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12884|回復: 32

清華五《命訓》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4-10 18: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
發表於 2015-4-10 20:04 | 顯示全部樓層
《命訓》簡2:“富貴在人,人能居,女(如)不居而A義,則度之于極。”據劉國忠先生《清華簡〈命訓〉初探》一文(深圳大學學報2015年第3期待刊),整理者認為其字从又,主聲,屬章母侯部,可讀為定母東部之“重”字。

看到《命訓》部分圖版後,同窗蔡一峰認為A(附圖1)可能與新蔡簡之B(附圖2、3)有關,B在彼處用作干支之“丑”。在他說法的基礎上,我猜想A可能讀“好”,考慮到上博《緇衣》“好”寫作[丑女],从丑声;“好義”與“重義”類似,可讀通簡文。一峰則懷疑“A、B均从丂聲”(關於B从丂聲,一峰兄有另文詳述),“A”可分析為从又,丂聲,再讀“好”,“丂”、“好”音更近。

文獻中有富、貴、利、財與“義”並舉者,似可與此句言及“福祿”與“義”相參看:

《論語·述而》:“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荀子·大略》:“上好義,則民闇飾矣;上好富,則民死利矣。二者,治亂之衢也。”

《荀子·大略》:“義與利者,人之所兩有也。雖堯、舜不能去民之欲利,然而能使其欲利不克其好義也。雖桀、紂亦不能去民之好義,然而能使其好義不勝其欲利也。故義勝利者為治世,利克義者為亂世。上重義則義克利,上重利則利克義。”

《漢書·公孫劉田王楊蔡陳鄭傳》:“初,惲受父財五百萬,及身封侯,皆以分宗族。後母無子,財亦數百萬,死皆予惲,惲盡復分後母昆弟。再受訾千餘萬,皆以分施。其輕財好義如此。”


(未睹清華五真容,以上僅就所見猜測,或許書中有可以判別此釋讀的用字現象。)

清華《命訓》簡2

清華《命訓》簡2

新蔡·甲三·22

新蔡·甲三·22

新蔡·零·271

新蔡·零·271
發表於 2015-4-10 21:58 | 顯示全部樓層
“事不〇,政不成”、“政成則不長,事〇則不攻”
相當於〇的字,從來、耒、田,程浩先生說“可以考慮將此字讀為‘治理’之‘理’”,可從。此字疑可徑釋為“理”。
《詩·信南山》:“我疆我理、南东其亩。”
又《文王之什》:“乃疆乃理、乃宣乃亩。”
又《江漢》:“于疆于理、至于南海。”
此字從田、耒會意,從來得聲,當即此疆理之“理”的專字。
理.jpg
發表於 2015-4-11 08:35 | 顯示全部樓層
也猜一個;
此字除去“來/禾”餘下的部分明顯是“耕”字的表意初文,“來”、“禾”作為義符可以通用,故推測此字當是以右下部的“耕”字爲聲符。
而且“耕”、“成”有韻,前句是句尾韻,後句是句中韻,似乎形式上更好些。
如此,此字似可讀爲“經”,經營、治理之意。
《左傳·昭二十五年》“爲夫婦外內,以經二物”,註:夫治外,婦治內,各治其物。
————————————————————————————————————————
沒看到趙平安先生的文章,以上內容部分作廢。——然文句有韻,字讀爲“經”,或尚可作爲趙先生之文的補充。

而且,《封許之命》簡3見有“[來/里]氒猷”,加之其他楚簡多見用爲“釐/理”之字,皆與此字形體迥異,也可作為這個字不當讀“釐/理”之旁證。
發表於 2015-4-11 08:44 | 顯示全部樓層
“耕”,可参考赵平安先生文章,如下:


