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12594|回復: 4

读金縢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5-22 22: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清华竹书金縢有从三子之字,李守奎先生系年文字考释一书同陈剑先生意见,认为是瘗。
宋华强先生金縢校读读为进是对的。因为从三子之字,与戢声字是双声连语。戢声字,个别有进意。
今本作以,以可训予,但在经籍用例,好像没有太直接的证据。
金縢在礼制上该如何理解?
首先应该如周礼冢宰 宗伯摄祭祀。郑玄注、贾公彦疏以摄为代,故此祭应该是摄祭。进而推测是夏禘。
故而合祭先王。
夏祭品物甚薄,故仅献玉。周礼有王献,可能相关。
尾章如何读?首句大获与末句相呼应。未获宜从下文。
经师对这段的背景理解,大约也是是否把周公合祭。所以,若旧说确实如此,也应该是说夏日之事。
周公还有代成王的故事,但此代非摄祭之代。
今本都作二年,竹书都作三年。从禘 合 祭祀的角度来看,作三年为优。
 樓主| 發表於 2016-5-23 10:51 | 顯示全部樓層
周公代成王,大约也是摄祭。可能因为内容重复,所以百篇不录。
孔子的用意,大约也是要让后学明了周公之忠,其摄从武王末年就已开始,属于张本。
 樓主| 發表於 2017-10-16 21:24 | 顯示全部樓層
礼家以天神外祀用玉,宗庙之祭鬱鬯。这个未必分别得很绝对。因为金縢告先王就用玉,
耆夜诵诗上帝亦饮。周公代武王,这和曾子问里关于宗子和庶子的论述,性质非常接近,
特别是望墓坛祭。至于我以前认为的夏禘一说,其实并无证据,理应抛弃,
但从不乏于祖的角度分析,视作时祭是有可能的。蒙恬列传里周公代成王,
因为是叔侄,可以作为曾子问的补充。
 樓主| 發表於 2021-4-19 11:00 | 顯示全部樓層
按景之定救秦戎銘文(《文物》2008年第1期),有大功于洛戎,遂作尊彝。
《容成氏》四海內外皆請功。
功字同竹書《金縢》,從示、工。
應該都讀為貢。
當然,不必這麼刻意劃分。因為功,孔傳說為“事”。周官“九貢”,鄭君注“事”。
兩者一致,似乎又是孔傳晚出之證。
但孔傳又說“璧以禮神,圭以為贄”。
史遷《周本紀》、《魯世家》,都有把“功”寫成“質”的例子。
從小學看,諸字皆可通,而孔傳與竹書關係更近,又不遠于史遷當時行用的說法。
國博所藏射壺,裏面也談到“工”,可能也是指“功貢”。
 樓主| 發表於 2023-6-18 21:41 | 顯示全部樓層
宗室牖下,这是召南采蘋末章一句
徽大藏竹书诗经本子,有一异文
程先生已从窗子,把这个异文说通其意
但这个声读,如何作通,确实令我大不解
正好最近持续断续治诗,我也只能凿空到蹶
板诗的天之方蹶无然泄泄。但也只能到这个地步
再也无法前进。当然,得了个副产品,就是
过去东周文字里,有一个类似一之日的不常见字
可以读为从说文一字古文的朔日
战国古文的中字,太有慎独中庸而一橛的象形了
其实,说古字只能据篆形,如果一定要坐实为某种象形
大约都是不大靠得住的。因为有经义作为依靠
就大胆作了这个按断。今夜直雨未停,日程表里有合说皇门
与板诗宗子维城的计划,拖了好久
今晚先取冯先生书类文献笺释,钞皇门文句
发现这个叚,一会这么读为,一会那么读为
估计战国时人,也不免大伤脑筋吧
其中有一句讲叚宪恤邦,想起板诗天之方难
无然宪宪。这个叚,自然也读为格中于河的格正
皇门里面也有冲人,但不知为何古文字家都要
从汲冢周书隶定字沈的角度,去抠这个冲字
前面说了宗庙牖下的异文,和牖有点距离
从声读角度而言。但古人就这么弄,那就找点规律
如会计念夬,夬脱念决
冲字古文从酉,这是徽大诗经异文的缘由
冲字从用,中用韵通。用上一撇为秀省,秀酉韵通
冲字从臼,臼秀酉韵通。至于晋人隶古定沈字
我希望其有六书的道理,只是目前还没想出来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2-29 06:01 , Processed in 0.03546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