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我来也

《北京大学藏秦简牍》初读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3-9-2 20:42 | 顯示全部樓層
睡虎地秦簡《爲吏之道》簡38貳“以此爲人君則鬼”與簡46貳“君鬼臣忠”之“鬼”,此前有“威”“懷”“惠”等讀法,藉由北大秦簡可知讀爲“惠”是正確的的。“君惠臣忠”正可與北大漢簡《儒家説叢》簡7“君慧臣忠”合觀,“慧”亦當讀爲“惠”,“君惠臣忠”乃古書習語。
發表於 2023-9-2 21:27 | 顯示全部樓層
北大秦簡《從政之經》簡9叁“衣食飢𤅋”,睡虎地秦簡《爲吏之道》簡31叁作“衣食飢寒”,北大簡整理者已疑“𤅋”字是疏誤,指出當從睡虎地秦簡改作“寒”。按,該字應是涉下句簡10叁“稾靳𤅋”之“𤅋”而訛,“𤅋”字从“水”,與“寒”字形上有一定差異,確切地説,有可能是从水之“𣽬”字的形訛。“𣽬”字見於楚簡(當然這牽涉到“寒”“倉”字形之糾葛),周波先生指出楚簡中用“寒”“𣽬”(“寒”字異體)等表示{寒},見於天星觀簡“既~熱”(氏著《戰國時代各系文字間的用字現象差異研究》第119頁);另,上博簡四《柬大王泊旱》簡1“王~至帶”,~字从水,一般釋爲“滄”,陳劍先生已指出楚簡中“滄”可用爲“寒”,將其讀爲“汗”,顯然是該字將除去水旁之形當作聲符“寒”來看待的(氏著《戰國竹書論集》第128—129頁)。
發表於 2023-9-2 22:38 | 顯示全部樓層
王梦牧石麋 發表於 2023-9-2 21:27
北大秦簡《從政之經》簡9叁“衣食飢𤅋”,睡虎地秦簡《爲吏之道》簡31叁作“衣食飢寒”,北大簡整理者已疑 ...

其實應該就是在抄寫的時候看串行了,抄錯了。
發表於 2023-9-3 22:45 | 顯示全部樓層
北大秦簡《祓除》簡307背“毋僰(偪)毋賊,毋差毋飭(慝)”,賊當讀為側,古偪側連言。飭,原簡從食從力,當即“飭”字。整理者括注“慝”,無注。按,應直接括註“忒”,與“差”同義,古差忒亦連言。放馬灘秦簡有“不差不德(忒)”(《秦簡牘合集.釋文註釋修訂本(肆)》170頁)一語,與此接近。“慝”《說文》所無,雖可與“忒”通,但古書多訓惡,易造成歧義。“飭”“忒”皆透母職部字,可通假。
發表於 2023-9-5 12:29 | 顯示全部樓層
《酒令》
竹牘“東采涇桑”,“涇”可讀爲“徑”。
木牘二“趣趣駕”,“駕”讀如字於文義未安,按可讀爲“加”,“駕”讀“加”秦漢簡常見,“趣趣加”是説趕緊加酒,繼續喝繼續喝。
木牘二“譙”,整理者云:“指心中焦慮”,又言:“‘勿庸谯’指內心坦然。”坦然、焦慮恐怕有矛盾之處。按,譙,可讀爲“焦”。
木牘二,整理者釋爲“翕”之字,復旦網論壇網友jileijilei曾釋讀爲“惸”。按,該字應从旬从羽,或即“𦐥”,《玉篇》云:“飛貌”。心不𦐥𦐥,可能是説心思不要飛走,要專心喝酒。
木牘二,“斿”讀爲“遊”,从辶作表动作,似更妥帖。
發表於 2023-9-5 15:01 | 顯示全部樓層
北大秦簡《算書丙種》“同之”脱文探微  筆者發現北大秦簡《算書丙種》“乘方亭術”、“乘圓囷芻封池之術”、簡56都脱“同之”二字,與書手漏写有關。從秦至漢數學術語也有變化,比如表示求和,秦簡多用“同之”,漢簡和《九章算術》皆用“并”、“并之”、“皆并”等。
  《算書丙種》49-50號簡:“■乘方亭述(術)曰:上方自乘,下方自乘,下方壹上方,以高乘,三而成一。·亭上方丈,下方二丈,高49三丈,爲積尺七千尺。50”嶽麓秦簡《數》:“方亭,乘之,上自乘,下自乘,下壹乘上,同之,以高乘之,令三而成一。186/0830《九章算術》也記載了正四棱台的計算方法:“今有方亭,下方五丈,上方四丈,高五丈。問:積幾何?荅曰:一十萬一千六百六十六尺太半尺。術曰:上下方相乘,又各自乘,幷之,以高乘之,三而一。”《算書丙種》49號簡在“下方壹上方”之後缺失了必要的“同之”,如果没有對前邊各項的求和,計算方法是不成立的。

