華簡《赤咎之集湯之屋》“曰故有赤咎集于湯之屋”幾乎如出一轍,
作爲先秦時期的傳說,若認爲兩者之間沒有任何傳承演變關係恐怕是不可能的~
 樓主| 發表於 2012-9-9 09:27 | 顯示全部樓層
至於原來所記載的“赤鳩”爲何後來演變成了“白鳩”?

——可以推測這應該是與中國古代的“五行相勝”學說有關。
    如《呂氏春秋•有始覽》云:“及湯之時,天先見金,刃生於水,湯曰‘金氣勝’,金氣勝,故其色尚白,其事則金;及文王之時,天先見火,赤烏銜丹書集于周社,文王曰‘火氣勝’,火氣勝,故其色尚赤,其事則火。”《史記•封禪書》:“周得火德,有赤烏之符。”《論衡•指瑞篇》:“白者,殷之色也;烏者,孝鳥;赤者,周之應氣也。先得白魚,後得赤烏,殷之統絕,色移在周矣。據魚、烏之見以占武王,則知周之必得天下也。”從戰國後期到東漢時期的這些記載都提到商得金德,其色尚白,而周得火德,其色尚赤。因此,到三國時期再提到“殷湯”與“鳩”有關的典故,此“鳩”據“五行相勝”學說非是“白”色不可。而在清華簡傳抄的時代,當是尚不存在較爲系統化的“五行相勝”學說,故此“鳩”可以是“赤”色。先秦時期的各種傳說往往層累相因,有商湯之“赤鳩”,亦不妨礙有周武王之“赤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

GMT+8, 2020-5-27 04:58 , Processed in 1.04622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