趙平安:釋清華簡《命訓》中的耕字

深圳大學學報2015年第03期

http://www.tsinghua.edu.cn/publi ... 4328007238406_.html
發表於 2015-4-11 09:06 | 顯示全部樓層
由趙先生之文又想起,原來曾記得孫偉龍先生有文章詳細論證楚簡中的“耕”字初文,一時找不到出處了。
發表於 2015-4-11 18:54 | 顯示全部樓層
简8:极命则民堕乏,乃旷命以代其上,则殆于乱矣。
整理者如此读。
民后面那两个字何不直接读为“惰乏”?今本的“堕”大概也是要破读的。

另外,简文读为“代”的“弋”字,是否可读为对待的“待”。简文命令太多(可能还含有朝令夕改的意思),民众穷于应付,最终就会怠惰,对君主的态度也变得消极,如果这样,国家早晚要乱套。
發表於 2015-4-13 11:04 | 顯示全部樓層
《命訓》有“耑”字凡四見(兩個重文),分別處於第12、13和15號簡,其對應傳本之字為“權”。整理者注云:權,簡文作“耑”。“權”為群母元部字,“耑”為端母元部字,二者可相通。簡文的用法可資補證謝明文先生文《談談金文中宋人所謂“觶”的自名》(復旦網2014年12月25日)指出的東周徐國器(義楚鍴(《集成》06462)、徐王□又鍴(《集成》06506)、徐王義楚鍴(《集成》06513))自名之“耑(鍴)”與西周金文中宋人所謂“觶”的自名“雚/鑵”可能是同一個詞的看法。另外,除謝文已舉貝耑(胡管切,匣母)从耑(端母)聲外,【貛與貒】、【貆與貒】(《古字通假會典》,第164-165頁)亦可資證。
發表於 2015-4-13 21:35 | 顯示全部樓層
引用第2楼kaven于2015-04-10 20:04发表的 :
《命訓》簡2:“富貴在人,人能居,女(如)不居而A義,則度之于極。”據劉國忠先生《清華簡〈命訓〉初探》一文(深圳大學學報2015年第3期待刊),整理者認為其字从又,主聲,屬章母侯部,可讀為定母東部之“重”字。

看到《命訓》部分圖版後,同窗蔡一峰認為A(附圖1)可能與新蔡簡之B(附圖2、3)有關,B在彼處用作干支之“丑”。在他說法的基礎上,我猜想A可能讀“好”,考慮到上博《緇衣》“好”寫作[丑女],从丑声;“好義”與“重義”類似,可讀通簡文。一峰則懷疑“A、B均从丂聲”(關於B从丂聲,一峰兄有另文詳述),“A”可分析為从又,丂聲,再讀“好”,“丂”、“好”音更近。



此字既然在新蔡簡中用爲“丑”,《命訓》簡2中似可讀爲“守”(“守”、“丑”音頗近),“守義”古書屢見;而且“守”與“居”的意思也配合得較好。
發表於 2015-4-13 23:43 | 顯示全部樓層

回 14楼(紫竹道人) 的帖子

紫竹道人先生所言是。《命訓》此字似可釋為“肘”字之異體。新蔡簡除上舉2字外,“丑”還有9字(已排除殘泐2字),例舉如下。徐在國先生曾認為是肘與丑共用又旁,肘是加注的聲符(《新蔡葛陵楚簡劄記》,簡帛研究網,2003年12月7日,又載《中國文字研究》第五輯,廣西教育出版社2004年),可從。新蔡簡B字为丑加丂聲,《命訓》之字則為紂聲化从丂聲,可相合觀。雖然“紂”的聲紐與“丂”的聲紐關係并不是很直接,但無礙其聲化表音。聲化產生的構件囿於原有字形,表音的精確度上往往不如真正的聲符,如趙彤先生就稱因訛變而形成的形聲字作“準形聲字”或“假形聲字”(見《戰國楚方言音系》,第9頁)。從學者考釋古文字的經驗看,對諧聲通假及變形聲化在音韻地位上都力求聲韻皆同,如次之,則往往對韻部相似度的要求要比聲紐高。從這個角度看,釋為从丂聲亦比从主聲為優。
新蔡零423.jpg
新蔡㈠三㈠17.jpg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

GMT+8, 2020-7-4 14:39 , Processed in 1.05166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