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ee

清華七《越公其事》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4-30 08:03 | 顯示全部樓層
簡60「王大喜,焉始絶吳之行李」,「行李」可括讀為「行使」。「李」是「使」的假借字,行李就是行使,行人使人之謂。
通假例證如同《繫年》簡137:「王命坪(平)亦(夜)悼武君李(使)人於齊陳淏求師。」
參考張富海〈清華簡《繫年》通假柬釋〉。
發表於 2017-4-30 08:35 | 顯示全部樓層
引用第105楼海天遊蹤于2017-04-30 08:03发表的  :
簡60「王大喜,焉始絶吳之行李」,「行李」可括讀為「行使」。「李」是「使」的假借字,行李就是行使,行人使人之謂。
通假例證如同《繫年》簡137:「王命坪(平)亦(夜)悼武君李(使)人於齊陳淏求師。」
參考張富海〈清華簡《繫年》通假柬釋〉。


简60-61   王大喜,焉始絶吳之行李(使),毋有往来以交之此,乃……
此,整理者与“乃”连读,并训作乃。按:“此乃”语义重复。“此”當属上读,指代“吴之行李(使)”。《春秋繁露·观德》:“天地者,万物之本、先祖之所出也,广大无极,其德昭明,历年众多,永永无疆。天出至明,众知类也,其伏无不炤也;地出至晦,星日为明不敢闇,君臣、父子、夫妇之道取之此。”
發表於 2017-4-30 08:51 | 顯示全部樓層
简65  亦命右军衔枚渝江五里以须
渝江,整理者指出,顺江流而下,与“溯江”反义。按:渝,读作逾,训作降、下。鄂君启舟节有“逾江”,可参看。
發表於 2017-4-30 09:22 | 顯示全部樓層
引用第28楼难言于2017-04-25 21:06发表的  :
简21“门+豕”可能是“突”字异体吗?检文献有“冒锋突刃”、“冒突白刃”,但时代较晚


从门从豕,以豕为声,可读作蹈。豕(支,书),蹈(幽,定),纽同为舌音,韻为旁转,音近可通。文献中从豕之字与从攸之字通作,从攸之字与从舀之字可通作(《古字通假会典》第738页)。豕(从门),疑可读作蹈。蹈,训作践踏。《说文》:“蹈,践也。”《管子·法法》:“蹈白刃,受矢石,入水火,以听上令”。《吕氏春秋·禁塞》:“蹈白刃”。《商君书·慎法》:“且先王能令其民蹈白刃,被矢石,其民之欲为之,非好学之,所以避害。”
發表於 2017-4-30 09:45 | 顯示全部樓層
簡34:□(得?)于越邦陵陸陵稼水則爲稻    (“得”字的辨認參看第24樓)

整理報告斷讀爲“□于越邦,陵陸陵稼,水則爲稻”,云:“陵陸,山地與平地。《管子·地圖》:‘名山、通谷、經川、陵陸、丘阜之所在……。’‘稼’與‘稻’對文,指旱地種植的植物……‘陵陸陵稼,水則爲稻’句中,第二個‘陵’疑爲‘則’或‘爲’之誤書,當爲‘陵陸則稼,水則爲稻’,或‘陵陸爲稼,水則爲稻’。”


今按:整理報告懷疑原文有誤,似不必要。只要將句讀調整爲“□(得?)于越邦陵陸,陵稼,水則爲稻”,就可以避免簡文有誤的疑問。
“陵稼”可以看作“陵則稼”的簡省。
發表於 2017-4-30 10:32 | 顯示全部樓層
簡21:𨴯冒兵刃
整理者注釋首字舉出甲骨文有“[門+豩]”的字,值得重視,“𨴯”字所從的“豕”很可能就是“豩”的省寫。“豩”字《說文》有伯貧、呼關二切,由其從“門”看,可能“門”為綴加的聲符,則伯貧切當是,在簡文中可能是讀為“奮”。如果必由“門”聲求之,也可能讀為“敯”,《書·康誥》:“敯不畏死”,孔傳:“敯,彊也。自彊为惡而不畏死。”《疏》:“自彊為之而不畏死。”《說文》訓“冒也”,昏冒義,在簡文中不合適。
發表於 2017-4-30 11:20 | 顯示全部樓層
簡37:凡羣度之不度,羣采物之不[糸+出/貝],[言象]緰諒人則剄(原字左上从“首”,爲了簡便,這裏徑用“剄”字代替)也。

