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1951|回復: 14

关于嬭加编钟铭文的一些看法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8-9 19: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 本帖最後由 暮四郎 於 2019-8-9 19:39 編輯 ]\n\n[ 本帖最後由 暮四郎 於 2019-8-9 19:20 編輯 ]\n\n[ 本帖最後由 暮四郎 於 2019-8-9 19:14 編輯 ]

【余文王之孙=】今按:此处“孙”下之“=”当为无意义重文号。

【余非敢乍(作)聭】今按:此句似当读为“余非敢乍(作)聭(威)”。

【楚既为忒,吾徕匹之】今按:从字形和辞例看,所谓“徕匹”恐当释读为“逑匹”。

【行相曾邦,台(以)长辝夏】今按:“长”解为延长不好理解,似当解为“为……之长”。

【余AB下屖】今按:此句应该释读为“滅没下屖(夷)”。
  
【羼其C龢(和)】今按:此句當釋讀爲“侃其平和”。
  
【用受D福】今按:此句第三字右上部是“害”,可读为“胡”。


以上意見定稿于2019年8月1日。
發表於 2019-8-10 12:05 | 顯示全部樓層
1.「余非敢乍聭」,當讀為「余非敢作恥」,也就是見於《左傳•哀公二年》「無作三祖羞」、《襄公十八年》「無作神羞」、《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壹)•皇門》簡13「母(毋) (作)俎(祖)考䐓(羞)才(哉)」的「作」。亦即楚簡常見的「詒羞」。銘文為配合押之韻,遂改「羞」為同義詞「恥」。
 樓主| 發表於 2019-8-9 19:26 | 顯示全部樓層
A、B、C、D四字圖片見下
搜狗截图20190809190634.jpg
 樓主| 發表於 2019-8-9 19:50 | 顯示全部樓層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这里贴出的只是部分看法。
發表於 2019-8-9 20:39 | 顯示全部樓層
“文王”所指是周文王還是楚文王,其他同仁有不同意見。
“子加嬭”前一字,小新先生釋作“㝃”(但小新先生所說的“乃”字實際上並不存在),賈連翔先生也有相同意見。夏立秋先生讀作“勉”,石小力先生認爲從沈從子,讀作“沖”。
對以上兩處的理解關係到如何認識嬭加在銘文中所扮演的角色,目前大家尚有分歧。總的看來,首段應是曾人自述先世。

“之邦于曾,余非敢怍恥”指的是自受封於曾,不敢有辱使命。

“楚既爲式,吾逑匹之”指的是曾國依附楚國之事,可參見曾侯與編鐘銘文“周室之旣卑,吾用燮就楚”。

整理者所謂“密臧”,夏立秋先生讀作“毖壯”,石小力先生也有相同的意見。

“悠悠羌羌”之“羌羌”,小新先生讀爲“鏘鏘”,石小力先生也有相同的意見。
此外,亦或可讀爲“將將”,《詩·魯頌·閟宮》:“犧尊將將,毛炰胾羹,籩豆大房。”王肅認爲“將將”訓美盛。

