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潘灯

清華簡《參不韋》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10-20 10:56 | 顯示全部樓層
潘灯 發表於 2022-10-19 22:03
簡5“顯五色唯文”,其“顯”原簡作“”,與楚文字中常見的从頁,㬎聲之“顯”明顯不同。原文左似“魯”, ...

頗疑此字以“魯”為聲,可讀為“御”,為使用、服用之義。
發表於 2022-11-25 22:08 | 顯示全部樓層

清華簡十二《參不韋》研讀

簡11-12:司馬展甲兵戎事,修四封之內經緯術路,還封疆稼穡。
按:整理者“還”如字讀,但並未解釋。我們認為“還”可讀為“爰”,為連詞,相當於“與、及”。先秦文獻中“睘”聲字與“爰”聲字有相通的用例出現,如《左傳·襄公十九年》:“齊侯環卒”,《公羊傳》對應字作“瑗”。睡虎地《日甲·盜者》:“申,環也”,整理者讀“環”為“猨”。“爰”在先秦文獻可作並列連詞,如《書•顧命》:“太保命仲桓、南宮毛,俾爰齊侯呂伋,以二干戈、虎賁百人逆子釗于南門之外。”王引之訓“爰”為“與”。“還(爰)封疆稼穡”即“及封疆稼穡”,這正可與前面的“修四封之內經緯術路”相承接。此外,讀“還”為“爰”,訓為“與、及”,還可與簡10-11的“司工正萬民,乃修邦內之經緯城郭,濬污行水,及四郊之赴稼穡”的“及”相呼應。

發表於 2022-11-25 23:31 | 顯示全部樓層
继续讨论 簡11-12:司馬展甲兵戎事,修四封之內經緯術路,還封疆稼穡。
整理者解作“司马掌兵事,及封疆内道路、封地边界”,楼1结合前后文读“还”为“及”,有一定道理。但笔者认为当读为县,“司工”“司马”“征徒”其实应统一来看,司马所掌的“還封疆稼穡”其实与“司工”所掌的“四郊之赴稼穑”相对应,“封疆”与“四郊”所指较为明晰,“还”与“赴”则分别对两者进行限定。而李家浩先生此前读“还”为县,有环绕义,“还封疆”即封疆周边的地区。
發表於 2022-11-26 11:56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1-12“司馬展甲兵戎事,修四封之內經緯術路,還封疆稼穡”,簡文中的“展”、“修”、“還”似乎同爲動詞,比照簡10-11的“司工正萬民,乃修邦內之經緯城郭,濬污行水,及四郊之赴稼穡”,則“還”似與“赴”對應。所謂“赴稼穡”或指參與稼穡之事,《史記·司馬穰苴列傳》:“病者皆求行,爭奮出爲之赴戰”,“赴戰”即參戰,可與“赴稼穡”類比。“還”既與“赴”對應,頗疑“還”可讀爲“營”。《詩經·齊風·還》:“子之還兮”,《漢書·地理志》引作“子之營兮”。“營”是經營管理的意思,《左傳·襄公十四年》:“或撫其內,或營其外”。
發表於 2022-11-26 12:56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8:乃聽唯皇;簡90:乃聽不皇;簡100:聽唯皇。
“皇”字整理者未釋,我們認為似可讀為“廣”。《漢書·藝文志》:“書以廣聽,知之術也。”《前漢紀·孝平皇帝紀》:“以廣視聽也。”《後漢書·郭杜孔張廉王蘇羊賈陸列傳》:“刺史當遠視廣聽,糾察美惡,何有反垂帷裳以自掩塞乎?”
發表於 2022-11-26 19:12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2“徵徒正四郊之閉及徒戎”,以司徒的職掌看,似乎不應與“戎”有關。按楚文字用字習慣,“戎”可讀爲“農”,但“徒農”一詞仍舊費解。單純循音以求,恐怕“徒戎”或可讀爲“徒眾”。
發表於 2022-11-27 13:25 | 顯示全部樓層
激流震川2.0 發表於 2022-11-26 19:12
簡12“徵徒正四郊之閉及徒戎”,以司徒的職掌看,似乎不應與“戎”有關。按楚文字用字習慣,“戎”可讀爲“ ...

