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易泉

清華五《殷高宗問於三壽》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6-24 11:14 | 顯示全部樓層
简17整理者读“徇句遏淫”

第二字楼上有改读为“厚”的意见。
根据这一看法,“徇”是否可以读为“均”。徇训止,似乎不是禁止的止。
發表於 2015-6-24 12:12 | 顯示全部樓層
简17-18说“音”的部分,“串义和乐”

整理者把“串义”读为“宣仪”,理解为宣布法令。楼上有改读。

我觉得“仪”和“乐”的对应很好。这句话是否可以考虑读为“展仪和乐”。仪是礼仪仪式。展为舒展、铺陈。“展仪”的意思相当于说讲究排场。
“展仪”跟“和乐”一样,本身不是目的。展仪是为了显得体面,和乐是为了渲染愉悦气氛。但这都是手段,因此说“非怀于湛”,意思相当于说,这并不是根本目的,不会沉迷或过分讲究。《逸周书》有“服美仪淫”,《左传》有“礼仪不愆”,可以有排场,但是要合理。

此外,请教下各位先生,简文中的“音”具体是什么?音乐教化?
發表於 2017-10-10 14: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朱駿聲說:邍,經傳皆以原為之。
酈道元云:“淇水又東出山,分為二水,左為菀水,右則淇水,自元甫城東南逕朝歌縣北。淇水又東,右合泉源水,水有二源,一水出朝歌城西北,東南流。老人晨將渡水而沈吟難濟,紂問其故,左右曰:‘老者體不實,故晨寒也’,紂乃于此斮脛而視髓也。其水南流東屈,逕朝歌城南。《晉書地道記》曰:‘本沫邑也,殷王武丁始遷居之,為殷都也。紂都在《禹貢》冀州大陸之野,即此矣。’又東與左水合,謂之馬溝水。水出朝歌城北,東流南屈逕城東,又東流與美溝合。水出朝歌西北大嶺下,東流逕駱駝谷,于中逶迤九十曲,故俗有美溝之目矣。……其水東逕朝歌城北,又東南流注馬溝水,又東南注淇水,為肥泉也。”
陳橋驛云:“《寰宇記》卷五十六河北道五衛州衛縣引《水經注》云:‘卷水出魏郡朝歌’。卷水為今本所無,案今各本有泉源水之名,泉源與卷音近。故《寰宇記》卷水或即泉源水之訛。”

所以,懷疑這個從邍省的原水,就是泉源水,也就是卷水。如果殷高宗覺得太近不過癮的話,那就是去了菀水。
這個背後的故事,太豐富了。當然,還涉及到相關城市佈局問題。
發表於 2021-5-23 22:53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1“龜筮孚忒”,整理者注:孚,訓信。忒,疑也。簡文云卜筮信疑混亂。實際上,《成人》简4“朕其孚于龜筮,以求嘉若”、《四告(四)》简43“上帝命其孚戾于”和简44“上帝命其孚于若”中的“孚”指征兆、兆象。龜筮孚忒指的是龜筮之兆象出現差錯(也就是不靈了)。
發表於 2021-12-6 09:10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7“惠民由壬,[土旬]A遏淫”,A還見於簡26,當與“淫”相似,是個不好的字眼,但讀何待考。“[土旬]”與“遏”對,不難推知“[土旬]”當讀為“勝”。其通假之例參看:沈培先生《談談清華簡用爲“五行相勝”的“勝”字》(《出土文獻》第3輯)。《詩》“嗣武受之,胜殷遏刘,耆定尔功”,有“勝()遏()”的句式,正可參考
發表於 2021-12-6 09: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uonan 於 2021-12-6 17:40 編輯

按:簡17、簡26之字,讀為“苟”。簡17“勝苟遏淫”(參賈誼《新書》“形佚樂而心縣愆,志苟得而行淫侈”),簡26讀“妄苟”,義近相連(參《呂氏春秋》“世之所不足者,理義也;所有馀者,妄苟也”,《論衡》“順操行者得正命,妄行苟為得非正命”、“今世趨利苟生,棄義妄得,不相勉以義,不相激以行”)
發表於 2022-2-4 17:16 | 顯示全部樓層
“邇則文之化,厤象天時,往度毋[言尾止](徙)”,既說“天時”,則“度”殆即星象之躔行度數,“[言尾止]”亦可讀“差”(參《五紀》簡64、119“[言尾]”讀“差”,http://www.bsm.org.cn/forum/foru ... ;extra=&page=27)。《論衡·說日篇》:“如平旦日未出,且天行有度數,日隨天轉行,安得留扶桑枝間,浴湯谷之水乎?留則失行度,行度差跌,不相應矣。”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2-5-21 06:55 , Processed in 0.032936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