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潘灯

[原创] 清華簡《五紀》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12-19 18:0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fei 於 2021-12-19 18:48 編輯

    劉新全先生《讀清華簡〈五紀〉劄記一則》(簡帛網,2021年12月19日,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3814#_ednref2“澤”屬下,斷句“澤(擇)五穀濾酒”
    今按:“澤”屬下可從,但破讀“擇”則非。如果這樣,就不能像下文“沐”云云,很好體現本小節強調“水”的功能的主旨“澤”當讀為“[米睪]”/“釋”。《說文》米部“[米睪],潰米也。”段注:“按:漬米,淅米也。漬者初湛諸水,淅則淘汏之。《大雅》作釋,[米睪]之叚借字也。”《詩·大雅·生民》“釋之叜叜,烝之浮浮”,毛傳:“釋,淅米也。”《玉篇》:“[米睪],漬米也。”“漬”之此義虎溪山漢簡《食方》數見)
    而且,“澤([米睪]/釋)五穀”可能也需要單獨斷開即“澤([米睪]/釋)五穀、濾酒”,此兩者與下文諸項是並列關係,都是水之功能體現
發表於 2021-12-19 19:5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fei 於 2021-12-20 10:13 編輯
gefei 發表於 2021-12-19 10:14
簡36讀為“傾”的之字,觀字表字形,並非如原隸定从“立”那樣,而是與楚帛書、安大《詩經》之字一樣,也明 ...

簡49“幣不用良,用利奴(絮)”,對比前文簡48“不用玉,用璞石”,“利”的詞義至少不會帶積極色彩。上博簡《鄭子家喪》講子家弒君,描述其死後不葬以禮,“使子家利木三寸”,“利絮”與“利木”的“利”當表示一詞。可惜《鄭子家喪》“利”字解釋爭議未定(可參楊澤生先生《上博簡〈郑子家丧〉之“利木”試解》。“利”如果是裂的意思,則“利絮”則為碎絮,如表示惡,則為惡敗之絮,如果是“黎庶”之“黎”,則為一般、平常之木、絮。但總感覺有“隔”不順)。
又,袁金平先生《清華簡五紀“眉”字補釋》(https://www.ctwx.tsinghua.edu.cn/info/1081/2751.htm,清華網),解決了“眉”的問題。那麼,“利木”“利絮”也可以從“眉”“利”通假的角度考慮?(如“”“糜”之類。亦總感覺不合適)。待考。
發表於 2021-12-19 21: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fei 於 2021-12-20 08:57 編輯

《五紀》“壇”上“尒”與“米”形之間的變化(《字表》206頁),類似情況也見於“聞”字古文“米+耳”,學者們指出源自金文上部(《五行》“聞”也作此形),參張富海先生《漢人所謂古文之研究》第155頁;“米”形可作此變化,則疑簡81之字,即字表156之字,會不會是“衰+攵”之訛形?上部“文”形近似。當然,把其“米”換成“尒”形也與常見的“衰”還有別。待考。

34“大昊間之”,可讀“簡”,核實、檢查
43-44當斷句作“樹設邦家、廟祧、經述、道載、正卿”(“經述”可讀道路義的“徑術”,也可能道、方義的“經術”)

