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我来也

《北京大学藏秦简牍》初读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3-9-17 20: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uonan 於 2023-9-18 07:26 編輯

  《祓除》32背:“晨昏洗[厤石],司夜短長。”
  這顯然說的是公雞守時打鳴報曉的生物特性。其中“洗[厤石]”整理者沒有做解釋,訓釋委實不好落實。
  今姑推測如下:“[厤石]”可能要讀爲“瀝”、訓滴,說的是古代計時器銅壺漏刻之滴瀝、滴漏。孫詒讓認為漏刻制度是“蓋壺以盛水為漏,下當有盤以承之,箭刻百刻,樹之盤中,水下盤內淹箭,以定刻數”,古代盥洗時接水用的形似淺盆的金屬器皿即“洗”,用以承接滴漏出的水的承盤恐怕也用“洗”。所以,“晨昏洗[厤石](瀝),司夜短長”說的是公雞每日按時打鳴(與漏刻的時間相合),無有背爽。

  簡308背“總逐群祟,投之遠卿(鄉)”
  “總”無注,當讀爲“悤”(《說文》:“悤,多遽悤悤也。”),又作“怱”,急遽、急速的意思。

發表於 2023-9-18 00:45 | 顯示全部樓層
罗小虎 發表於 2023-9-16 11:42
《教女》简47:“西东瑤若”,整理报告读为“谣若”,似非,可读为“遥诺”,即遥远地应答。同篇简60“口羊 ...

补充:东西,亦不如整理报告所说的四方。东西,就是指东边和西边。东西遥诺的意思是说,在东边远远地应诺西边,或者是在西边远远地应诺东边。
發表於 2023-9-18 02:01 | 顯示全部樓層
罗小虎 發表於 2023-9-16 19:03
簡51:男子之慮,藏之心腸,【艹弗】然更志。整理報告讀從艸弗聲的字為勃,理解為突然。但勃然並未有突然義 ...

补充:勃然确有突然义。如此疏失,实不应该
發表於 2023-9-18 03:06 | 顯示全部樓層
簡52/53:沒身之事,不可日幸。整理報告有二說,或讀為歿身,或將之等同於沒世,理解為終身。我們認為理解為終身應可從,但無需如此迂曲。沒身古書中就有終身之義,如《老子》:“沒身不殆。”《漢書·息夫躬傳》:“今單於以疾病不任奉朝賀,遣使自陳,不失臣子之禮。臣祿自保沒身不見匈奴爲邊竟憂也。”
發表於 2023-9-18 11:06 | 顯示全部樓層
病方二三八背有“□伐而煮之”,“伐”字上一字整理者未釋。今細審字形,該字應為“衡”字訛字。該字右下角“Z”形折筆,應為“亍”形漏掉一竪所致。“衡”即“橫”,“衡伐而煮之”就是把馬骨橫劈一分為二後再放入鍋中煮之義。馬的四肢骨較長,橫劈之後才方便放入鍋中。
發表於 2023-9-18 17:05 | 顯示全部樓層
tuonan 發表於 2023-9-15 23:16
《祠祝之道》簡6“類(糗)糧”,把“類”讀爲“糗”是行不通的,古音不近。應該是“糗”抄寫錯誤成為“類 ...

《病方》229背就有“秫”,更能说明问题
發表於 2023-9-18 17:39 | 顯示全部樓層
《算書甲種》簡九正:“故曰三方三員(圓),規【木居】(矩)水繩”,整理報告將水理解為水準,未達一間。“水”應該直接讀為“準”,水準義。該簡文即讀為“規矩準繩”,更符合古書表達習慣。清華簡《三壽》即有讀水為準的用法,可相互印證。
發表於 2023-9-18 19: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罗小虎 於 2023-9-18 19:34 編輯

《教女》簡57有這樣一句話:所與談者,大嫪行賈。買其畜生,及到牛馬。
整理報告讀“嫪”為謬,訓為欺詐、偽妄。又引《方言》為例,提及“江湘之間或為之無賴,或謂之㺒。”

將“嫪”讀為“謬”,釋為欺詐、偽妄,不甚精審。該字應讀為後面所引《方言》提及的“㺒”。㺒,獪也,狡獪之義。“大㺒”與“行賈”並列。“㺒”這個字在古籍中用例較為罕見,更為常見的是“狡”字。朱駿聲《說文通訓定聲》“狡”字下云:“或曰讀為㺒亦通”。(第1244頁)。狡,亦狡獪也。古書中有“巨狡”之說,與簡文“大㺒”意近:

《呂氏春秋•尊師》:“索盧參,東方之钜狡也,學於禽滑黎。”


發表於 2023-9-18 19:4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张宇鑫 於 2023-9-18 19:46 編輯
罗小虎 發表於 2023-9-18 17:39
《算書甲種》簡九正:“故曰三方三員(圓),規【木居】(矩)水繩”,整理報告將水理解為水準,未達一間。 ...

在2023年《北京大學藏秦簡牘》正式出版前,《魯久次問數于陳起》篇釋文與圖版已先行公布,學界已對《算書甲種》簡9正面的“水”字有兩條釋讀意見。
2014年,王寧認爲《算書甲種》簡9正面的“水”應讀爲“準”。詳見王寧:《讀北大秦簡<魯久次問數於陳起>散札》,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論壇2014年12月20日,http://www.fdgwz.org.cn/forum/fo ... ypeid%26typeid%3D18
2015年,徐學炳認爲《算書甲種》簡9正面的“水”與“準”通假,“水繩”應讀爲“準繩”。詳見徐學炳:《北大秦簡〈魯久次問數于陳起〉補釋》,簡帛網2015年4月21日,http://www.bsm.org.cn/?qinjian/6388.html
王寧、徐學炳、網友“羅小虎”皆認爲“水”應讀爲“準”,當從,筆者讚同此觀點。

點評

左冢漆梮也有“水”讀爲“準”,參看程少軒先生文章,《古文字研究》  發表於 2023-9-19 20:47
發表於 2023-9-18 20:47 | 顯示全部樓層
“槫/轉”與“惸/煢”聲韻不近,不能通假。所謂“‘專’讀曰‘鈞’”,朱錦綬、孫海波、嚴一萍諸位學者都主張不必破讀,如字解釋即可。“槫/轉”可從周一先生,讀為訓“獨”的“專”(詳《〈北京大學藏秦簡牘〉(壹)〈從政之經〉注釋商榷》,2023年8月14日,http://www.fdgwz.org.cn/Web/Show/11043)。如此,既符合用字習慣,又很直接。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2-21 13:31 , Processed in 0.03790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