“戎”如字讀似也可。“戎”有兵士的意思。《易•同人》:“伏戎于莽。”“徒”有兵卒的意思。《詩•魯頌•閟宮》:“公徒三萬。”“徒戎”當是近義連用。“司徒”可掌師旅。《國語•周語上》:“司徒協旅。”
發表於 2022-11-27 16:54 | 顯示全部樓層
關於《叁不韋》中的“”,略陳鄙見,請大家批評。
《叁不韦》论坛发帖.png
發表於 2022-11-27 18:16 | 顯示全部樓層
關於“權”訓釋的一點補充
《叁不韦》发帖2.png
發表於 2022-11-29 13:47 | 顯示全部樓層
簡2+3+4:帝乃命【2】參不韋揆天之中,秉百神之機,播[艹外言]百堇(艱),審乂陰陽,不虞唯信,以定帝【3】之德。
按,與上文相應的本篇還見于以下兩段:
簡46+47+48+49:啟,乃【46】主唯土,乃尸唯疐,弗宅弗匿,播[艹外言]乃過而[罒冥]之。乃上唯天,司幾監【47】乂民盈而省之。司中視中罰,司命受罰命,乃而先祖、王父、父執【48】其成。
簡61+62:啟,汝乃逆天之命,亂、兇、懈,不用天則。萬民【61】唯自播自[艹外口],以情告。
從上下文看,“堇”與“過”、“亂兇懈”有關,所以“堇”應從整理者讀爲“艱”,程浩先生在“戰國文字研究青年學者論壇”發表的論文認爲“堇”讀爲“根”,應該有問題。
那麼,“[艹外言]”讀爲“散”可能更好。“外”楚簡常用爲“閒”。“閒”見紐元部,“散”心紐元部,二字古韻相同,聲紐有牙、齒之異。典籍中“簡”與“柬”常通假(《古字通假會典》第190頁),“簡”從“閒”得聲,而清華三《良臣》簡3“柬宜生”即“散宜生”,“柬”見紐元部,聲紐屬齒音,所以“閒”“散”二字音近可通。“播”有散義,《國語•晉語二》“隱悼播越”韋昭注、《呂氏春秋•必己》“盡揚播入於河”高誘注、《漢書•翟義傳》“逋播臣”顏師古注等皆訓“播”爲散。“播散”爲近義詞連用,傳布播撒的意思。而“簡”是簡擇之義,與表示不加選擇的播撒的“播”的意思還是有一定的差別。又,“[罒冥]”又見簡102,試讀爲“冪”,蓋的意思。


簡9+10:“乃修邦內之經緯城郭,濬[虍+亞]行【10】水。”
“[虍亞]”讀爲“壑”好,參清華八《天下之道》簡1“深其[氵+亞]而利其樝[阝章欠口]”,其中之“[氵亞]”我們及林引《讀清華簡(捌)〈天下之道〉零札》(“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2018年11月20日)即讀爲“壑”,《詩•大雅•韓奕》“實墉實壑”,毛傳:“言高其城,深其壑也”,《釋文》:“壑,城池也”,正可與《天下之道》“高其城,深其[氵亞](壑)”對比。
又,“樝[阝章欠口]”,我們以前以爲似應讀爲“阻障”,認爲末一字所从有可能是“障”而非“竷”,“清華八《天下之道》初讀”哇那第3樓、王寧第7樓認爲從“竷”讀爲“險”。他們的說法是正確的,參本篇簡37“竷易”即應讀爲“險易”。


簡22+23:隹(雖)彼不宜,唯(雖)山,啟,乃朋(凌)之;雖【22】澤,朕(騰)之;戎庶,克之;盜殘,得之。
本句句逗有更動。第一個“隹”亦應讀爲“雖”。“朋”整理者讀爲“崩”,然而看本句中的“騰”“克”“得”,都是主動者所發出的動作,“崩”顯然與這些動詞意義不諧,且把山崩塌的意義也偏于嚴重。“朋”應讀爲“凌”或“陵”,前者並紐蒸部,後者來紐蒸部,從聲紐來說,《老子》“渙兮若冰之將釋”,馬王堆帛書《老子》甲本行120、乙本行231皆作“淩(凌)”,正是唇音和牙音相通之證。所以“朋”與“凌”“陵”古音很近。《左傳•昭公二十五年》:“公徒釋甲執冰而踞”,正義:“《詩》云:‘抑釋掤忌’……掤與冰,字雖異,音義同,是一器也。”此則“朋”可借由“冰”而與“凌”相通之例。《管子•兵法》“凌山阬,不待鉤梯”,杜甫《望嶽》:“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呂氏春秋•論威》:“雖有江河之險,則凌之”,高誘注:“凌,越也。”《左傳•成公二年》:“齊侯親鼓,士陵城。”《文選•張衡〈西京賦〉》:“陵重巘,獵昆駼。”薛綜注:“猶升也。”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6-19 18:54 , Processed in 0.03665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