整理報告將後兩句讀爲“羣采物之不
[糸+出/貝](對),[言象](佯)緰(媮)諒人則剄(刑)也”,云:“[糸+出/貝],疑從絀聲,讀爲‘對’,皆舌音物部。不對,不匹配,意思是有悖於常典。第五十五簡相同的意思表達爲‘羣物品采之愆於故常’。[言象],疑讀爲‘佯’,欺詐。《淮南子·兵略》:‘此善爲詐佯者也。’緰,……讀爲‘媮’,鄙薄。《左傳》襄公三十年‘晉未可媮也……其朝多君子,其庸可媮乎’,杜預注:‘媮,薄也。’諒人,誠實之人。後代有‘諒士’,結構相同。剄,當爲‘剄’之異體……簡文中讀爲‘刑’。簡文的大意是:如果欺侮誠信之人,則予以刑處。”

今按:“
[言象]”似當讀爲“傷”。古“象”聲、“昜”聲的字常常相通用。“緰”(侯部舌音聲母)似當讀爲“誅”(侯部端母)。《莊子·達生》“紫衣而朱冠”,《釋文》朱冠“司馬本作俞冠”。“傷”、“誅”連言可參看《漢書·楚元王傳》“筦執樞機,朋黨比周,稱譽者登進,忤恨者誅傷”。

作名詞的“諒人”不見於先秦兩漢典籍。這裏的“諒人”似當讀爲“良人”。古“諒”、“良”常相通用。其下似當斷開。
發表於 2017-4-30 11:46 | 顯示全部樓層
簡27:乃因司襲尚(常)
按:“司”是“治”的假借字,《爾雅·釋詁》:“治、肆、古,故也。”“因司(治)襲常”即因故襲常。
發表於 2017-4-30 12:48 | 顯示全部樓層
簡30:王親涉泃(溝)淳[氵+幽](泑)塗
整理者注:淳,疑指低窪沼澤。
按:“淳”字原簡文從水郭聲,即“漷”字,當讀為“壑”。

簡30-31:日[見+青]蓐(農)【30】事以勸悗(勉)蓐(農)夫。
整理者注:靚,讀為“靖”,治理。
按:“靚”當讀為“省”。下簡44“察靚”整理者讀“察省”是。

簡31:𩁹(越)庶民百眚(姓)乃爯(稱)譶[叢+心](悚)瞿(懼)曰:……
整理者注:譶,《說文》:“疾言也。”《正字通》:“與沓、𠴲、誻、𧮑并同。”皆為多言。稱譶,猶㒊譶。
按:此句當於“譶”下斷句。
[叢+心]的字即“慫”字,《說文》訓“驚”,“慫懼”即驚懼。

簡32-33:亓(其)見蓐(農夫)[旨+毛](稽)[貞頁](頂)足見,顏色訓(順)必(比)而將【32】耕者,王亦酓(飲)飤(食)之。
按:[旨+毛]字當即“耆”字或體,與“老”義類同,《說文》:“老,……从人毛、匕,言須髮變白也。”此從毛、旨與之同,“耆頂”當是指頭髮白。“足見”之“見”疑當讀胝繭之“繭”。“必”疑是“弋”之誤寫,“訓弋”讀為“熏黓”,言面色黧黑。
發表於 2017-4-30 14:50 | 顯示全部樓層

回 34楼(易泉) 的帖子

似可理解為“專默/嘿”,“默/嘿”是淵默不言,“專”理解為謹慎或專獨皆可。“小失飲食,大失專默”是說:有小的失命則減損或不用食膳,有大的失命則“專默”反省、反思,即恭謹淵默反省過失,或獨處靜默以省察。
左塚漆梮有“恭默”,文獻中“允恭玄默”、“恭默思道,夢帝賚予良弼”、“言淵色以自詰也,靜默以審慮”可參考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2-12-5 05:14 , Processed in 0.036790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