簡117“繮施大振”,注釋疑“繮”為“紳”、讀“陳”,有理。“陳施”義近,在此猶言卒伍行列、部曲,即下所謂“左X右X”之類
發表於 2021-12-19 22:03 | 顯示全部樓層
《五紀》中的“[午㯥]”是一個雙聲符字。“[午㯥]”之上部所从的“午”實為“舂”之省聲,類似的寫法也見於郭店簡《唐虞之道》簡26“[耳午]”字,有學者已指出“[耳午]”字所从的“午”是“舂”省聲;下部所从的“㯥”實是“東”之繁體,“束”也有類似的重複形體的寫法,而“束”“東”是同源字,可以類比。簡78“笀[午㯥]”可讀為“梁棟”。“大角”星又稱“天棟”“棟星”,將“梁棟”與之聯繫是很自然的。簡101“背璚[午㯥]”之“[午㯥]”可讀為“衝”。天文學以及古代五行家都有“衝”的提法。具體可參看拙文《說清華十一〈五紀〉中的“[午㯥]”字》,待刊。
發表於 2021-12-19 22:05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01整理者原釋:“日月童(動),軍(暈)耳(珥)比,背矞(璚)遭(?),朿(次)隹(唯)巟(荒)。”今按:“朿隹”當讀爲“觜巂”,此猶曾侯乙墓所出漆箱星宿“觜巂”寫作“此隹”(“此”、“朿”音近可通)。這裏是用“觜巂”代指星宿。簡文前面提到二十八宿時,“觜巂”之名未出現。“荒”訓“昏暗”,意謂星光昏暗,與前言日月雲氣異象相類。
發表於 2021-12-19 22:13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01-102“黃帝大悤”,注釋云:“或讀為‘悚’,驚懼。”庶幾得之。帛書《五行》“[口雙]”對應郭店本“聰”,“悤”最直接的讀法是“[忄雙]”,即《說文》“愯”字:“愯,懼也。从心,雙省聲。《春秋傳》曰‘駟氏愯’。息拱切。”段注:“从心、雙省聲。息拱切。《春秋傳》曰‘駟氏愯’,昭公十九年《左傳》文,今本作聳,後人所易也。又昭六年《左傳》‘聳之以行’,《漢書·刑法志》引作[忄雙],晉灼曰‘古悚字’。”
 樓主| 發表於 2021-12-19 22:33 | 顯示全部樓層

周金文史梅兄簋中的“梅”作: 史梅兄簋.png ,簡中所謂的“悍”字,似乎與其下部所從“ 微信图片_20211219222256.png ”為一字,此形一般釋“某”或“呆”,讀“梅”。結合後文“瘍”,在《五紀》簡中或可讀“霉”。
發表於 2021-12-19 22:3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fei 於 2021-12-19 23:18 編輯

  疑簡102或可斷讀作:“日月童(重)軍(暈),耳(珥)[門才匕](比)背矞(璚),X(遭?)朿隹(唯)巟(荒)。”帛書《日月風雨雲氣占》:“月軍(暈)二重,倍(背)潏(璚)在外,私成外;倍(背)潏(璚)在中,私成中。月比,其國憂。”
  不知兩段文字的“比”意思是否一樣,又見“月八日南陛(比),陰國亡地。月不盡八日北陛(比),陽國亡地”,帛書的“比”或認為是向的意思(劉樂賢先生《考釋》163頁)
發表於 2021-12-19 23:3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好好學習 於 2021-12-19 23:35 編輯


1111.png
發表於 2021-12-20 00:11 | 顯示全部樓層
簡50、簡52“[㐭+土]除”與簡59、60“善于西(南/東/北)宅”,“[㐭+土]”、“善”用字差異明顯,應是有意分別。若依《禮記•祭法》“是故王立七廟,一壇一墠”,鄭注:“封土曰壇,除地曰墠”,則“[㐭+土]”可讀爲“墠”,“善(壇)”可讀爲“壇”。不過從文字及古音角度看,“[㐭+土]”即後世“壇”字,“善(壇)”與“墠”音更近,則《五紀》作者正好認爲“封土曰墠,除地曰壇”也未可知。
簡78:似應改讀爲“春浥免難、秋載落霜於軫。”《史記•天官書》:“軫爲車”,故車在春天霑染“免難”(詞義待考,可能與露水有關),秋天載上落霜。

另外,幾條標點問題:
簡37:“天其號曰蒼皇,高畏”,中間的逗號應改爲頓號。
簡120:“天之五正:且(助?)、畀(?)、比、治、輯。”“天之五正”下的文字是五正的具體內容。

簡61:“曰四宅,四域天下,”應改爲:“曰:四宅。四域天下,”此“曰:四宅”諸字是對前文的說明,應是圖表說明文字的遺留(參簡97“正列十乘有五”是非常明顯的圖表說明文字)。後面的“四域天下”是否也應歸入圖表說明文字,待考。(此條爲“松鼠”言)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2-10-8 03:03 , Processed in 0.04040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