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ee

清华五《厚父》初读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3-11-1 00: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最近因为阅读抄写表记的缘故
对尊和亲的古代理念,结合大传恩和义
做了一些相关札记
刚把甘誓札写完,从亲的角度,想起高宗肜日的丰于尼
偶然看到篇章里有天監下民典义一句
想起厚父
發表於 2023-11-1 00:42 | 顯示全部樓層
有天降下民一句
查冯胜君先生笺释,引用了豳公盨铭文
又因而找出说豳公盨铭文诸家文字
表记子言之,有使为民父母云云
都是结合尊结合亲来讲的
大传率祖而下为重为义,说明天为尊
天所作君所作师,因而也为尊
服经为君斩服三年,为师亦有服三年的
司马迁礼书说君师之治,是并列言之
天降下民,赵岐注天生下民
而生民毛序尊祖,与前面推演经义,一致
殷武把降監,合在一起说了
还说到严,严也是尊的意思
既然厚父的相关意思,可以类似出现在高宗肜日里
这说明这是一个当时的传统理念,所谓常用语
那就确实无需拘泥于太誓了
發表於 2024-3-1 02:10 | 顯示全部樓層
阎百诗先生认为太誓武王曰
把天降下民改成天佑下民,其意索然
可惜我不这么觉得,从于耳食
降者,说文云相承不敢並
佑祐也,大有上九自天祐之吉无不利
易传三引此爻辞,子曰祐自天助之顺也
相承为顺,吕刑相民,大盂鼎天翼临子
大有象辞顺天休命
序卦与人同者物必归焉,天生烝民是也
太极而生等,顺而成之
故赵岐以天生下民为说
耳食真无益,要当如明道先生所云
却是自家体会而出
發表於 2024-3-8 10:03 | 顯示全部樓層
昨夜,继续续钞并稍加按语於盤庚中承保奉畜一札
旁及於太王遷岐保民,雷學淇竹書紀年義證,羅列了相關出處
翻檢了插架所有的淮南子孔叢子說苑相關原文
民為貴,社稷次之,在殷商盤庚到太王,是一根線
孟子不直接講太王以民為貴,但講了歸之若市
未完而睡,睡前接學棣發來戰國戳印陶文相詢
正是市字,今天上午,想起陶文市字從土
正是保民生生的小學義理所在  市有垣,終而復始其若環也
古文及象物相及也  帛書五行之䜌連,聖人作而萬物睹
舜典無曠庶官,天工人其代之(金縢周公欲相代,代此生民之責)
大禹謨捨己從人惟帝時克  皋陶謨天聰明自民聰明
發表於 2024-3-11 21: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云间 於 2024-3-11 21:13 編輯

關於助上帝亂下民之匿,這是馬楠句讀
但如何與泰誓、孟子引書,像電影院位次一樣,螺紋克絲,對上號
真是一個天大的難題,幸好洗稿初集時,就沒有再作扯
但這個問題,看各種意見,似乎都司空見慣了
最近從奉畜承保生生的角度,再琢磨一下子
原來匿就是伏藏,下民之伏藏而亂之,就是安民,就是生民
雖然行文有點像,但確實孟子引的不是夏書,何況整個句子的表述
雖然部分相同,但也有部分不同
前一樓已說周公是代武王之代天工(有可能是時祭或郊祀)
所以大木之偃起而築之。過去考據家對金縢篇章次序有些說法,
現在從經義角度觀察,見周公有始有終。
發表於 2024-3-27 17:16 | 顯示全部樓層
因為寫殷栔家譜札,由三代世表而想到左傳衛以德而長乎蔡
記憶很差,以為是蔡墨之語。盲檢,得到左傳蔡墨所云豢龍氏云云
其事涉及孔甲。又有蔡墨出語,
云“夫物,物有其官,官脩其方”
“失官不食,官宿其業,其物乃至”
“若泯棄之,物乃坻伏,鬱湮不育”
發表於 2024-6-24 21:15 | 顯示全部樓層
最近买来滋溪老人易学著作插架
见其说乾,引太玄经为说,极妙
昨天拜观张闻远先生南菁书院課艺
有说文莫吾犹人一篇
觉得莫就是太玄的罔
今晚为了写论语此札,又重新玩味了太玄相关文句
不知何故,检出文物社清华竹书厚父
偶见有龜筮之言云云
再检冯胜君书类文献笺释
遂从容按太玄曰
言出乎罔行出乎罔祸福出乎罔罔之时玄矣哉
这就是龜筮之言
当然这样按电影票入座,感觉难度不够
那就按摩西创世纪
罔者有之舍也,吹了一口气是也
然後命名者,太玄第一
赞上群纲乃综乎名是也
發表於 2024-6-28 11:31 | 顯示全部樓層
晨起尚早,以馀墨添水,找意面盒子裁开
随钞。翻出滋溪老人焦氏易诂,适到
卷二易林用覆象一条
其云艮覆为震,震为人言,为谗言
这就是太玄祸福出乎罔的辩证所合
还有厚父篇王曰龜筮之言,其后问小人之德的章句义理所在
贾湖遗址出土龟壳里,有小石子
这就是龜筮之言,说卦艮为小石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7-13 15:33 , Processed in 0.033849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