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潘灯

[原创] 安大簡《仲尼曰》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5-2 15: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质量复位 於 2022-5-2 15:39 編輯

安大簡《仲尼》簡1“芋(華)蘩(繁)而實[石生]”中的“[石生]”應分析爲从石、生聲,讀爲“省”。上古音“生”屬心母耕部,“省”屬心母耕部。二字聲母、韻部均相同。出土和傳世文獻中可見“生”聲字與“省”字通假。如“眚”“省”古通(《簡帛古書通假字大系》P1147—1148)。《説文解字注》目部:“眚,又假爲減省之省。”“[礻眚]”“省”古通、“省”“姓”古通(《簡帛古書通假字大系》P1147)。季旭昇先生認爲“眚”“省”本爲一字(《説文新證》2014版P269)。“省”有減少、簡約的意思。傳世文獻中可見“繁”“省”對舉。如《荀子•禮論》:“文理繁,情用省,是禮之隆也。”又“文理省,情用繁,是禮之殺也。”《論衡•自紀》:“今所作新書,出萬言,繁不省,則讀者不能盡。”簡文“華繁而實省”意爲花開繁盛而果實少。安大簡《仲尼》“華繁而實省”可與《大戴禮記•曾子疾病》“華繁而實寡”合觀,“省”與“寡”是義近的異文。傳世古書中可見“省”“寡”對文。如《商君書•靳令》:“國以功授官予爵,則治省言寡;此謂以法去法,以言去言。”《管子•八觀》:“是故明君在上位,刑省罰寡,非可刑而不刑,非可罪而不罪也。”
發表於 2022-5-2 16:53 | 顯示全部樓層
白羽城 發表於 2022-4-19 22:57
文中说简本“己不胜其乐”是针对上文“人不胜其忧”而言的,意谓自己不能承受“其乐”,此“乐”应是指人之 ...

贊成「此处的“己”,仍然以代表颜回自己为佳。」簡文「人不勝其憂,己不勝其樂」是指簞食勺漿的儉貧生活,一般人憂愁得受不了,顏回卻快樂的不得了,藉此來對比二者的境界。
 樓主| 發表於 2022-8-16 15:50 | 顯示全部樓層

安大簡《仲尼曰》初讀

微信图片_20220816083213.jpg

安二《仲尼曰》簡1(源自中西書局公眾號)


安二《仲尼曰》簡1我們試讀如下:

中(仲)尼曰:“芋(花)蘩(繁)而實厚,天;言多而行不足,人。”

中(仲)尼曰:“今人不信其所貴而信其所戔(賤)。”

《寺(詩)》曰:“皮(彼)求我,若不我”。



第一、二句分別與《大戴禮記》《禮記·緇衣》有關,但不盡相同。全文或為早期的《論語》傳抄本。

由“蘩(繁)”字,我們聯想到清十一《五紀》簡117中學界多次討論的“ 图片2.png ”字,是否即簡中“ 图片1.png ”的省變,讀“繁”或與“繁”有關的通假之字。


 樓主| 發表於 2022-8-16 15: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潘灯 於 2022-8-16 16:15 編輯

《大戴禮記·曾子疾病》:“夫花繁而實寡者,天也;言多而行寡者,人也。”簡中的“厚”正與“寡”辭義相反,這是個有趣的現象。
發表於 2022-8-19 11:45 | 顯示全部樓層
《仲尼曰》最後一句从言从屰的那個字,又見於清華簡《保訓》簡6。《保訓》的辭例是“咸順不逆”,順、逆對舉,非常順適。相比較而言,把从言从屰的字按照已有的楚簡用字讀爲“逆”可能是更直接的辦法。
發表於 2022-8-20 10: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质量复位 於 2022-8-20 11:26 編輯