  《算書丙種》“乘圓囷芻封池之術”簡文也同樣脱“同之”二字。《算書丙種》簡51-52:“乘圜(圓)囷芻封池【之】述(術)曰:上周【自】乘,下【周】自乘,下周壹上周,以高乘,卅六成一。·囷上周三51丈,下周二丈,高丈,爲積尺五百廿七尺有(又)卅六分尺廿八。52張家山漢簡《算數書》有相關簡文:“睘(圜)亭  圜亭上周三丈,大〈下〉周四丈,高二丈,積二千五十五尺卅六分尺廿。術曰:下周乘上周,周自乘,皆并,以高149乘之,卅六成【一】。今二千五十五尺【卅六】分【尺】廿。150睡虎地漢簡《算術》也有相關簡文:“乘員(圓)高池、囷之術曰:上周自乘,下周自乘,下周壹奇乘上周,并,以高乘之,卅六而成一。56《九章算術》有相關記載:“今有圓亭,下周三丈,上周二丈,高一丈。問:積幾何?荅曰:五百二十七尺九分尺之七。術曰:上、下周相乘,又各自乘,幷之,以高乘之,三十六而一。《算書丙種》“乘圓囷芻封池之術”“下周壹上周”之後没有求和的表述,計算方法是不完整的,因此需加上“同之”。
  《算書丙種》56號簡也同樣脱“同之”二字。《算書丙種》簡55-57:“■芻積上廣二丈,【袤】六丈,下廣二丈四尺,袤六丈四尺,高丈,薶(甍)上袤四丈,爲積尺二萬三百file:///C:/Users/js/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2.png(七十)三55尺。□□□□□倍下厚以益之上后(厚),□□□□□倍上后(厚)以益下后(厚),以乘上袤。令六而56成一,以高乘之。薶(甍)述(術)曰:半上袤以益下袤,以乘下后(厚),有(又)乘高,三成一。57·芻稾禾童、門上、般(盤)池同述(術)。58岳麓秦簡《數》有相關簡文:“尺,積尺萬五千六百∟。术(術)曰:上後(厚)乘上袤,下後(厚)乘182/1740下袤,并之,有(又)并上下袤相乘也,同之二千六百,以高乘之,六成一。183/1746張家山漢簡《算數書》有相關簡文:“芻  芻童及方闕下廣丈五尺、袤三丈,上廣二丈、袤四丈,高丈五尺,積九千二百五十尺。术(術)曰:上廣袤、下廣袤各自乘,又上144袤從下袤以乘上廣,下袤從上袤以乘下廣,皆并,【以高】乘之,六成一。145《九章算術》有相關記載:“今有芻甍,下廣三丈,袤四丈;上袤二丈,無廣;高一丈。問:積幾何?荅曰:五千尺。術曰:倍下袤,上袤從之,以廣乘之,又以高乘之,六而一。芻童、曲池、盤池、冥谷皆同術。術曰:倍上袤,下袤從之;亦倍下袤,上袤從之;各以其廣乘之;幷,以高若深乘之,皆六而一。《算書丙種》簡56“以乘上袤”之後脱“同之”二字。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點是由秦到漢數學術語的變化,秦代數學簡牘如北大秦簡《算書丙種》、岳麓秦簡《數》表示求和,使用“同之”,嶽麓秦簡《數》也偶爾出現“并之”;而張家山漢簡《算術書》、睡虎地漢簡《算術》、《九章算術》則使用“并”、“并之”、“皆并”等,不使用“同之”。上文所引各類簡文、《九章算術》文本都印證了此觀點。可見數學術語的使用有時代特點,秦與漢的數學術語也有所不同。







發表於 2023-9-5 15:10 | 顯示全部樓層
北大秦簡《算書丙種》試補一則

《算書丙種》簡55-57:

    ■芻積上廣二丈,【袤】六丈,下廣二丈四尺,袤六丈四尺,高丈,薶(甍)上袤四丈,爲積尺二萬三百 半.png (七十)三55尺。□□□□□倍下厚以益之上后(厚),□□□□□倍上后(厚)以益下后(厚),以乘上袤。令六而56成一,以高乘之。薶(甍)述(術)曰:半上袤以益下袤,以乘下后(厚),有(又)乘高,三成一。57
·芻稾禾童、門上、般(盤)池同述(術)。58

55-58號簡是計算兩種特殊物體的體積,整理者認爲其中一種是六面體,其上下底面都是互相平行的長方形;另一種是楔形體,底面是長方形,上方有一棱平行底面。簡56有兩處簡文漫漶不清,共有10個字的字形難以辨識。根據文意,整理者認爲“倍下厚以益之上后”前五字可能爲“芻童之述(術)曰”、“倍上后以益下后”前五字可能爲“以乘下袤;有(又)”。北大秦簡《算書乙種》有“積芻薶(甍)述(術)”,《算書丙種》簡56有“薶(甍)述(術)”,考慮到命名“術”的習慣用語有“積芻”,且55號簡簡首就有“芻積”二字,計算的就是“芻積”的體積,故筆者認爲“倍下厚以益之上后”前五字可能爲“積芻之述(術)曰”。
發表於 2023-9-6 02:4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uonan 於 2023-9-6 10:05 編輯

