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6516|回復: 45

曾公[田+求]編鐘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4-28 17: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如圖

001.png
 樓主| 發表於 2020-4-28 19:15 | 顯示全部樓層
如圖

002.png
發表於 2020-4-28 21:03 | 顯示全部樓層
鎛銘27—28行“{帛+頁}天孔惠”之“帛+頁”,整理者根據有一例左上爲“甶”形而疑隸作“顒”,讀爲“偶”。按此字三見,左上二例皆爲“白”,作“甶”者當是偶訛;且左下亦與“禺”不合。“偶天孔惠”義難通釋。我認爲此句很可能當釋讀爲“昊天孔惠”,《詩·小雅·節南山》咒罵“昊天不惠”,與此用意適反。若此,頗疑此字可釋爲“顥”。《說文·頁部》:“顥,白皃。从頁,从景。《楚詞》曰:‘天白顥顥’,南山四顥,白首人也。”段注認爲“白皃”當作“白首皃”。“顥”實即皓首之“皓”的本字。既然“顥”的本義爲“白首皃”,其字本从“白”是很合理的,鎛銘此字左上正爲“白”,“顥”反而是後起之體。鎛銘這個“顥”字左半的“帛”形,不知有沒有可能就是“皋”之所從出者?識此以待後考。
發表於 2020-4-28 21:08 | 顯示全部樓層
所謂“一帝”的“一”應該是“二(上)”的缺刻。
發表於 2020-4-28 21:44 | 顯示全部樓層
俾辝千佅,佅或可讀為歲(參《古字通假會典》“昧與劌”條)。
發表於 2020-4-28 22:20 | 顯示全部樓層
如圖
QQ截图20200428221445.png
發表於 2020-4-28 22:21 | 顯示全部樓層
據曾公求銘文,加羋編鐘銘文中的“余虩小子加嬭”,所謂的“虩”字,也應是“乳”字,該句應讀為“余孺子加羋”。
發表於 2020-4-29 08:50 | 顯示全部樓層
銘文中的“聖”字,皆應讀爲“聲”。
發表於 2020-4-29 10:48 | 顯示全部樓層
俾辝千佅(嵗),【帛+頁】天孔惠,【帛+頁】大概是頗的異體,《說文》:“頗,頭偏也。”帛、皮音近可通。銘文中【帛+頁】似應讀為被。
發表於 2020-4-29 13:03 | 顯示全部樓層
“敝蔡南門,質(誓)應亳社”一句中的“敝”,整理者認爲:

敝,讀爲蔽,本義爲屏障,引申有庇護之意。《左傳·昭公十八年》:“葉在楚國,方城外之蔽也。”杜預注:“爲方城外之蔽障。”《左傳·昭公二十年》:“齊氏用戈擊公孟,宗魯以背蔽之。”《左傳》以“葉”爲方城之蔽,而銘文是說以曾爲蔡南門之蔽,可以類比。

“亳社”,整理者原釋作“京社”,“ee”先生改釋作“亳社”,可從。“誓應亳社”,指曾國與應國盟誓於亳社。相應的,“敝蔡南門”也應是一種禮。

《左傳》襄公元年:“凡諸侯即位,小國朝之,大國聘焉,以繼好結信,謀事補闕,禮之大者也。”宣公十四年:“孟獻子言於公曰:臣聞小國之免於大國也,聘而獻物,於是有庭實旅百。”文公九年:“冬,楚子越椒來聘,執幣傲。”宣公九年:“孟獻子聘於周,王以爲有禮,厚賄之。”昭公五年:“入有郊勞,出有贈賄,禮之至也。”《周禮·秋官·司儀》:“凡諸侯之交,各稱其邦而爲之幣,以其幣爲之禮。”《禮記·禮器》:“賓客之用幣。”諸侯間朝聘有相互贈賄致幣的環節,“敝”或讀作“幣”,指車馬玉帛等聘享之物,對應朝聘之禮。《莊子·說劍》“聞夫子明聖,謹奉千金以幣從者”,“幣”亦可用作動詞。南門爲古代都城的正門,且靠近宗廟、社壇,是朝聘的重要場所。

朝聘之禮常與盟誓之禮相隨。“幣蔡南門”與“誓應亳社”互文,當指曾國與蔡國、應國的結盟。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

GMT+8, 2020-9-19 17:59 , Processed in 1.05928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