簡10—11“見善如弗及,見不善如△”之“△”可從整理者另一説,即讀爲“及”,出土文獻中有二字通假的例證(《安徽大學漢語言文字研究叢書:李家浩卷》P146—148、《非簡帛類戰國文字通假材料的整理與研究》P335、《簡帛古書通假字大系》P917、《談清華簡〈祭公〉〈邦家處位〉中的“△”字》,《文物春秋》2022年第3期)。“及”“△”都用爲“及”,這是同一簡中异字同用的現象,陳偉武先生有過很好的研究(《愈愚齋磨牙二集:古文字與古文獻研究叢稿》P33—38)。
發表於 2022-8-20 21:07 | 顯示全部樓層
《仲尼曰》簡3的“死”字讀爲“伊”,可信。《說文》:“古文伊从古文死”,又上博簡《容成氏》簡26“伊洛”之“伊”即寫作从水、死聲之字。《說文》:“伊,殷聖人阿衡,尹治天下者。”頗疑《仲尼曰》的“伊”就是指“伊尹”。侯乃峰先生認爲簡3从言从𢆶之字爲重文,讀作“孳孳/孜孜”,指禹的“勤勉不懈,努力作事”。循此思路,前句“死(伊)諿=”可能也是對伊尹勤勉從事的形容。“諿諿”似可讀爲“捷捷”,《說文》:“緁,緶衣也。从糸、疌聲。”段玉裁注云:“《喪服傳》:‘斬者何,不緝也。齊者何,緝也。’齊即𪗋,緝即緁,叚借字也。”《詩經·大雅·烝民》:“征夫捷捷”,孔穎達疏云:“舉動敏疾之貌”。《莊子·讓王》中曾提到“湯曰:伊尹何如?曰:強力忍垢”,又《漢書·谷永傳》:“宜夙夜孳孳,執伊尹之彊德”,所謂“強力”、“彊德”,似乎傳說中的伊尹本就以勤勉力行聞名。《左傳·襄公二十一年》:“伊尹放大甲而相之”(《竹書紀年》說伊尹“乃自立也”),《說文》稱他是“尹治天下者”,所以簡文說“伊捷捷而禹孳孳,以治天下”,也是符合伊尹身份的。
發表於 2022-8-20 22:15 | 顯示全部樓層
《仲尼曰》簡6“仲尼曰:仁而不惠於我,吾不堇其仁。不仁[而]惠於我,吾不堇其不仁。”解釋這句話的關鍵在“我”字,如果照字面理解,孔子對於“仁”和“不仁”的判斷竟然是出於是否惠及自己,這顯然是沒有道理的。“我”其實應該讀爲“義”,這種用法楚簡習見,比如郭店簡《唐虞之道》、《語叢一》、《語叢三》等。“仁而不惠於義”,相當於說達到了仁但沒達到義;“不仁而惠於義”,指雖然不夠仁但達到了義。《唐虞之道》簡8+9“愛親忘賢,仁而未義也;尊賢遺親,義而未仁也。”簡文的“堇”很怪,大概意思應該相當於“稱”。即孔子對於“仁而不惠於義”,不稱其“仁”;對於“不仁而惠於義”,則不稱其“不仁”。“惠於義”這種表達大致可與《管子·度地》:“天下之人皆歸其德而惠其義”相比照。
發表於 2022-8-20 23: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小松 於 2022-8-20 23:39 編輯

簡13:最後四個字,仔細觀察“快”和“恆”的“心”形,和之前的“心”都不一樣,應當是不同書手所寫,很可能跟前面內容不連讀。整理者隸定爲從言從屰的字,讀爲“語”目前來看幾乎沒有積極的通假例證,用字習慣也不合適;而往“逆”方面考慮也感覺似乎沒有出路。右旁除“屰”之外,還有可能是“弋”。它與《上博一·緇衣》簡2的“弋”完全一樣。也許此字從言從弋,讀為“識”,這句話即:“仲尼之耑(短),識也。”大概是批評孔子的“識”。也可能是“仲尼之耑(短)識也”,用來批評前面孔子說的內容。——以上姑妄說之,希望能給這句話的研究提供一點其他思路。
發表於 2022-8-20 23:47 | 顯示全部樓層
激流震川2.0 發表於 2022-8-20 22:15
《仲尼曰》簡6“仲尼曰:仁而不惠於我,吾不堇其仁。不仁[而]惠於我,吾不堇其不仁。”解釋這句話的關鍵在 ...

甚善!頗疑“堇”讀爲“矜”。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3-2-3 11:19 , Processed in 0.03690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