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14956|回復: 79

[原创] 安大簡《仲尼曰》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3-31 13:2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2022年第3期《文物》雜志第75-79頁刊發了徐在國、顧王樂先生的《安徽大學藏戰國竹簡<仲尼>篇初探》一文,披露了安大簡的最新內容,這應該是即將出版的安大簡第二輯中的內容。


從簡書用筆結體來看,安大簡《仲尼》篇與第一輯公布的《詩經》篇,書法風格接近,大多字形扁平,筆畫酣暢淋漓,筆筆不茍,剛柔相濟,堪稱書法神品。從字形來看,簡1中有字釋“蘩”(如圖1),讀“繁”,辭曰“花繁而實厚”,字形釋讀可信。但我們總覺得此字與楚文字當中的“襄”有相通之處。楚文字“襄”多見,一般左下從“土”,右下從攴或又;楚文字“繁”左下一般從女,右下從“糸”,在可識的字形中,右下很少從“攴”,這是首見。不過,其字形不難理解,其中間部分即“每”的截除,現在終于可以在楚文字中看到“繁”從“敏”的痕跡了。


看到《仲尼》篇中的“蘩”,我們還想起清華簡《五紀》篇中的“讓、纕”,還有編后所附上為一橫,左下從糸的不識之字(我們之前認為此字即“纕”的省變),同樣從糸,且字中均有長橫,細審楚簡中“襄”的上部和“蘩”中間“每”的字頭寫法很是相似,這不得不讓我們產生二字或許在字形上有某些聯系,或書手在抄錄時可能有混淆之嫌。


簡1中的“厚”字也是一個新見字,上從石,下從生。(見圖2)之前所見“厚”字,下部或從毛,或從干、戈、主等,或下部從“句”為聲。從“生”當是由清華五《厚父》簡13中的“厚”形字而來。(見圖3)

蘩.png 图1    厚.png 圖2    厚2.png 圖3

 樓主| 發表於 2022-3-31 14:14 | 顯示全部樓層
據原文介紹,安大簡《仲尼》最后一句為“中尼之耑[言屰]也,仆快周恒。”徐文主張把“耑[言屰]”讀“論語”,在其括注當中,或說讀為“短語”,孰是孰非,還有待進一步探討。
發表於 2022-4-7 22:56 | 顯示全部樓層
“仆快周恒”之“仆快”,徐先生引李家浩先生之說疑讀“樸慧”。按上博六《孔子見季桓子》簡22有“斯不(辶卜)”之語,“(辶卜)”字以往有多種理解,李春桃師在一篇未刊稿中曾言及此,認為舊說當中釋“(辶卜)”讀“敏”說較優。此處“仆”讀“敏”亦可讀為“敏”,且“敏慧”一詞見於典籍。
發表於 2022-4-10 11:2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22-4-10 11:24 編輯

“[言屰]”字也見於清華簡《保訓》,用爲“逆”,這裡讀為“語”亦可,“語”、“逆”同疑紐雙聲、魚鐸對轉疊韻,中古音裡也都是開口呼三等字,讀音相近。“耑”也許當即《荀子·勸學》“端而言”之“端”,楊注:“端,讀爲喘。喘,微言也。”《臣道》作“喘而言”,楊注:“喘,微言也。”“端(喘)語”即“微言”之意。《漢書·藝文志》:“昔仲尼没而微言绝,七十子丧而大义乖。”
發表於 2022-4-10 11:41 | 顯示全部樓層
“僕快周恆”,“快”同“駃”,是疾速義,“僕快”當即古語之“僕遬”,是短小之貌(說詳見王引之《經義述聞》卷二十八《爾雅下》“樕樸心”條)。“周恆”讀“周極”疑是,是周備、詳盡之意。“仲尼之端語,僕快周極”,意思是仲尼的微言,語言簡短卻道理周備詳盡,此正《論語》之特色也。
發表於 2022-4-14 20:45 | 顯示全部樓層
安大簡《仲尼曰》簡1“中(仲)尼曰:‘芋(華)蘩(繁)而實厚,天;言多而行不足,人。’”整理者似乎是將這裏的“天”與“人”理解爲相反的關係;但是從《大戴禮記》與《說苑》的相關句子來看,“天”的開花多而結果少,與“人”的誇誇其談而少有實際行動,實際上是一種類比的關係。即從自然現象中的“華而不實”類比引申到人事上的“華而不實”,二者是一致的而非相反的。如果安大簡的“厚”字確實可信(此字值得存疑),那麼安大簡的書手很可能在抄寫中漏抄了一個“不”字,原文很可能本作“芋(華)蘩(繁)而實[不]厚,天;言多而行不足,人”。
發表於 2022-4-18 14:51 | 顯示全部樓層
安大簡《仲尼曰》簡1“厚”字应是“厚生”的合文,类似写法可参看信阳简2-8“厚奉”合文。这样处理,上下句字数相同,“華繁而實厚生,天;言多而行不足,人”。
 樓主| 發表於 2022-4-18 15:59 | 顯示全部樓層
藤本思源 發表於 2022-4-18 14:51
安大簡《仲尼曰》簡1“厚”字应是“厚生”的合文,类似写法可参看信阳简2-8“厚奉”合文。这样处理,上下句 ...

此說可從!
發表於 2022-4-19 11:20 | 顯示全部樓層
简1“蘩”中间所从“弁”的写法保留古意,与头戴冠饰的人形相似,字形可参看董珊:《释苏埠屯墓地的族氏铭文“亚醜”》,《古文字与古代史》第四辑,第342页。
發表於 2022-4-19 22: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白羽城 於 2022-4-19 23:02 編輯

文中说简本“己不胜其乐”是针对上文“人不胜其忧”而言的,意谓自己不能承受“其乐”,此“乐”应是指人之“乐”。这种解释叫人费解,如果“乐”是指人之“乐”,那么“乐”从何而来呢?


很明显,无论是“乐”还是“忧”,这两种情绪都是针对“箪食瓢饮”这样的物质条件(而且是普遍被认为较差的物质条件)而言的。只不过面对简朴清贫的生活条件,人采取的态度是不堪其忧,而颜回的态度是不堪其乐。这样解释,才可以展现颜回其品德的优异之处,是值得大家学习的。所以今本才赞其“贤哉”,简本孔子才说“吾不如”。


假如按照作者的说法,“乐”应是指人之“乐”,那么整体的文意就变样了。人一会儿不堪其忧,一会儿自己又不堪其乐,不但态度分裂,而且这里面还有颜回什么事儿呢?退一万步讲,就算忧与乐都是指“人”,与颜回无涉,那相邻的两句叙述显得太赘余,还不如表达成“人不胜其忧,亦不胜其乐”。


故我们认为,简本“己不胜其乐”的确是相对“人不胜其忧”而言的,但是情绪发出的主体不同。人对“箪食瓢饮”是不胜其忧,颜回对“箪食瓢饮”则是不胜其乐。此处的“己”,仍然以代表颜回自己为佳。换成“人”或者“仲尼”,都会显得迂曲难通。综合来看,虽然简本和今本的表述方式不同,这一句的解释还是应当从杨伯峻先生的说法,译作“颜回却不改变他自有的快乐”。完全按照简本的叙述逻辑,当译作“人们对此感到的忧虑无以复加,而颜回自己对此感到的快乐无以复加”。


与简本相似的辞例,可以参看《博物志》卷六:“曾子曰:弟子不学古知之矣,贫者不胜其忧,富者不胜其乐。”其中“不胜其忧”与“不胜其乐”相对而言,且各有主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2-12-9 04:44 , Processed in 0.03808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