夏立秋先生和小新先生所釋“蠠沒/黽勉舒遲”,石小力先生有相同的意見。暮四郎先生曾有“下夷”的意見,程浩先生亦有此說。

夏立秋先生所謂“齋齋翼翼”,小新先生所謂“齊齊趩趩”,石小力先生讀作“齊齊翼翼”。

“寶福”之“寶”,夏立秋、小新、暮四郎均改釋作“胡”,石小力先生有相同的意見。

目前字詞的問題已經基本得到清理,一些看法撞車也很正常,可以反映大家觀點的趨同。
發表於 2019-8-9 21:30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於2019年7月中旬據網絡資料亦寫一小文《嬭加編鐘銘文補釋》,8月8日見清華網站有陳先生文討論,8日遂投給清華網站,不過現在仍未見刊出,文中有如下觀點:
1、“文王之孫”之“孫”,第一、三組編鐘該字有兩個短橫,第二、四組則無。根據金文中器主自報家門涉及祖輩、父輩時,其格式基本上都是“某某之孫、某某之子”(偶作“某某之子、某某之孫”),又據第二、四組“孫”下無重文號以及金文中重文號誤衍的現象多見,傾向於一、三組編鐘“孫”下重文號乃誤衍。
2、密臧我猷之“臧”可讀作“壯”。《清華簡(伍)•封許之命》簡5“ (壯)耆尔猷”、《詩經•小雅•采芑》:“方叔元老,克壯其猷。”亦是“壯”與“猷”搭配之例。3、所謂“虩”字應是一個從“免”得聲的字,所謂“小子”之“小”當是“乃”字。“ ”似應有勉勵、 告知一類的意思,“余 乃子加嬭曰”後至“作辝邦家”這一段是曾侯寶告知加嬭他治理曾國的歷史。出土編鐘實應定名爲“余編鐘”或“加嬭夫編鐘”或“曾侯寶編鐘”,“龔公”應該是曾侯寶的父親而非曾侯寶。4、“殹”當讀作“繄”,屬下讀。“(余),殹(繄)民之氐巨”與王子午鼎(《集成》02811)“令尹子庚,殹(繄)民之所極”恰可比較。5、所謂“減”字根據偏旁組合,可看作是增加“口”符的“滅”字繁體,鐘銘“滅𩓔”似應讀作“蠠沒”。6、所謂“下辟”之“辟”,從字形看,顯然是“屖”字,“下屖”見於曾伯桼壺銘,亦即“害遟”、“㝬遲”、“叚屖”,研究者一般讀作“舒遲”。7、龖龖豫政或可讀作“習習舍政”或“走+袁 走+袁舍政”。8、“羼其兮龢”之“兮”當改釋作“平”。鐘銘之“羼”當訓“交雜”、“交錯”一類意思,“羼其平龢”指該編鐘的平、龢之音相交錯,此句實亦可表述爲“既平既龢”或“既平且龢”一類。9、“齊翼”下有重文,當讀作“齊齊翼翼”,“恭敬”貌。10、“歌”的異體“訶”上加注了“皮”聲,這爲牙音與唇音交涉又提供了新的例子。11、所謂“用受寶福”之“寶”應是從玉從廾從害之字,它與金文中表示給予義的“害”、“割”應表示同一詞。
  此外,《初步》釋文還存在一些小問題,如“吉”後漏釋“金”字,“黃鎛”之“鎛”未括注爲“ /鑪”,“孝”誤作“考”,“嘉客”後面頓號誤作逗號等。
正所謂“閉門造車,出門合轍”,從大家討論看出,很多東西大家基本達成一致意見。
發表於 2019-8-10 11:05 | 顯示全部樓層
石小力先生也認爲“殹”讀爲“繄”。
不過“繄”在古書中用例很少,意義也很狹隘,主要相當於“唯”。我認爲楚簡或楚系金文中的“殹”基本讀作“抑”或“伊”。

這裏總結一下各家對全篇要旨的理解:
發表者認爲“余虩小子加嬭曰”之後的話出自嬭加之口。小新先生認爲發表者對文意的把握大致可從。
程浩先生認爲,第一段發言人爲楚文王裔孫,楚穆王長子楚莊王。“文王”指楚文王,“娩小子”是嬭加在楚莊王面前的自稱,其人爲莊王之女。隨仲羋加媵器的做器者,也卽楚莊王。
石小力先生也認爲“文王”是楚文王,不過他認爲全篇銘文都出自嬭加之口。
夏立秋先生認爲“余勉子加嬭曰”之後的話應該是曾侯勉勵加嬭的話,全篇三段銘文的主語應該是一致的,都是曾侯。
“藝槃pan”先生認爲“余免乃子加嬭曰”之後的話是曾侯寶告知加嬭他治理曾國的歷史,“龔公”應該是曾侯寶的父親而非曾侯寶。
我認爲至少第一段係曾人自述先世。
目前大家的分歧較大,有待進一步研究。
發表於 2019-8-10 11:55 | 顯示全部樓層
付强:《嬭加编钟铭文补释》,《古文字强刊》2019年7月10日。
帥禹之堵。
帥,《释读》一文读作“率”,训为“表率”。这句与叔夷镈“处禹之堵”,秦公簋“鼏宅禹迹”类似,辞例相互比较我们认为帥应该相当于处、宅的意思。
余文王之孙,穆之元子,出邦于曾。
余,《释读》一文没有说指谁,我们认为余指的是嬭加的丈夫曾侯宝。文王之孙,《释读》一文认为当理解为“文王的孙子”,我们认为这里的孙是泛称,孙当理解为泛称后裔,不是特指孙子,这种用法的孙在春秋战国自报家门的金文中很常见。穆之元子,当理解为曾侯宝是穆的长子。曾侯宝后面铭文讲到他早逝,被称呼为恭公,我们可以推测穆之元子的穆应当是曾侯宝父亲的谥号。
孙字下面有重文符号,此句当释为“余文王之子孙”。
行相曾邦。
这句的主语是嬭加,嬭加由随仲嬭加鼎知道她是楚王的女儿,嫁给曾侯宝为妻。楚王称曾国为随,嬭加称曾国为曾邦。曾就是随,我们认为曾人始终称自己的国家为曾,曾国以外的人称曾国为随,曾随一国二名的谜团已经揭开。
石保用之。
石,《释读》一文读为庶,我们认为石当读为世,世保用之,金文习见。石也有可能读为永,永保用之,金文习见。
注释:
郭长江、李晓杨、凡国栋、陈虎:《嬭加编钟铭文的初步释读》,《江汉考古》2019年第3期。
發表於 2019-8-11 00:16 | 顯示全部樓層
没有看到照片和简报,就网络所见释文跑火车。
堵还是读为都聚之都。
这是曾相受顾命,熬到世子成立,正式冠冕时的祝訓。曾相编钟,不见其名。
發表於 2019-8-14 19:24 | 顯示全部樓層
【用受D福】“D”除读“介”、“胡”之外,或可读为春秋时期楚系金文,包括曾国金文常见的“祜福”之“祜”。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手机版|小黑屋|简帛网

GMT+8, 2019-11-16 00:17 , Processed in 1.05395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