《從政之經》簡42“道平而下,雖後起必先舍”

這個“下”是前進的意思,與北大漢簡《趙正書》簡4-5“今病䔍(篤),幾死矣。其亟(極)日夜揄(逾)趣至白泉之置,毋須後者”的“逾”是一個意思(參看蘇建洲先生《説北大簡〈趙正書〉的“揄趣至”》,《文史》2021.4)。《老子》“逾”與“降”互為異文,音義並近,“降”常訓下。
《漢語大字典》爲“下”字立有“去;往。通常指由西往東,由北往南,由上游往下游”的義項。《從政之經》“下”就是去、往的意思。

《從政之經》簡44“武〈戒〉之,材不可歸”

“歸”可訓為終、竭、盡(但此義不必讀“歸”爲“匱”),參看《經義述聞·通說上》“歸”字條。大意是說才能、才幹、技藝要留一手,不可鋒芒展露無遺留。或許,有人會疑“材”讀爲“財”,按“材”與下面“謀”“言”相麗,以如字訓才能為宜。

《泰原有死者》“令其魄不得茖思”

所謂“茖”,下面所從並不是“各”。此字應釋“若”,可對比里耶秦簡8-848-1442的“若”字寫法。
若.png
發表於 2023-9-6 08: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uonan 於 2023-9-6 18:57 編輯

  《禹九策》“四曰”之後的那段內容,提到心情或情緒,如“中心神神([忄申][忄申])”(讀“[忄申]”從王寧先生《北大秦簡<禹九策>補箋》,復旦網2017-9-27)、“憂心之狄狄(惕惕)”、“居者[亻畟](惻)以憂”。可以推測,簡88背“山有苕栗,華而不實。有人將來,其心如室”,“其心如室”也應該是一種心情或情緒。後面“六曰”“憂心如每(痗)”(從網友“崧高”9樓讀),“七曰”“有人將來,莫不歡喜”,“九曰”“有人將來,遺我壺酒,莫不燕喜”等等,也都可以證明“其心如室”是一種心情。
  這個“室”,整理者注釋說:“這裡是說,敞開心扉,如虛室以待。”乃望文生訓,實不足據。

  按:“室”可以讀爲“挃”/“[扌室]”,訓搗/擣,即捶擊、撞擊、搗刺。北大秦簡《病方》215背“人室(挃)臼二七”,就是可以比較的通假例子。《詩·小雅·小弁》:“我心憂傷,惄焉如擣。”《淮南子·兵略》“不若捲手之一挃”,高誘注:“挃,擣也。”《廣雅·釋詁四》:“搥、[扌窒],擿也。”《釋詁一》:“揨、撞、挃,刺也。”《廣韻·質韻》:“挃,撞挃。”《集韻·質韻》:“[扌室],擣也。通作挃。”
發表於 2023-9-6 14:4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uonan 於 2023-9-6 20:04 編輯

《禹九策》簡83背:六曰:有虫於此,有腸毋(無)胃。逢此於街畏(隈),唯心既=(慨慨)凶。
簡86背“逆此街鬼,心亓(其)=[亻易](惕惕)”
通過對比,“逢此於街畏(隈)”的“於”可能是涉“有虫於此”句而誤衍,當作“逢此街畏”,“逢”與“逆”意思相同,“畏”也不得如整理者讀“隈”,而要讀爲“鬼”。

76背:“八曰:大結,此可(何)甚也,此可(何)蠶(憯)也。”“甚”與“憯”對文,此可與下面所引《老子》的異文合觀。
北大漢簡《老子》簡5-6:“故罪莫大於可欲,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潛(憯)於欲得。”郭店簡作:“罪莫重乎甚欲,咎莫僉乎欲得,禍莫大乎不知足。”帛甲、傅本及《韓非子·喻老》引文作“憯”,其餘傳世本多作“大”,遂州本作“甚”。它應該表示大、甚、多的意思,一般讀“憯”、訓為毒,與之似尚有別。似乎也可以按照“僉”的異文來解釋。《廣雅·釋詁一》:“憸,强也。”《釋詁三》:“僉,多也。”《釋言》:“僉,[辶禍]也。”《方言》卷十二:“僉,劇也。”總之“僉”“憯”“甚”音義並近。

《病方》簡215背“令人把婴儿左手以繇(搖),人室(挃)臼二七”,“繇”原讀“搖”。我們懷疑讀爲祝由的“由”(參看李家浩先生《馬王堆漢墓帛書祝由方中的“由”》),只不過祝由辭省略了。

198背“令字者毋(無)餘病”,類似的病方也見於帛書《胎產書》。“餘”如果解釋為多餘的或其餘的、其他的,似還不夠精確。“餘”即後、後遺、遺餘。《漢語大詞典》列有一些例子。《廣雅》:“遺,餘也。”“餘病”就是(產)後病。《易·坤》:“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餘殃”即後殃。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6-14 17:57 , Processed in 0.04963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